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8 articlesIn total 99370 words

when i'm away from you

認真的熊

疲憊是一個心情。大腦永遠在用他的方式保護我們,幫我們生存下去。什麼事都還沒做,想想就覺得好累,也許因為大腦覺得「這項工程太大了,遙遙無期,努力也沒有用,幹嘛把寶貴的熱量消耗在無用的事情上。」這也適用於完美主義者的拖延:如果目標是完美,那這個目標永遠都達不到,所以就不做啊,我們發「好累」的信號給他吧。

somewhere else

認真的熊

去教堂參加了紀念死者的活動。照護機構近幾個月去世的所有人,名字被一個個緩緩地唸出來,大家為他們點起蠟燭,牧師為他們祈禱,唱詩班為他們歌唱。那歌聲真美。歌詞我捉不住。朋友的女友在合唱團有類似的節目,不久前朋友才和我吐槽那些歌詞,說基本上類似於「我現在好痛苦,不過很快就可以去美好的天堂了,但現在還是好糟喔」,到底。

第八學期|沼澤

認真的熊

不知道,這次遲一點才來寫。越到advanced的課程,越多更現代的理論、和對經典理論的批判。「那些都是中年白人男性發明的唉,所以應當丟棄」,他們說。「心理學全都建立在對西方大學生的研究上,他們富裕、教育程度高、屬於精英階級,完全無法代表大眾。

騎車一年

認真的熊

一年過得太快。一年來,前後爆胎兩次,燈壞一次,追尾撞慘一次。去過三次車店維修,其餘自己看著YouTube來修,拆過前後輪、前後變速器、碟煞來令片、鏈條。平均每兩個月清洗三次,洗車是修身養性的趣味活動。只要沒下雨,出門就想騎車,哪怕很遠。單車載我去了市郊的各個森林湖泊,載我通勤,載我去30km之外的好友家。

1

that's her destiny

認真的熊

今年最後十週,計畫每週讀一本書。第一本讀完的是H.G. Wells的The Time Machine(時光機器)。科幻大師,寫於1895,開創時間旅行題材⋯ 讀到這些關鍵字,還以為是比較硬的科幻,期待作者解釋悖論的部分。結果不是,原來是社會批評和反烏托邦。

關於臨終的工作筆記

認真的熊

首先,每個人的死亡之路都是獨特的,這裡講的未必適用於所有人,僅供參考。好比說,有的人會很難接受「失去健康的身體」這件事,需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來適應「被他人照顧」,而有的人則相對輕鬆面對。臨終照護最重要的,是對臨終者耐心,給他們時間,讓他們走自己的死亡之路。

4

結論是做自己

認真的熊

中秋和路過柏林的漢堡人吃了飯,是真真可愛的人,好捨不得,為什麼不在同一個城市。分別後差不多每天都發訊息給對方,「希望你也在這裡。」我清楚所有關係早晚都會結束,但舒適快樂的關係,總貪心地希望它更久一點。週日為朋友餞行。朋友的先生苦苦找了很久工作,終於在外地小鎮找到一份,於是帶朋友一...

1

八英里

認真的熊

中秋夜跑了八英里,到最後腳趾痛。老毛病我知道,每次走超過15km差不多就會開始,跑步跑多久開始痛則看運氣。好像就某根腳趾長太長、會磨到,多年跑過來,看那個趾甲也已變形。我會穿分趾襪,但仍舊會痛,不知道還有什麼好辦法。第一次看8 Mile電影,是在同學的ipod上,那不到巴掌大的小螢幕。

月夜

認真的熊

滿月夜去跑了步,九月第一次,先前病號不知不覺竟躺了這麼多天。耳機裡是nike run club的爬坡練習,有人在耳邊喊加油加油加油也真的會跑快一點。很喜歡他們的語音陪跑。一直以來跑步都得聽點什麼,音樂、podcast、有聲書。朋友跑步不帶手機,他也沒有智能手錶,只會在家看地圖粗略估算距離,我覺得很佩服。

