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bra非馬

來自大陸的海漂,熱愛生活,嚮往自由

Omicron疫情襲來,美國怎麽樣了?

前幾天有國內的朋友,問我美國的情況:美國疫情很嚴重啊,外面會不會很亂?

對於疫情的擔憂是不可避免的。Omicron的傳染性確實更強——華人家庭一般都比較小心,打疫苗也積極,但我認識的華人朋友這一次也有感染上的。雖然他們的癥狀並不嚴重,在家隔離一兩周都自愈了,但可能產生的各種後遺癥也挺嚇人。而我們家還有不到打疫苗年齡的小朋友,他們既不自覺戴口罩洗手,又最愛出去玩。

但除了個人的擔憂以外,社會上倒沒有怎麽亂。沒有搶購口罩、消毒液、廁紙和食物的現象,去醫院看病也很方便,也沒有聽到動亂、治安問題之類的新聞。昨天我去了附近的商場(美國的二線城市),雖然不能說是人山人海,倒也十分熱鬧,讓人感受到了疫情之前的那種祥和。回想2020年夏天的時候,這裏的奢侈品店被不同程度地打砸搶,整個商場也處於關門歇業狀態。而離這裏不到20公裏的地方,「黑名貴」運動占領了幾個街區,成立了無政府自治區。

美國某二線城市的商場

疫情持續得太久,對統計數字也些麻木了。這次朋友提起,我才去查了一下美國的新增病例。對比之前,這一次的新增數字的確高得驚人,朋友的關心也不無道理啊。圖中第一個小波峰的時間點,2020年7月,佛洛伊德事件剛發生不久,「黑名貴」運動高漲,在美國各州遍地開花,引發了很多治安問題;第二個大的波峰,在2021年1月份,發生了令人震驚的沖擊國會山事件。而現在的數字,是那兩次加起來再乘以三,為何卻風平浪靜呢?

美國新冠新增病例

看來,社會動蕩和新增病例數並非直接關聯。亂與治的分水嶺,應該是在2021年上半年;像之後8月份Delta變種爆發的那個波峰,就沒有引起什麽社會問題。而2021年上半年,正值疫苗陸續上市,隨著接種比例增加,政府也放松了防疫政策:各種商場、體育館、娛樂場所都重開了,餐館可以堂吃了,國境重開、長途旅行也變得容易了。所以,社會動蕩更可能是因為封禁,而非感染數字。正如我所了解的,疫情以來的各種抗議,大體都是反對政府措施過嚴,而鮮見抗議防疫不力的。

那麽,美國人是把自由擺在比生命更高的位置嗎?理性地想一下,其實美國人也沒有那麽崇高的理念。疫情初期,每天最高有30萬新增,看著很多,但對於3億人口的美國,感染率只有千分之一;對於其他千分之999,影響幾乎是零。但政府出臺的封禁政策,卻是直接覆蓋了絕大部分人。例如強製商場和大型娛樂場所停業,大量收入不高、沒有儲蓄的工作人員,就面臨失業,直接危及到了他們的生計。馬上吃不上飯和千分之一染病的風險比較,他們自然選擇抗議封禁,這也符合正常人的思維邏輯。

當然,在疫情初期,我同意這些嚴格的政策是不可避免的。病毒傳染性強、死亡率高,既沒有疫苗或者其他好的預防措施,對病毒的屬性、治療又沒有經驗。如果任由感染面擴大,很容易造成醫療系統的崩潰,那麽疫情就真的失控了。因此,最好的辦法還是中國的模式,強製封禁以切斷傳染途徑。美國其實也采用了,但只作為一種過渡性政策。在疫苗普及,醫療系統的應對能力加強,政策也及時放寬了,開始「與病毒共存」:在不造成醫療系統風險的情況下,盡可能提早重啟經濟、恢復正常的生活。像這一波Omicron變種,雖然每日有100多萬的新增病例,但住院、重癥和死亡人數並沒有明顯增加,政府因此也沒有封禁,居民得以維持正常的生活,社會當然也就穩定了。

中國的抗疫政策,其實也產生了類似的反彈。在疫情初期,鐵腕政策封城封省,在武漢、湖北也產生一些不和諧的聲音。但也因為行動迅速和徹底,疫情很快控製住了,中國大部分民眾可以在無疫情狀況下,等待疫苗的研發,這個成功也掩蓋了當時的痛。但中共大肆宣傳「抗疫的偉大勝利」,把病毒清零上升到政治高度,就在畫地為牢了。到現在,中國疫苗接種率不低,零星的病例其實不足以構成威脅,但各地還是只能封禁、清零,而且政策有越來越嚴的趨勢。勞民傷財,政府的維穩成本也增加了,為的只是圓一個政治口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