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w

I read poems

反正老了……讀 Yeats "After Long Silence”

011 讀詩 葉慈〈 長時間沉默以後〉

葉芝(W. B. Yeats,1865–1939),愛爾蘭詩人,192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葉芝詩歌一直受到漢語詩壇高度關注,早年,袁可嘉、卞之琳、穆旦(查良錚)等詩人均曾有過選譯。其後,裘小龍、楊牧、傅浩等亦分別各有比較完整的譯本面世。純就閱讀感受而言,今次選取卞之琳的版本,我認為最簡潔俐落又留有原詩韻味。楊牧的譯本也很出色,但比起卞,楊牧仍多了一種他自己的腔調。

卞之琳指此詩約寫於1932年,傅浩則指作於1929年,無論如何,當屬葉芝晚年作品(葉芝1885年即開始寫詩)。驟眼讀來,此詩沒有一個明顯的事件脈絡帶動,容易在讀後有種迷濛之感,你或許感覺到詩人有話想說,但文字間又似隱藏了些什麼,需要反覆細味。

原題 After Long Silence,為什麼會有長久沉默?別的情侶離去,意味著詩人此刻已並不年輕。老人的脾氣多少飄忽,外在環境對他們來說或許是生活的胡椒粉。不過,對於感興致的話題,則不妨議論後復再議論,哪怕是會老。反正老了,智慧的長成會與身體機能成反比。那麼長久沉默意味著的,是年少無知的幼稚話語,彷彿此刻的談話才是真談話。年輕時沉默為了什麼?當然是懵懂地去相愛。

老伴此刻仍在身旁,能夠相互交換靈魂之餘,還有閑情調侃一下年輕的無知,這裡面浸潤著一種低調的、老年智慧的甜蜜。

30 Dec 2015

葉芝 長時間沉默以後

長時間沉默以後講話了;對,
別一些情侶疏遠了或者作古,
燈罩掩藏了並不友好的光輝,
窗簾擋住了並不友好的夜幕,
我們正好議論了又重新議論
藝術和詩歌這個至高的題旨:
身體的衰老是智慧,年紀輕輕,
我們當時相愛而實在無知。

卞之琳編譯:《英國詩選》(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1996年北京商務印書館重印)

Write me a letter: [email protected]

Follow & Like: www.facebook.com/apoeminthelife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