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sakura

中文系在读,日本留学中,读书写作是一生的事业 小说每周三更新,其余时间更新杂谈/书评/日常 约稿:[email protected]

【连载】莎夏(3)

(edited)
“再跟我说说伊娜的事情吧。”

莎夏躺在沙发上,一条毯子盖着肚子,里头还一阵阵地疼。

有了生理期就代表会怀孕——这也就说明当初的仿生人计划其实还是成功的——可由于权力内斗,整个计划都被雪藏了。

前科技部长,她脑子里在想,自己几乎没有听说过关于这个人的消息。

这几天,理查德没再提“回恩提利亚”的事情,那天给莎夏展示完吊坠后,他带她去了后院的仓库中,莎夏一度以为那里已经废弃了,没想到还藏着一个大家伙。

那是一架飞船,但和休闲型的不同,它呈椭圆形,体积也小。但里面的空间正好可以容纳两个人。

船体内出乎莎夏意料的干净,看得出来理查德有定期进行清洁,而这时,从轮椅上下来,拄着拐的教授指着控制台上正方形的感应屏幕:

“这是自动寻路装置,但是它的电脑只记忆了从这里到恩提利亚星的路,到时候你把吊坠放上去就可以唤醒了,它会感应母星的东西。”

莎夏攥紧了被揣在口袋里的吊坠,感觉它有千斤重。

“那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走?”她问,换来的是理查德一声苦笑。

“我不能抛下这里的人们不管,”他说,“等完成了这次工作,我们一起离开。”

一起离开。

莎夏从沙发上翻了个身,面朝向在一边用平板写字的理查德。

全息屏幕漂浮在空中,仿佛一块夜空,被他龙飞凤舞的笔迹画上一条又一条的星轨。莎夏以前没事就爱看对方写字。

“再跟我说说伊娜的事情吧。”

“她啊……”理查德停下笔,“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卢克芮西塔不仅是星际交流中心,它的顶端也是这颗星球的科技中心,以其为中心所建造而成的空中城市,是学者们梦寐以求的圣地。

只有被官方认定的“大学者”才有资格住进去,而只有最出色的学生,才能进入城中开设的最顶级学府中学习。

理查德年轻时都是在空中城里度过的,与伊娜一起,边执教边进行开发或研究。

伊娜跟他熟了之后就拉着他喝酒,自己喝了个烂醉,就把混血的身份抖露了出来。说自己是“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

恩提利亚族,乍看之下与人类并无什么不同,只是皮肤在阳光下是银色的,近乎半透明,小孩子在长大后要接受洗礼,将自己的“智慧之蛇”召唤出来——这条蛇由智慧与爱喂养,也能感应到他人的智慧与爱——恩提利亚人以这两项对本族或异族人进行评价与衡量。

智慧多,爱少的话,蛇会庞大却丑陋,反之,则会瘦小而美丽。

理查德以前只在一些野史或者逸事里面看过关于这颗星球的传说,许多星际冒险家渴望找到它,但全都以失败而归。

“我爸爸是恩提利亚的特使啦,跟我妈爱上了然后有了我,但很快他就被召回去了……临走前留给了我妈这个吊坠,叫她在我长大后带我回恩提利亚星。”

伊娜吃了一口烤豆子,喝了口酒,朝半空长呼一口气。

“但我妈身体不好……在我大学时就去世了,临走前告诉我一定要去找爸爸。”

“那你是为什么要成为大学者的呢,”理查德问她,“这样的话不是更离不开了吗?”

伊娜将吊坠连着挂在脖子上的黑色毛线绳一起从外套领子里弄到外面,上面那块打磨精致的海蓝宝石深处是幽蓝的,中央隐约见到一条蛇的轮廓。

“只有这样我才能有足够的钱,足够的资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句话她说得格外认真,一时让理查德有点无言以对。

而很快,伊娜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拍了拍理查德的肩膀。

“哈哈,当然不是现在啦!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在这颗星球上做呢,可能要等我有了女儿才会考虑回去的事吧……”

她皮肤上的银色并不明显,只有在强光下才稍微透出那么一点,但据伊娜所说,她的恩提利亚属性不在于此。

“只有少数恩提利亚人拥有看到未来的能力,我爸爸就是其中之一,估计是古恩提利亚一条祭司的血脉上延续下来的,”莎夏又将吊坠收了回去,“‘惟有手握至高智慧之人,才得以窥见将要到来之事’……”

这估计是伊娜从古书上看到的东西,直到现在理查德都未找到它的原始出处。他猜想这是她小时候听父母讲的。

在将莎夏的身体与智慧数据弄到家之后,理查德申请到地上的高等学府教学的机会,他的同事在那时都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诚然理查德在大学者中很边缘,但这也是被大多数人所艳羡的状态——只管教书,偶尔搞搞研究,学术内斗也斗不到他头上,就等晚年享清福就对了。

而理查德,就在众人的质疑中,默默搬完了家,从天上回到地下,在野外盖了栋房子,一住就是二十年。



“那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面对莎夏的疑问,理查德沉默以对,这也是他在思考的问题。然而二十年了,无数个午夜梦回,辗转反侧之间,他都不明白那是什么。

既然已经知道了注定的失败,为何又要加入仿生人的研发?