無常 錯事 理想情緒狀態

認真的熊

猶豫了一下還是來寫,流水帳也寫。清早其實就辦了件大事:開始銷毀近七年來的日記。回憶這種東西,可以用來懷舊取暖,可以用來吸取教訓,有個紀錄是不錯的事。但我總不想日記給別人看到,一直有「想從世界上抹去我的痕跡」的願望。很多年來也都想著該怎麼處理那一本本寫滿字畫滿畫貼滿門票啊等等剪貼之類的筆記本,今天突然有了行動力。

關於死亡的摘錄

認真的熊

當我們回顧古老的文化,會發現死亡素來被人憎惡。最好的解釋也許是:在我們的無意識中,涉及自身的死亡永遠是不可能的。簡單的說,就是在我們的無意識中,我們只可能被殺死,而無法想象自然老死。因此死亡本身總是和糟糕的行為、可怕的事故、原本就該遭受懲罰和報應的什麼東西相聯繫。

總要有個出口

認真的熊

走著走著突然看到噴泉,停下來望了很久。很久沒看到噴泉了,完全想不起來上次看到噴泉是什麼時候。最近好像進入一個充滿「匱乏」的心態,看到晴天街區需要給草坪澆很多水,都忍不住想這樣浪費嗎,不是說地球那邊有許多人連潔淨飲用水都沒有。噴泉的水即便循環利用,水泵開一整天也要消耗不少電力。

Methods of Self-Analysis

認真的熊

The Art of Being by Erich Fromm(Another approach is to) let one’s thoughts and feelings be centered around the goals of living, such as over...

最近

認真的熊

一直頭痛。稍微去跑步或騎車,吹到風曬到太陽,後果就是之後三天痛苦的臥病在床。有時出門前已經預感之後會頭痛,又不知那是否值得。下個月還要跑馬,覺得自己做不到。做不到也沒關係倒是,又不是什麼任務,參賽就是為了開心,不是為了和身體過不去。醫師問了症狀說覺得我是偏頭痛和壓力性頭痛的混合。

好的消息

認真的熊

37度高溫這天,我去醫院看病。德國夏季高溫是近些年才愈演愈烈的現象,曾經只是在20多度,所以大部分地方沒有冷氣,醫院也沒有。戴好口罩,自動門一開一合,進入候診室。門口最顯眼的是一大瓶消毒水,和「請立即消毒雙手!」的告示。我豎起耳朵捕捉前方病人和工作人員的對話。

第七學期|出口

認真的熊

僕は逃げるのに必死だったけど ハリカちゃんは違いました 我拼命想要逃離 ハリカ妳卻不是之前神經科學的作業得到了老師整個職涯中給出的最高成績。因為是匿名提交,老師專門查了學號,聯絡到我,把這件事告訴我,並且希望我給後來的同學錄一段課程。錄好上傳後也得到了很積極的評價。

富有了之後會想幹嘛呢

認真的熊

我的白日夢通常不是要有錢,而是想擁有這樣那樣的能力,還不用花時間練習——也就是不勞而獲。我想掌握德語日語西語,想把小提琴演奏得像Hilary Hahn那樣,想成為滑板高手,想做認得全部動物植物的守林人。不過既然皮皮出的題目是如果有錢會想做什麼,我先把其他幻想收一收。

第六學期|冰屋

認真的熊

好累,又不想睡,所以來寫寫看。神經科學好難。難的是什麼?不是腦解剖的無數詞彙,不是海量文獻,不是我看不懂的機器學習數據處理。本以為神經科學是一門關於實際治療的科目,結果目前了解到的科學研究就好像花一年時間確認雪靴的鞋帶是不是可以這樣綁,而登雪山(造出藥物或設計出治療手段)還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

歌劇演員

認真的熊

蒂姆是四個孩子的父親,自由職業的歌劇演員,虔誠的基督教徒。雖然他已經定居德國二十多年,但三句話不離自己威爾斯人的驕傲。我們聊天英德文混雜。說起學新語言的不易,他說,「英文對我來說也是外語欸,我的母語明明是威爾斯語!不要以為『英國人』就必須講英語。

1

The price of shame | Monica Lewinsky

認真的熊

陸文斯基 Monica Lewinsky曾以1995-1996年與美國總統柯林頓的「不正當關係」而出名。她被公開羞辱、嘲諷、謾罵,成為流行文化名人,照片被反覆放上新聞頭條,私人對話被錄音、被公佈在網路。在The price of shame中,她描述了自己那段時間的痛苦和絕望,並...

