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怪
阿怪

香港獨立出版社 dirty press (https://www.facebook.com/dirtypress.hk/) 編輯。多重性格,喜歡詩,亂畫畫。受《水底行走的人》紀錄片啟發,和友人建立「柚子詩社」,繼續不定期詩聚;typo queen,受外星人附身。Twitter: https://twitter.com/Kwanyi_green

《惡與他們的距離》筆記

是我看不到第二種可能性嗎?

看到BC的update知道《惡與他們的距離》導演穆罕默德拉穌羅夫(#MohammadRasoulof)於7月8日與另一位導演Mostafa Al-Ahmad遭拘捕。

想起了去年看了這部電影後寫的日記。(有劇透)

***

2021/06/15

深夜響的一聲雷,我醒了,心驚,無法睡著。凌晨5am,我滑了半小時手機後決定起床。

被雷驚醒的一刻,腦中閃現《#惡與他們的距離》中第一個故事裏最後的五對腳。

惡,直逼你眼前,短時間內難以忘懷這畫面。觀眾的一秒,一些人的一輩子。(想吐,心理上)

想起昨日友人S回覆我IG的一個message。他說,他很喜歡這部電影裏第二個故事中,男主士兵為了不處決一個死刑犯而以槍指嚇士兵逃獄的故事。

故事中所有士兵都跟他說「你逃不到大門」,結果他成功了。證明很多人看不到第二種可能性。

我反覆思量,男主士兵成功逃走,是因為在他臨出門要去處決別人時,其中一個士兵塞了一張紙給他,說這會幫到你。這是一張監獄地形的小抄(我猜),故事中軍營裏有另一士兵,逃獄失敗而被迫服更長的兵役,這位反抗失敗的士兵先是警告男主士兵,你不要試圖用錢賄賂別人代你行刑,然後覺得自己很高尚,然後把小抄塞給男主的也是他。這裏有很多思考的點:

1. 前人反抗失敗的經驗,給了後人立足點。然而一張紙(意指思想/起念)是一個因,但若你沒有勇氣去實踐,一張紙不會帶來改變。

2. 兵營裏的士兵都跟男主說「你覺得自己很特別嗎」、「你會慣的」……羞辱他、試圖同化他。然而,男主的確就是一個特別的,內心善良的人。或者現實中我們每個人都很特別,只是社會不斷同化我們。

3. 男主士兵沒有殺路上的任何一個士兵或犯人。

4. 拒絕的勇氣。

5. 第五個故事中,我猜拒絕行刑的男主變老了,他承擔他作為一個伊朗逃兵的人生後果,沒有passport,不能找工作,不能考駕照,要把唯一的女兒送到外國,甚至有了肺病將死。友人S再說「是呀,但果樣野係啱係有價值就應該要做。唔係期望有好報。」

昨天晚上臨訓,我告訴伴侶,我可以再在正職續約,做夠四年再想。他說,這麼長嗎?我說,這裏很好呀,既有糧出又可以有空餘做編輯的工作。他問,你不全職做編輯嗎?

是我看不到第二種可能性呢?

半小時的碌手機。我看到兩單新聞,台山核電廠洩漏,距港僅130公里;印尼30多歲的羽毛球選手,在比賽中急性心臟病死亡。為什麼?核終究是這麼risky。人怎麼可以這樣突然早死?

我每天搭小巴都扣安全帶減少我交通意時死亡的風險。

掙回來的每一個日子,我要掙扎和思考可能性。

寫於0615am.

BC報導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163761760338115/posts/5167637449950496/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