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Yi Jiang

豆瓣移民。独立而无助的建筑设计师,在读博士研究生,爱好写文逼逼,以及众多其他爱好,常驻奥地利维也纳和中国温州。 感谢Matters这个自由发表的平台!

疫情词汇

疫情反思

通常看到令我感到不适的词汇,我会下意识先去避开,不去与其发生碰撞,如果能够避开,那么就算是自己在克服对这些心理障碍,也不必费尽心思,去揣测这个词汇的准确性和表达意图,也不再去挖掘自己内心深处对它的偏好来源。但这明显与最近的处境不符,回国之后已经一头扎入“疫情”的海洋。没错,中国是全世界新冠确诊人数最少的国家,但确实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在这里,疫情不仅代表这个全球性传染病的严重性,也更代表着政治管控措施对人们的影响,虽然很多人并没有完全意识到,甚至还在吹嘘“精准防疫”的制度如何“清零”,直到二零二二年三四月间的上海大封城。但是依旧,中国之大,大到只要此刻不被殃及到的人们,依旧保持在蜷缩状态,甚至炫耀此刻所获得的生存侥幸。中国永远不缺同理心丧失的鸵鸟。

“消杀”,

是消毒杀菌的缩略,但存在歧义。消杀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消灭杀害,而消毒和杀菌本来表达的侧重点不同,但意思却几乎一样,如果需要简略,取“消毒”或者“杀菌”其一即可,并不需要缩略再生一个词汇,纯属多此一举。隔离时,经常提及“消杀”,让人胆战心惊。毕竟,杀来杀去的,听起来非常地血腥暴力。

“解离”,

与上一词汇类似。解离,通常理解为解除离开,或者消解分离。在解除隔离这个词汇之前是不会有人自动将“解离”理解为解除隔离。令人深思的是,本可以使用的“结束隔离”为什么要改成“解除隔离”?“结束”是个更中性的表达,换成“解除”,是否有在刻意暗示这背后的权力?“结束”的主语不一定是人甚至不需要有人,可“解除”则需要人。“解离”,则完全是在生硬地造出一个不利于理解的词汇。

“闭环”,

像是哪位爱好科幻片的年轻人坐在电脑面前,一拍脑袋想到的词,领导又正好路过,说,“年轻人,这个词,好听!咱用了!”“闭环”,真的可以很贴切地运用到封闭式运输需要隔离人员的环路上吗?“闭环”,是科幻片里Loop时空循环的概念。它一般指的是,在时间穿越的题材里不能避开的悖论情节下,所构建和创造的自圆其说。且通常以“过去的,都已经发生”来解决逻辑矛盾。闭环不仅闭合,而且是个循环。那么,那些需要隔离的人员,他们的确是被全程封闭地运输了,但是他们走向了什么样的环路,是到了隔离点之后,又被送回到了自己家吗?

“时空伴随者”,

由于这个词的出现,才能确定与上个词汇的归类判断。因为“闭环”也同时属于生物学科中的一个概念。有了“时空伴随者”,我们似乎已经生活在三体时代。对于如何理解“时空伴随”,着实让我废了很多的脑细胞,貌似是个很容易理解的词汇,它想表达的原义应该是:同一时间段内同一地点一定范围内的其他人员。但时空伴随者的意思,应该是全人类,或者全人类认知下的全宇宙吧?

我们很快放弃了这个称呼,取而代之以“密接”。密接,密切接触,没有产生什么歧义,可是,却是被滥用的概念。大多数被定义为密接的人,与确诊患者却并没有医学定义上的密切接触。而次密接,是指与密接人员的密接,是递退的关系,并不是扩大的关系。所以其实并没有找到可以替代当时“时空伴随者”的词汇。

“全域静态管理”,“精准防疫”,“清零”,甚至“庞大叙事”,

在这场疫情中,我们这么热衷于制造和滥用这些词汇,好像可以从中分离出一个区别于现实的平行世界,以方便未来对这个世界产生一种距离感。不得不说,这算是一种会带来一定程度上心理慰藉的政治手段。

现在已是二零二二年的四月,在上海发生着的一切,只是在不同形式地重复着三年前在武汉发生的一切。不同的只是,人们的需求无意中与病毒的变异同步了,新冠外的死亡率让人们开始呐喊,但却被点击静音。

区分别人的观点与立场,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区分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就更加雾里看花。在事实都无法看清的时候,各方观点都变得站不住脚,立场来自于阶级、地位、经济基础、甚至个人的精神状态,是容易造成冲突的。想起多年前的自己,对一些事情感到精神麻木的时候,最终会倾向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存在即合理”。因为,如果不这么选择,我就觉得这一切更加令人窒息。


Apple Yi Jiang

2022年4月10日,于浙江温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