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 articlesIn total 1642 words

回來

劉弘毅

香氣出現在記憶的資料夾時,我懷疑它是否曾經存在。幾天以前仍是香水,然後寓意化為腐朽。有時是否也忘了,那也是夏天的原汁原味。夏光煌爍,在光暈裡飛蠅亂舞。每個項上人頭都仰望,只有我還在尋找相機的程式,然後天光用整個天堂的重量灑下,身為地基他無以幸福。

依舊特麗沙

劉弘毅

親愛的世界,至今世上的人們仍在呼喊特麗沙的名。關於特麗沙的本質,了解的人其實甚少。有人擁護特麗沙,也有人唾棄之,共同點是他們都以為自己需求著特麗沙,殊不知事實恰恰相反。毒癮都是這樣的,起初是對於快樂、幸福的需求,然後深陷,然後無法不需求。以愛為名出發的人事物究竟到了哪裡?

未命名

劉弘毅

對討厭的人伸來的鏡頭燦爛的微笑

未命名

劉弘毅

總是有理由的。總是會找到理由。房間的燈又點起,隨來的是視線離開的天花板。睡眠又在夜裡拋錨。以一種詭異的方式,像是縮缸,又在恍惚著起來檢視時突然發動,無人的船駛遠了,於是在洋裡開始漂流,後來發現載浮載沉的不是船,是一地佐過露水的枯葉。真是見鬼了。

夏季 油膩 地獄

劉弘毅

地獄一直離我很近, 靈異電影的電梯掛在不存在的樓層,鏈條等待斷裂。長角的落入了蓮花池, 油鍋在另一個維度, 我在炸煮間觀看。落在了蓮花池,季節性的。荷葉是清爽的,為了油膩的襯托。祂們在池畔歡烤,於是浮油出現在池中。我在你的維度。你尚不是待炸的孤魂,我也離鍋不至千里。

慈悲的千手千眼

劉弘毅

阿嬤緩緩掛上那張佈滿皺紋般龜裂的畫像。側面看去,分不清金白的光輝自陽台的落地窗散射,使她的上半身並手與首,都消失在其中。反到是光芒的末端,依稀看得到那如舞的六手,還有看不清的笑容。「觀音是無所不在的,慈悲是無窮無盡的。」 光與半影中,聲音堅定地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