1

快樂是良藥嗎|Psychoneuroimmunology

認真的熊

心理神經免疫學Psychoneuroimmunology又稱心理內分泌神經免疫學Psychoendoneuroimmunology,顧名思義就是結合心理學、神經科學和免疫學的交叉學科。它研究身體和心理狀態的相互影響。這不是什麼新鮮課題。自古以來人們就在探索身心之間的聯繫。

十隻貓中有八隻都

認真的熊

最近看很多8 Out of 10 Cats Does Countdown,是2005年開播,至今已經有22季的英國娛樂節目。喜歡前常駐嘉賓Sean Lock,覺得他安靜又風趣,不是那種特別鬧的搞笑藝人。他去年去世了。有時候看已故的人在螢幕上開心說笑,感覺是很荒謬的畫面⋯⋯當你的作...

1

臨終諮商工作的面試問題

認真的熊

今天整理了之前的筆記,翻譯過來發在這邊。您是從什麼渠道聽說我們的機構?為什麼選擇來這裡工作?您是否有相關工作經驗?您都會哪些語言?從個人經歷角度來講,你為何想要做臨終諮商?您有團體工作經驗嗎?例如自助團體、團體心理治療請從能力,經歷,以及專業知識這三個角度解釋你為什麼適合這份工作您是否經歷過系統的心理諮商培訓?

1

第五學期|隧道

認真的熊

Unsplash / Samuel Sng隧道的意思就是雖然漫長黑暗嚇人,但最終還是重見天日。想到Turtles All the Way Down小說中的地下隧道。看小說時腦中都會有畫面,而不同讀者會看到不同的景象,多麼神奇。情節已經記不太清。

1

丟失的戒指

認真的熊

之前總是把戒指戴在無名指上,會被人當作已婚。偶爾想起來也會摘下給朋友看。是莫比烏斯帶從中間切割開的設計,一個完整的圓環,可以拆出兩個套住的圓環,很厲害。我拿給他們看,順便解釋,這是我奶奶的遺物,「好好看喔」,大家發出讚嘆的聲音。戴無名指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覺得是最舒適最不礙事的位置。

3

家庭的模樣

認真的熊

被德國朋友邀請去他們家過聖誕。朋友是男生,家裡的老大,下面有五個妹妹,這樣很多孩子的大家庭在這邊好像還滿少見。朋友父母在小妹出生不久後就離婚,那是十幾年前的事。父親有再婚,母親則是一直沒有另找伴侶,獨自在家照顧孩子們。現在家裡只剩下母親和在讀中學的小妹,其他孩子都已成人,搬出去住...

1

淚中帶笑|讀Trevor Noah的自傳 Born a Crime

認真的熊

聽完了有聲書Born a Crime,Trevor Noah朗讀他自己的自傳。他好幽默!真的很喜歡這本。Trevor從小生活在種族隔離的南非。「南非種族隔離(南非語:Apartheid),為1948年至1994年間南非在國民黨執政時實行的一種種族隔離制度,當時佔大多數的黑人,其包...

1

2021,陪伴 matters

認真的熊

寫下一件今年發生的,你想永久紀錄下來的事情。今年成功申請成為了臨終照護機構的諮商志工。很早就對這方面感興趣,還記得在2015年,和前室友聊到未來想要嘗試的工作,我就在講臨終照護,嚇了她一跳,她說她自己無法接受這樣沈重的話題,我說是喔,我想我可以。

3

雪地狗狗 森林寶藏

認真的熊

週末朋友開車,載我還有大狗狗先生一起去郊外的森林野餐、散步。今冬第一場大雪,厚厚地舖在地面,踩下去發出咯吱咯吱令人愉快的聲音。鳥、狐狸、鹿⋯⋯各種大小動物在雪地留下腳印,狼狗快樂地抽動鼻子,跟隨氣味的路徑,逕自深入森林,喊都喊不回來。野餐的地點在湖邊。

1

沮喪小旋鈕|異鄉人的身分認同

認真的熊

今天朋友與我分享一句話: Frustration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expectation of what should happen and the perception of what had happe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