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iles
Aquiles

一个一般路过的学生而已

校园霸凌的问题,不是老人下跪求饶就能解决的

即使有个别学生正身处校园暴力的炼狱之中,对于整个班的总体状况而言也无伤大雅,是完全可以视而不见,完全可以抛弃掉的一部分。

   “他都已经求饶了,为什么你还是把他打成了这样?”我的班主任指着坐我旁边那个左手缠着绷带,挂在胸前的恶霸问起我来。

“因为我知道他们这种人是怎么回事儿,”我转过头去,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一脸委屈的,肥胖的恶霸,继续说,“这种人,只有吃到了苦头,才会学到教训,下次来找麻烦前才会先过过脑子。”


    故事是这样的,我在读高一下学期的时候进入了一个新的班级,没过几天就被班上的恶霸找麻烦了。一个很胖的家伙提着他电动车上的U型锁,勒索我,找我要钱。他和他的两个小跟班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在学校后门处,我实在难以逃脱。

    于是从我的口袋里掏出了我一天仅有的十块钱交给他,就在他伸出手想要接过钱的时候,我立刻把钱丢掉,紧紧抓住他的手,然后转身一拧把他擒拿住了。他一开始还在反抗,还拿U型锁往身后挥舞着,很快他就连力气都使不出来了,连连求饶。可是我太明白这些家伙了,我现在放开他,他们很可能会一拥而上来揍我,即使落荒而逃,很难说他们下一次又会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打心底,压根没有一丝丝想要放过他的意思


    后来,我几乎拧断了他的左臂,还暴打了他一顿,打了他很久很久,直到我自己都快没了力气才停止。他中午直接从学校后门送往校医务室,连他身边那两个看热闹的小跟班都吓傻了。而我,我捡回那10块钱,美滋滋的回家吃过午饭以后,下午回到学校,才被我的班主任叫去办公室的,连同着这个恶霸和他的班主任。

    是的,我当时受到了严重的惩罚,但是接下来的三年高中时光,就再也没人找过我的麻烦了。

    我知道我这是以暴制暴,我的做法并不正义,而且完全不应该推崇和学习。但是我必须得说,我对当年我的行为没有一丝后悔,假如让我重来一遍,我也只会想让他受到更加沉重的伤害。


    是啊,我坏透了。但我很清楚,只有一次把他们打够,他们才会知道厉害。我很清楚,对于他们这种杂碎,没有任何好话是可以讲的。

    你以善良待他,他只会觉得你好欺负。你跪在他们面前,求他,跟他们讲道理,你以为他们就会被打动?笑死人了,他们只会觉得,你没有任何办法反抗他们,他们只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找你的麻烦。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爷爷,一个年龄几乎等同于那帮毛头小子总和的老人,跪在他们面前,你觉得有用吗?


    你看到了吗?没有任何一个人被感动,没有任何一个人忏悔!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可是在笑!可是在狂笑!


    笑得肆无忌惮!笑得无法无天!


    校园霸凌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它普遍的出现在这个世界学校里头的每一个角落,而且无论决策者试图用什么样的规则去钳制它,这种现象也无法断绝。因为也许是家庭的缘故,也许就是生来如此,有些人就是恶人,而且这些人在基础的教育阶段更加常见,有时候没有任何道理,他们就是以欺负别人为乐。


    但是我们对此难以应对的点在于,大多时候我们并不清楚究竟谁在受伤害,谁又是施暴者。这事儿并不是就像每周一升旗仪式的时候,你站在操场前的讲台上,看着黑压压一片的学生头,谁是恶人谁就会高亮显示,或者他们的头上有什么可以识别的标志这么简单。

    且人是多面性的,那些恶人可以在厕所肆无忌惮的用烟头烫受害者的眼皮,但是在老师面前他们又能装作一个听话的学生,回到家里以后,也可能是挨父母打骂的受气包。人是具有多面性的,施暴者的形象也只是他们性格中间的一面,这会让我们更加难以辨识。

    除此之外,对于大多数成年人而言,校园暴力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大多时候他们已经接受了这种现象的存在。对于班主任来说,即使有个别学生正身处校园暴力的炼狱之中,对于整个班的总体状况而言也无伤大雅,是完全可以视而不见,完全可以抛弃掉的一部分


    更何况,他们大多会轻视校园暴力会招致的后果,这就是小儿科,默认这就是同学之间的玩耍。即使真的到了需要处理这件事儿的地步,大多时候他们也就是把施暴者和受虐者各打五十大板。

    我写过不少关于校园霸凌的文章了,我之所以那么在意校园暴力这件事儿,是因为我过去就遭受过校园暴力,我的初中就是在被恶棍欺负中度过。而且那是我一次软弱换来的结果,所以上高中时我才清楚我该怎么对付这帮恶棍,我才那么深刻的认识到,求饶从来不解决问题


    我说了,下跪从不解决问题,老人下跪也不行。但问题是他们已经下跪了,已经求饶了,已经走出这一步了。

    校园霸凌之所以永远存在,难以拔除,是因为其受害者始终是一小部分人,这导致大多数人并不能意识到严重性,小孩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大人觉得这很幼稚很多时候拉不下面子来解决。这就是大多数的情况,而今天我们碰到的,是大人也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于是他跪倒在了施暴者的面前。


    这一跪,就意味着一切都玩完了。假如这事儿没有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没有把那几个恶棍的吊脸展露在观众们面前,你知道等待他孙子的结局是什么吗?这个问题不用我说,大家都能想明白,他的孙子会被变本加厉地欺负。


    因为他们这个年纪的这种人,是不会动脑子的,也不会听进去任何道理,跪在他们面前求情,只能给他们传达一种信息,他和他的孙子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作者:Aquiles

文章首发公众号:星界旅者


    早在之前唐山打人事件的时候我就说了,不要尝试和野兽讲道理,不要尝试和牲畜讲道理,因为这不仅没用,还会显得你很滑稽可笑。但当时我主要是想说不要因为有一件恶性事件的发生,就默认所有人都是野兽或牲畜,但是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牲畜是存在的,他们就躲藏在中学里,他们就坐在那个老人的面前

    要我说,这不是如同大多数成年人拉不下面子,有一万个道理来论证的小事。在我看来,这事儿很严重,很危险

    如果这件事的热度就这样下去,大家的视线就这样从那几个恶匪身上移开了的话,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