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魚

@baijieru2016

在台北做一份道地北京炸醬麵

第一次在台北做炸醬麵的時候,不知台北甜麵醬、黃豆醬的風味邏輯和北京截然不同,興沖沖買了漂亮的五花肉,三星蔥和洋蔥現炸油,慢慢把肉丁煎炒到有彈性但不堅硬,把醬料混合在油中「澥」(將濃稠醬料稀釋)開。香味一出來,我就覺得不太對,等到我把刀削麵煮到合適,醬料攪拌均勻吃下第一口,哇的一下哭了出來。這炸醬裡為什麼會有一個梅子和味醂的味道?我真的「吃哭了」,那一刻才意識自己很想家。

七日書 |第二日 沙塵暴、棗林前街、小紅樓

有時候我會忘記,我也是有童年有秘密的,即使在高負荷的學業操練下,我仍然挖掘著我自己,給自己角落

七日書|第一日 艋舺

龍山寺,廣州街,梧州街,華西街,三水街,我一個北京女孩兒,就這樣在台北萬華住了三年,這裡有我熟悉的市井,混雜的族群,和具備肉身的遊魂們,也有我的一日三餐,我接收到的善意、好奇和試探。

在滂沱大雨中告別了對異性戀最後的幻想

誰能想到去看在台北荒郊野外的山上看萬青 碰到自己喜歡了一兩年的人 雖然沒見過面,但是我知道是他,我知道他的聲音,知道他和朋友告別時候溫柔的樣子,甚至知道他應該是要開那麼一輛有點舊有點硬漢的車 我就在新店山上的大雨滂沱里哭 我好像知道他是我,即將要告別的人生階段里,愛上的最後一個人...

文化圈的男性兄弟會,和他們是怎麽圍獵年輕女性的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中國著名編劇史航性騷擾了幾十個年輕女性被告的事情,他昨天夜裡曬出一些和受害者對話的截圖,截圖裡兩個人仿佛柔情蜜意。以此來反駁自己被指控性騷擾 淩晨看到女生回應「是否有情感關系」,看到她寫被騷擾,被圍觀,被群體注視和陷進圈套,又逐漸自我洗腦和同情加害者,是非常熟悉的「房思琪」劇情。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