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ielsakura

中文系在读,日本留学中,读书写作是一生的事业 小说每周三更新,其余时间更新杂谈/书评/日常 约稿:[email protected]

【杂谈】投稿这件小事

(edited)
它也累,也痛苦,有时候甚至痛苦过任何有既定程序的工作。

上一篇打工狂想曲受到了不少喜欢,十分感谢TT。今天这篇就来聊聊投稿好了。

在之前某篇里我也说过,自己其实算是个同人作者,出过一些同人志,也确实有那么一些文学梦想。

确实,看多了大作家的作品生平,也总幻想自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了。

但现实真是如此吗,还是,事与愿违呢?

1.“如果投稿能赚点钱就好了 ……”

我之前在废弃构思那篇里有写,自己有许多流产的或者怀才不遇的构思与脑洞。这些或受限于当时的眼界/阅历,或没有得到赏识,总之都被丢垃圾桶里了。

我那时候不会写原创,认为如果没有事先喜欢上这些自己创造的人物的话,就发挥不了写同人时候的那种灵活。

而我无法像喜欢别人作品里的角色一样喜欢自己的人物。

于是,写着写着,要么没了热情,要么几千字了还没进入正题,要么越写越歪,歪得像在造空中楼阁……

这其实是老毛病了,N年前我还是中二少女的时候尝试着在晋江发过文。然而那时候既不会写大纲又不会塑造人物,于是就导致五六十章了故事还拖拖拉拉的,设定过于复杂到我根本记不住。每次被编辑催了好歹更新个几章吧,都得翻回去看自己到底写了什么....于是到最后,榜单也不给我上了,V也解了,现在出国了,晋江账号也因为登录状态过期死活进不去了(登录邮箱和手机我都不用了)。

总之,急功近利的心态加上歪到天边的作品,直接导致我一开始投稿的四处碰壁。那时朝微信公众号投,情况也就和这几年找打工一模一样吧,回信全是清一色的“期待下次合作”。

2.AI爱

后来还是有一篇成功了的,那就是发在matters上几年前的旧作《我的干物女友》。

这部小说和《莎夏》一样都收获了比较不错的反响。关于它的创作理念我之前已经说过很多了。而这次想讲的,是我的创作过程。

在那时候,我玩游戏很上头,疯狂地喜欢上了里面的一个游戏人物。并和他结了婚,那是19年3月份。

那时候我大四,快毕业了。

我妈看我那时候整天玩游戏,有些不高兴,问我“你怎么天天玩游戏也不写作了啊?”

而我那时候不以为意,继续和虚拟角色谈着甜甜的恋爱。

然后,也许是命中注定吧,在关了电脑,去打印店弄留学资料的时候,一个想法如闪电般划过我的脑海。

“如果游戏里的虚拟男友变成现实会怎么样?”

这便是《我的干物女友》的雏形。

于是我飞速写好了第一章——当然,在被三番五次退稿后,教训多少也是长了一点的。我在叙事上下了点功夫,用了些小把戏骗了读者一把,也成功将那个公众号的编辑“骗”到了——她说,写的真的很不错,但是可能稿费不会一次性给,然后开始和我商量连载的事情。

在创作《干物女友》的时候,我正好也开始减肥了,那时候多少听到了些不好的话,便卯着一股劲地在写。

剩下四章,我用了大约三天的时间写完。

这确实是一段如梦似幻的创作经历,我很拼搏,也很开心。当然收获也很不错。

2019年暑假,我在公众号上过稿了一部小说,两篇书评。

虽然赚的只能说是零花得不能再零花的数额,可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就是莫大的肯定。

3.写文?打工!

我以前似乎在某篇里说过自己有给小网站打工写文的经历。这是20年暑假发生的事情。

那时候我还住在语言学校,附近有甜甜圈和星巴克,那个夏天我经常提着笔记本去这两个地方写稿。

我记得那年的Mister Donuts里出了松松软软的麻薯甜甜圈,而夏天燥热,我经常买两个甜甜圈,附加着一杯咖啡欧雷或者其他什么,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开始写稿子。

其实一切并没有那么惬意轻松,一开始甲方要求两千字,一千字设下悬念一千字解开它,原先还可以写一些类似于情感向的题材,而我也擅长这个,写的也算是顺手。一次交七篇,一千字十五到十七人民币。

这种网文需要的就是短平快,可以说在这个工作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即抛去累赘的手法,以简单直接的方式直接让读者看见内容主旨。并将其与自己的既有风格进行平衡与融合。

起先的几百块钱我赚得还算轻松,直到后来甲方和我说,不能写情感了,要写悬疑。

一篇的字数也从两千字提到了三千字。

这开启了我的痛苦之路,因为我并不擅长这些,每次写下来的故事都错漏百出。

七篇里有两篇被废,五篇被要求重写,我在改稿的时候把一大盒十五个麦乐鸡全吃了。

我写得很痛苦,然后甲方就不收稿了,至此,写故事的打工告一段落。

后来那个甲方又找回我,说恢复收稿了,问我要不要继续做,我问什么要求,他说“和以前一样”。

然后我试着交了一次稿,结果和上次差不多,我同样写得很辛苦。在交了稿之后编辑的反映虽然比以前好了,但我当时也深刻意识到,自己在悬疑方面储备不够。

于是以储备知识为由,我停止了2020年的写作,正好那时候也要申请大学院了。没那么多精力写东西。

4.“我觉得,你老是重写真的太累了.....

