fww

I read poems

不要煩我!讀楊牧〈水之湄〉

018 讀詩 楊牧〈水之湄〉

作為第一本詩集的同題作品,楊牧18歲寫就的〈水之湄〉實為重要之作。我們在詩中看見一個鄉間少年的傲氣與天真,亦預示了一成熟詩人的執著與自信,甚至更展現了獨處的樂趣。

「水之湄」出自《詩經.蒹葭》:「所謂伊人,在水之湄」,但不知道典故來源也不影響理解。詩中的「我」坐等四日而無人經過,自覺寂寞;鳳尾草也一下子長到肩頭,流水安守本份地流去,雲朵上有難忘的水聲。於此,詩作彷彿是一幅寧靜的風景畫,畫中有詩人寂寞地坐著,等待。

instagram.com/apoeminthelife/

然而,從那行被劃入括號內的寂寞詩行來看,其實此詩不必然寫寂寞和等待,詩的後半部分給了另一些看法。蒲公英扮演愛笑的角色,風又樂於助人;而詩人卻冷漠地問「我能給你什麼」? — — 是表達不歡迎的態度,淡然地暗示「你走吧」。

沒有足音沒人來,但時日的水聲可以想像成人際,詩中的「我」其實自得其樂。即不然想像成四個少女,爭先恐後地來尋搜我,也無不可。前提是,她們若要鬥氣,那不如不來 — — 「誰也不能來」,別煩我。午睡一下還更愜意。

instagram.com/apoeminthelife/

寫作幾乎只能獨自進行,寫詩散文小說固然,你剛發的動態亦然。昔日的私密場景是水之湄,今日是交叉延伸的網路,或許有更多的人事來找你:許是鳳尾草或蒲公英,又或是三五好友與家人。但你仍可以說一句誰也不能來,你未必就要午寐,但偶爾,你可以像楊牧一樣,珍惜獨處的時光。

16 May 2016

楊牧:《楊牧詩集1:1956–1974》(臺北:洪範,1978年9月)

楊牧 水之湄

我已在這兒坐了四個下午了
沒有人打這兒走過 — — 別談足音了

(寂寞裡 — — )

鳳尾草從我袴下長到肩頭了
不為什麼地掩住我
說淙淙的水聲是一項難遣的記憶
我只能讓它寫在駐足的雲朵上了

南去二十公尺,一棵愛笑的蒲公英
風媒花把粉飄到我的斗笠上
我的斗笠能給你什麼啊
我的臥姿之影能給你什麼啊

四個下午的水聲比做四個下午的足音吧
倘若它們都是些急躁的少女
無止的爭執著
— — 那麼,誰也不能來,我只要個午寐
哪!誰也不能來

1958

NEW POST COMING SOON...

Write me a letter: [email protected]

Follow & Like: facebook.com/apoeminthelife , instagram.com/apoeminthelif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