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yadai

阅后即焚,公众号“自由的眼”

奥拉夫·朔尔茨正式成为德国新总理

“我希望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

12月8日,奥拉夫·朔尔茨正式就任德国总理,持续十六年的默克尔时代完结

 

这位问鼎德国权力最高点的人,他有过怎样的一些政治经历?

1958年,朔尔茨在德国的奥斯纳布吕克出生,很快父母便举家搬到了汉堡。正是这座他长大的城市,在他迄今为止的政治生涯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75年,17岁的朔尔茨正在读高中,已表现出了对政治的热衷。他将时任西德总理施密特视为偶像,并在那一年早早加入了社民党青年团——所有36岁以下的社民党党员,自动被归为青年团成员。

年轻的、甚至还未上大学的朔尔茨很快在当地崭露头角。他开始积极参加青年团在州一级的各项工作。在那个德国仍然分裂、东西德意识形态鲜明对立的年代,朔尔茨和党内其他的左翼阵营同伴定期在汉堡的一家小酒馆聚会,挥斥方遒,共同批判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和带有“倾略性帝国主义色彩的北约”,并斥责西德是“大资本的欧洲据点”。


谁能想到几十年后,正是因为社民党青年团和左翼阵营的反对和不满,朔尔茨才错失了党魁一职?不过这是后话了。


1978年,朔尔茨开始在汉堡大学就读法律专业。雄心勃勃的他在社民党青年团中勇往直前,于1982年升任青年团副主席。在和平运动高潮的1983年,朔尔茨和数十万人一同在彼时西德首都波恩的街头抗议游行,反对北约的扩军行动。

1984年,朔尔茨顺利结束学业。在一家养老院完成公共服务后,他于1985年正式获得律师资格,并和同事在几年后共同成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劳动法律师。也正是在这段时间,朔尔茨逐渐过渡为实用主义者——一个经常被用来描述默克尔的词,“与政治组织的仪式相比,实践对我而言更加重要”,朔尔茨对他的转变如此描述道。


1998年,四十不惑的朔尔茨在当年的联邦大选中,赢得所在选区的直接授权, 成为联邦议院的议员。2000年,他当选为社民党在汉堡的州主席。一年后,担任汉堡内政局长。他的冉冉升起,也引起了当时组建了红绿政府联盟的德国总理施罗德的注意。后者作为领路人,将朔尔茨引入社民党的主席团,并在2002年的联邦大选后,任命他为社民党秘书长


正是在这繁花似锦的时刻,朔尔茨连同他的政党社民党却迎来了转折点。由施罗德推行的《议程2010》,因提倡改革德国劳动市场,减少社会福利支出等措施以促进就业,引发了褒贬不一的回应。社民党尤其被批评偏离社会民主路线,在《议程2010》实施两年后,社民党流失党员超过十万。而朔尔茨作为秘书长,忠诚地全力支持改革。因为他的维护总是使用一些相似的话语,还被嘲弄地赠予了一个绰号“朔尔茨号机器人”(Sholzomat)。

2004年,施罗德因党内浪潮般的批判声音,将党魁一职交给明特费林。这也意味着,朔尔茨丢了他的秘书长职位


朔尔茨并未公开表露不满或丧气,他继续在联邦议院担任议员。2007年,明特费林因家庭原因退出政坛,朔尔茨接替他成为联邦劳工部部长。时势造就危机管理者。一年后的全球金融危机,让朔尔茨的政治才能得到了施展。他支持并推进的“短期工”政策,拯救了几百万工作岗位,维稳失业率,让德国的劳动市场相对安全地度过了这一场危机。


2009年,默克尔在她的第二任期选择了自民党作为执政盟友,民众支持率跌至23%的社民党黯然成为在野党。覆巢之下,朔尔茨选择回到了他的故乡汉堡,在2011年高票当选为汉堡市第一市长,并在2015年成功连任。任期内,他也做出了不少政绩。比如著名烂尾大楼易北爱乐团,在他的主导协商和谈判下,终于在2016年末顺利完工,并成为汉堡的标志之一。此外,为解决住房问题,他也积极推进新公寓的建造。


政治是朔尔茨的职业、爱好与生命的中心。一个小轶事:朔尔茨曾经很讨厌运动,但是在四十多岁后,他养成了跑步等运动习惯——为了有更充沛的精力面对政治这条漫长且磨人的道路。

但他也曾丑闻缠身。例如,2016年至2017年,Cum-Ex税务欺诈事件轰动一时:一些机构利用Cum-Ex股票交易,骗取政府退税。朔尔茨被指责,当他与深陷丑闻的沃伯格公司负责人见面后,汉堡财政局放弃了让后者补交4700万欧的税款。对此,朔尔茨坚称财政局的行为与自己无关。再例如, 2017年在汉堡举办的G20峰会前后,出现了大量左翼极端主义行为,造成汉堡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骚乱,而朔尔茨在会前的乐观估计导致汉堡警力准备不足。


同一年,德国举行联邦大选,默克尔迎来了她的4.0时代。经过近半年的协商,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与社民党组成大联合政府,朔尔茨也在此时再次来到德国权力中心的柏林,被任命为财政部长及副总理


尽管一时间风光无限,但随即而来的党内大选又让朔尔茨遭受了一次政治打击。2019年7月,时任党魁纳勒斯,因社民党在欧洲议会选举的失利而引咎辞职,信心满满的朔尔茨与盟友盖维茨共同竞选双党魁,却黯然败北。令人玩味的是,朔尔茨与盖维茨的失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时任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库纳特,后者在党内二次表决时力挺朔尔茨的对手候选人。

据朔尔茨的密友透露,这次失利带给了朔尔茨不小的打击。但短暂休整后,他像被推倒后又迅速稳稳起身的不倒翁,再次投入政治事业中。2020年8月,朔尔茨被社民党提名为该党的总理候选人——尽管那时,社民党深陷民意泥潭,支持率跌破15%,几乎没有人相信朔尔茨有机会问鼎总理。但是他自己相信,并且早早地就对公众表明,“我将会成为下一任德国总理”。这份自信在当时受到了许多嘲弄,却在如今成为了现实。


无疑,新冠疫情是朔尔茨政治生涯中的又一个时势。作为财政部长,他再次推进“短期工”政策,准备充足救济金,帮助疫情之下的德国企业相对稳定的抗击疫情。在公众面前,他始终表现得冷静、务实与值得信赖,几乎是默克尔的另一种延续。也正因如此,他被不少人称为“男版默克尔”。相比较在竞选期间出现丑闻或过失的拉舍特和贝尔伯克,朔尔茨的稳定表现,让他被人赞誉为社会民主的守护者。他也得以帮助疲软已久的社民党,获得了此次联邦大选的胜利。

朔尔茨一方面赞扬并继承了默克尔的务实风格,另一方面也越来越希望摆脱“复制品”的解读,继而强调任期内将进行的种种改革,并将长达177页的执政协议命名为“敢于进取”,以表明自己的决心。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朔尔茨谈到他的政治期望,“我之所以成为一名政客,是希望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


而什么是他眼中更好的世界?


朔尔茨这样定义“我希望生活在一个社会中,不同职业、生活方式和居住地的人都能互相尊敬,平等对待彼此。政党致力于贫困家庭的孩子也得以学习,知道一个手工艺人或食品商贩、一个包裹投递员或一个老年护理员所做的工作,与像我一样学习法律并成为律师的人的工作,一样有价值。”


从今日起,全世界一起注视他,将如何一步步实现他的种种诺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德国新政府|执政协议:新总理,新部长,定义经济与外交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