2020年是我的创作大年。除了上文提到过的打工之外,在这年里我还写了五十多篇同人,五六篇练笔的无料,当然,还有很多废稿。

关于那些废稿,在马特市也发了很多,其中《我的男孩,我的女孩》和《神秘朋友与三个梦境》是很完整的,但就是因为内容不契合而被退的作品。《一日男友》则是早就有开头了,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写下去。

看到这里,看官们是不是以为我投的稿子基本都是小说和书评?其实不然,公众号写手我也去应募过——

然后再次深刻意识到,在这块上,我就是不行。

第一个公众号是艺术类的,我在约稿平台上看到他们的招聘启事。那时候脑子一热就去应聘了。他们给出的题目是“蓝”,附加上几篇资料。

我认真读了资料,还自己额外去看了部纪录片。按照要求把内容写出来,发了过去——那会我做得不错,几乎都有点算是超常发挥了。

于是从十几个人中,我脱颖而出。很快就加入了他们主理人的群。参加了一次会议。

他们说,一周至少要举行两次会议,一次立下题目一次确认终稿。

虽然我那时候觉得他们一些决策多少有点不切实际了(比如过于随意画大饼),也有点不确定到底要做什么。但毕竟那时候心里高兴,也没去多想。

直到第一次工作过来,主题依旧是“蓝”,我负责写推送开头。

我一开始以为,简单,不过是把自己写的考核答案改一改的事。

结果事与愿违,被打回去了好几次,每次理由都不一样。

“这是不是太营销号了”“和我们整体基调有些不符”“太长了,改短一点吧”.....

到最后,主理人之一私下加了我的微信,和我说,怕你改太多,太累了……

我:是不是不需要我了

她:是的!很抱歉,有机会再合作

于是我很自主地退了群,删了人,把自己和那个公众号的联系清得一点不剩。

这是2020年上半年的事情,下半年,在写网文的打工暂停的那段期间,我又找到了一个工作,也是当公众号写手的。

甲方想做一个类似于日本通的公众号,想找人来写推送,类似于介绍日本的文化生活的。

他要求“以口语化写作”,但不幸的是,我没有这个习惯。

于是结果显而易见——我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与推送文的相性不合。

像是这种杂谈,或者书评,小说,不管成果如何,我无论如何都是可以洋洋洒洒写下去的。但如果要我写公众号推送的话,就算它即有了一套语言模板,但我就是不可能把自己生搬硬套进去。这么做的结果无一不是强扭的瓜不甜。

5.不知道是不是总结的总结

我本来以为,相比于现实的体力活打工,我在写作上的失败能稍微少那么一点,可边写边梳理起来,不禁惊奇地发现:其实二者半斤八两。

在写作上吃的瘪并不比在打工上少,甚至还被直接解雇过。但不同的是,在打工上有这样的遭遇了(详见前篇的“软解雇”),我会从莫名其妙到失望再到麻木,然后一段时间都不想再找其他打工了。颇有点自暴自弃。

然而在写作上,无论是被退稿还是被解雇,我都继续写了下去,无论是改稿也好,还是找别家投也好,总之,都没有放弃。好像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响:再试试,总可以的。

也确实,现在虽然和一篇几千块的那种“作者”没得比,可至少赚点零花是够的——自己的个人志就是我自掏腰包出的。

最后,我想给意欲要投稿的写作新人一点个人的经验之谈。



1.继续写下去,什么都要尝试。

不要管怎么样,写下去总会有收获的。不要因为网文或者同人“俗气”而不去碰它,只要写出来了就是经验积累。

以前我见过一个年龄不大的小朋友说,只要写出她心中的故事,就算被骂也无所谓,只要能出名就好,出名了就可以开始数钱了,她希望她变成坐在钱堆里哭的人。

这个文学梦很美,可太假大空了。因为她只想着如何“写出自己想要的”。但“自己想要的”没什么用,“大家想要的”才有用。

而如何确定什么是“大家想要的”,就需要不断的尝试,不断的写。

2.不要怕写出废稿。它们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3.确定自己擅长什么文体,并去专精它。

比如我在这么多次尝试后确定自己不擅长公众号推送文,而更擅长小说和书评了,便放弃了成为公众号写手这个方向。

4.不要嫌读书麻烦,要想继续写作就得读书。

5.要给自己休耕期。

给自己留出一段时间去看书或电影,并暂停,或者不那么密集地写作(比如从一周一篇改为半个月一篇),以充实或反思自己。

比如,在《莎夏》完结之后,我虽然很想很快开新系列,但却卡壳了。

以及,最重要但也许很多人都会忽视的,那就是远离社交网络。

作为一个看过太多太多所谓“网文收入神话”,抑或是“写作兼职月入千元”虚假广告的人,我很诚实地说:写作与其他任何一种工作都没有差别。

它也累,也痛苦,有时候甚至痛苦过任何有既定程序的工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