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7 articlesIn total 49102 words

一个精神病患者的白日梦

Ning

几个月前陪孩子看了一部迪斯尼的新片《青春变形记》,讲的是一个华人家庭中,母亲和女儿的青春期搏斗的故事。最后,以母亲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放弃对女儿的控制欲而和解。电影很好看,非常好的一个以华人家庭为背景的故事。这个故事其实具有普遍性,所有的家庭都会面临青春期的孩子不那么听话,开始变得...

什么是中国文化?

Ning

我们都听说过这句话:“要继承和发扬我们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但我一直都有个疑惑,什么是“中华民族文化传统“呢?难道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君臣父子“,甚至”郭巨埋儿“这种文化糟粕?历史看得越多,对这个问题就越困惑。后来看到复旦大学葛兆光教授的讲座:《什么是中国的文化?

胡广生

Ning

《胡广生》是一首很好听的歌,由任素汐作词、作曲并演唱。这首歌在网上流行两个版本,一个是任素汐自己唱的,另外一个是由“师葭希、韩甜甜”两位小姑娘演唱。很多人都认为两个小丫头唱得更好,没错,两个小姑娘的声音更好听。但,只是她们年纪太小,不会理解这首歌背后的意思。

读《药》

Ning

鲁迅最有名的三篇小说《狂人日记》,《阿Q正传》和《药》,我认为是文学界无法逾越的高峰。我之前写过一篇“读《狂人日记》”,结果各个平台都发不出来。后来试着删除了一些可疑的段落,直到删的都快忘记了文章的意思,却还是失败,最终也没整明白敏感的点在哪。

长安往事 — 八月围城

Ning

我是在西安长大的,也曾是一个喜欢看战争电影,听战争故事的正能量满格少年,曾经问过奶奶,有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战争?奶奶回答说有两回:一次是日军飞机轰炸,更早一回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回,就是”二虎守长安“。我家是住在城墙外面,影响不大,但我奶奶的姨住在城里,她的一个小表妹就在那年饿死了。

《失控玩家》与人工智能

Ning

失控玩家是一部挺有意思的电影。人工智能部分,让人想起两部老电影:《人工智能》和《机械公敌》,虚拟世界部分,又像是《黑客帝国》,而海边的那个演讲,又类似于《独立日》,“today, we celebrate our independence day!

缘起性空:谈谈电影《不老奇事》

Ning

先讲一个多年前在上海乘出租车,从广播里听到的一个电影故事: 男主角是一位武功高强的正派人物,反派想杀掉他,却不能正面动手。于是暗地里胁迫了与他相恋的一个女子,逼迫女子给他下毒,喝下此毒会让他武功尽失。后来,男主喝下女子送来的酒后,头疼脑热有点中毒迹象。

经济学与CPU架构

Ning

今天读到杨小凯的一本经济学的书,突然觉得很有趣。如果你之前知道杨小凯,那一定是看过他的那本著名的《牛鬼蛇神录》,多年前我也看过,具体内容都记不清了,类似于《夹边沟记事》。但其实他是一个经济学家,在我印象里是中国人中水平最高的经济学家,没有之一:曾于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次获...

大历史下小人物的温情 - 评电影《一秒钟》

Ning

《一秒钟》讲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情节简单,人物卑微。卑微到里面的两个主角,都没有自己的名字——女的叫刘闺女,男的干脆什么都没有,演员表上这个角色的名字就是“逃犯”。不止他俩,范伟演的男二号,就叫“范电影”。两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面对周围不公的对待和鞭打,却对这个世界温情以待。

回答:”是否原子弹下无冤魂“

Ning

“人祸”之所以产生,有两个基本原因:第一个是我们的无知,第二个是我们的无耻。正在读《理念的力量》,不禁引用了这句话。灾难的发生,基本上都是由于少数人的无耻,和大多数人的无知。如果感兴趣,推荐读下《有一种战犯叫参谋》这本书,对日本侵略战争的起源和发展讲的比较好。

读《狂人日记》

Ning

说起《狂人日记》,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标准答案就是:控诉吃人的封建礼教。先说吃人,从古至今,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不吃人。根据吃人的动机大致可分为“求生性食人”和“习得性食人”。“求生性”好理解,史书上一般都以“人相食”一笔带过。仅据二十五史统计,中国历史上共有403起发生过人相食的记载。

热力学第二定律

Ning

孩子的全国联考成绩下来了,学校给邮寄到了家里。学校这招也够绝的,一直因为疫情上不了课,还把成绩寄到家里,你就不能等等吗?能不能让娃过一个愉快的假期?你就不知道这会给多少家庭和他们可爱的孩子平白增加了多少烦恼吗?我娃的成绩考的一般,基本上都约等于B的水平,她个人表现得倒无所谓,甚至...

谁赢了帮谁

Ning

在网上经常能看到两类文章,一种是情绪的宣泄,那个就不说了,基本上随便找一个小学生都能把那些意思完整表达出来。另外一种,高级一点,标题一般都加个“深度好文”,点进去一看,中心意思就是:xx没有对错,只有利益。然后就是算账,这事谁亏了多少钱,谁赚了多少钱。

卡车司机的道德困境

Ning

最近有个新闻很热闹,就是加拿大的卡车司机抗议的事情。缘由是小土豆弄了个规定,没有接种过疫苗的司机不准开车从美国入境加拿大。这下把司机们惹毛了,他们举行罢工并且堵住了城市的交通——开着卡车就住在路上了。据说由于交通堵塞每天造成的损失有几千万美元,而另外一方面很多市民给这些司机捐款,也已经捐了上千万美金了。

聊聊电影《不要抬头》

Ning

昨天看了一部电影《不要抬头》,我对这部电影的编导水平,用句老话讲,景仰之情,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这应该是我这一年看到的最精彩的一部电影。这是部真实的荒诞片,信息密度非常大。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写。写太多这篇文章估计就发不出来了,所以就写几点。

读历史时,我们在读什么?

Ning

少年时,我有很多次坐火车的经历,这些经历大多都不是太好。最惨的是春运,车厢里会拥挤不堪,没有一片空着的地方。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冬天坐在窗边的人不会打开窗子。到了晚上,浑浊的空气夹杂着各种体味、汗味和一些不知名的气味,雾气氤氲缓缓升起,碰到冰冷的车顶结成水珠,又一颗一颗滴落下来。

世界是虚拟的吗

Ning

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说到一些著名的物理学家提出的 “延迟选择实验”。简单来说,我们知道光有波粒二相性,既有波的属性也有粒子的属性。延迟选择实验发现,当观测的时候,光具有粒子属性,当关闭观测设备后,光就有波的属性。从微观角度讲,这证实:观察者的介入,让不确定的量子状态固定成一个稳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