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小姐
歐小姐

記錄生活日常,反省時有處安放。

《拆彈專家2》觀後感

「救人,不是用自己的命去拼的。」

記得去年在我心情不好時,前任邀我看《拆彈專家2》,我一臉茫然,覺得我現在怎麼會有心情看這電影。時至今日,分手將近一年了。我大概可以用「他試圖要轉移我注意力」的方式而邀請我去看動作片吧?

好,以上是無病呻吟。

看第一集《拆彈專家》是在電視上,還記得是全家人一起看,也忘了有誰,總之不是一個人
不曉得是對「警察」這職業特別有憧憬呢?還是對於「正義」的議題特別有感,總之如果不是全家人都在場,我大概就不用忍著眼淚把他看完了。

後來有幾次自己看的經驗,每次播到隧道裡的警察被綁著炸藥走出來的橋段,我都會秒哭
:「我是警察」
:「我有我的責任」
:「遠離人群」
:「不要靠近車輛」
:「站在原地這樣的傷亡是最少的」


到目前我還沒確切知道哭的原因是什麼?
一部分覺得菜鳥警察很可憐,還要喊出這些話更淒涼
一部分覺得德華對於束手無策的炸彈,要多堅毅才能讓菜鳥站在原地不動
一部分覺得有時候生命就是這麼意外,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個先到
一部分覺得學會止損學會放棄,才能幫助更多人,可是今天綁著炸藥的若是愛人呢?

最虐我的這段,讓我對於《拆彈專家2》也有所期待。

香港的警匪片一直以來都不讓人失望,至少滿對我口味的。
《拆彈專家2》描述的是潘乘風(劉德華 飾) 因為拆彈過程不慎引爆炸彈導致左腳小腿以下沒了,雖然積極復健也訓練體能至警隊合格標準,仍然無法回復原職務,僅被分配到文職,讓一心一意專注於拆彈的德華,由愛轉恨的成為恐怖份子想要摧毀警隊制度。

其中因為阿風的失憶,讓龐玲(阿風的前女友)借用心理治療的方式,試圖扭轉阿風的記憶,並從恐怖份子轉為臥底身份協助警察辦案,以將功贖罪的方式來免除終身監禁的可能,同時藉機證明自己能勝任外勤警察的職責。

印象比較深刻的地方是龐玲和阿風的對手戲
龐玲對失去記憶的阿風說:「你信我,你就是警察; 不信我,你就是恐怖份子」(語意相近)
這種一體兩面的題材,都會讓我覺得特別感興趣
明明都是為了「維持平衡」,用了不同的方式便產生了不同情況,也造就不同的身份
阿風是為了替「自己的不公」而走向復仇
警隊是為了替「市民的不公」而迎戰惡勢力
兩者代表的都是社會上努力爭取特定目標的人,卻反目成仇。

所以一直以來,待解決的並不是恐怖份子或惡勢力,而是「不公」。
但對於「不公」的無能為力,其實也只是加深了對於現實的沮喪,
還好在電影裡,仍舊以英雄毀滅式的方式拯救的一個城市,讓我過過現實感受不到的乾癮。

有時候都覺得我腦部發育是不是還沒完全,對於某些電影的內容還是無法分出真實與否
看得太認真,在真的生活中反而充滿苦澀
但也會帶著疑惑,還是真實社會並不像大腦框架的一樣,所以才沒辦法如電影般呈現
當然我指的絕對不是向阿風這種捨一人救一座城的「夢境」。

總之,對於我來說《拆彈專家2》比起《拆彈專家》還是差了一些些
《拆彈專家》多了無可奈何的意味,像極了某些時刻的人生
《拆彈專家2》則是奮不顧身,勇往直前的精神(對我來說已經過了,會情緒澎湃的時光)

「救人,不是用自己的命去拼的,但是我們做拆彈的,哪次不是拿命拼呢。」
點出了《拆彈專家2》,拿命拼的難能可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