如果说目的是制造莎夏的话,那结局不过也是“回到恩提利亚”而已,只是换了个人罢了。

她究竟想要什么?

上头来了通知,说两天后就派人来接理查德,莎夏听闻后,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理查德无奈,只得从冰箱里拿出剩菜来自己加热,他只会做很基础的料理。

第二天傍晚,莎夏从房间里短暂地出来,拿走了理查德的平板。

出发当天早上,理查德起床,见莎夏正在三明治上挤着蛋黄酱,平板放在桌子上,外壳被换了一个。

“我把平板改装了一下,优化了一些性能,也……加了些新功能。”

莎夏把最后一片面包盖上,将两份三明治四片面包叠在一起,用刀从中间压下,将它们分成八块。

“是上次我跟朱利安逛电子商城时得到的启发,您试试,我感觉挺不错的。”

她多给理查德做了一份焦糖奶油豆子,而他愣愣地看着桌上许久。

“哈哈哈哈……”理查德捂着脸笑了起来。

“你还真像伊娜啊,不愧是被她创造出来的。”

——

理查德被接走后,莎夏想趁着不伺候教授的空闲多看几本书,可心里正烦闷着,什么都看不进去。

于是她开始收拾房间,走进理查德书房,将他塞得乱七八糟的书柜里的文献资料索性全清出来,准备来个彻底的整理。

那些资料都很旧了,有的书页发黄,有的被虫蛀得不成样子,莎夏将一大堆草稿纸丢进碎纸机里头,看着它们被粉碎,再如雪花般飞入垃圾袋中。

在书架顶层的深处,她发现了一本皮封面的笔记本,同样很陈旧,封在上面的锁扣都生锈了。

莎夏将它翻开,粗略地看了看,很快就认识到,这是理查德在组装自己时的手记。

上面画了些素描图,列出了好几种思路与计划,怎么样才能保证数据无损地被转移到大脑里,怎么样才能保证成品与伊娜记录在电脑里的设想完全一样……

莎夏呆呆地,坐在原地,把笔记本从头翻到尾,再翻回去又看了一遍。

这样的笔记不止一本。

自己没资格责备教授什么。

合上笔记,她小心翼翼地将它抱在怀里,放进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中。



没有理查德的日子十分无聊,因此莎夏便投入到了乱七八糟的发明中,后院的仓库引起了她的兴趣,让莎夏忍不住总往那跑,从里面找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就比如一台坏掉的电动摩托。

莎夏很快将它修好,装上整套的电子地图,并安装了悬浮的功能,让它能以比原来更快的速度奔驰。

而也是因为细细查了地图,莎夏才发现,在她记忆中那么遥远的卢克芮西,原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每次朱利安都是走的飞船道,莎夏也没去在意距离,可现在,她才发现,虽然依旧要跑几十公里,但真的也没到长途跋涉的地步。

于是她给摩托安了个柔软的坐垫,将目的地设置在卢克芮西,却又思索了一下,将它从“卢克芮西”改成“星际交流博物馆”。

星际交流博物馆外观以某种古建筑的风格设计,这似乎是在模仿母星地球某个古国的风格,一排柱子组成了它的大门,房顶上刻着千奇百怪的浮雕,门前是葱郁的草坪与美丽的花坛。

近年博物馆改成免费参观了,莎夏很快就跟着几个大学生进了去。

根据理查德的描述,她很快就找到了“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的位置,可那个地方没有雕像,只有崭新的地砖,以及几块悬在半空的半全息屏幕。

“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是知名雕塑家菲尔兹.杰恩所创作的,恩提利亚人与蓝星系人混血儿的雕塑,原收藏于菲尔兹的豪宅之中。

“可是,在雕像完成后,菲尔兹便不知所踪,这座雕像按照他的嘱托,被捐献给了星际交流博物馆,而至于恩提利亚混血儿是否真的存在,还只单纯是菲尔兹的想象,便不得而知了……”

解说的机械音在空旷的四壁中扩大,莎夏驻足在屏幕前面,边用手将里头模糊的全息模型翻来翻去,缩小放大。

“也许,比雕像本身更出名的,是围绕着它的传说,比如,‘博物馆爆炸案’就是在‘蓝色的恩提利亚之子’脚下发生的……”

莎夏不用想都知道这爆炸是怎么回事,约莫就是在理查德将自己转移出去之后,被埋在地下室的某个装置就启动了……

她深吸一口气,觉得头晕,莎夏将其归咎于生理期还没过的缘故。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莎夏背后响起:

“你怎么在这里?”

是朱利安。


看来不标上中下是正确的因为确实三章完结不了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连载】莎夏(1)

【连载】莎夏(2)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