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魚
白魚

專欄作者,人類學,創作歌手,爵士歌手 2024/05/25,會在女巫店辦第一場個人全創作專場。期待未知的遭逢。

文化圈的男性兄弟會,和他們是怎麽圍獵年輕女性的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中國著名編劇史航性騷擾了幾十個年輕女性被告的事情,他昨天夜裡曬出一些和受害者對話的截圖,截圖裡兩個人仿佛柔情蜜意。以此來反駁自己被指控性騷擾

淩晨看到女生回應「是否有情感關系」,看到她寫被騷擾,被圍觀,被群體注視和陷進圈套,又逐漸自我洗腦和同情加害者,是非常熟悉的「房思琪」劇情。

受害者潛意識寧願讓自己相信這是愛情,還比較好承受

後來,我看到站出來的女孩說勇敢地說,她不怕蕩婦羞辱

也看到她說自己虛榮和愚蠢,為了站在比自己更高的世界,忍受了最初的騷擾

看到這裡太心疼了

孤獨,想要被當做特別的人,懷才不遇,想去更大的世界,想學習更多的文化,怎麼能是被性騷擾的原因!

絕對不是女孩的虛榮和愚蠢造成了被騷擾的局面

而是因為文化圈的資源本身就集中在男性手上

是一個密不透風擠不進去的空間,很多女性是從崇拜,學習知識的角度接近這些男性的

在巨大的權力不平等完成的自卑之下

被「寵幸」「關注」「特別對待」再被「丟棄」

這是父權制兄弟會寫好的劇本,是一次次貶低企圖沖破權力中心結構的人

覺得是時候再講一次,文化圈的男性兄弟會,和他們是怎麽圍獵小女孩的。

長期以來人們對這些男文人是非常崇拜的。

男性的文藝工作者,文藝圈子的常作客,所謂文化名流等等,他們的權力到底是怎麽聚攏的呢

一個是因為,藝術和知識本來就被男性壟斷,無論是,生死性愛,存在與虛無,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如此種種,氛圍,討論,話題,文本,都是以男性作為中心的

因此男性對男性作品的闡釋,變成了評論人。男性用男性中心的歷史做科普,變成了文化說書者。男性講述去掉女性經歷的後現代,就變成了理論家

男詩人配男畫家,男作家配男評論人,相互增長彼此的勢力,吹噓影響

(還有一部分如果大家有看《如何抑制女性寫作》,比較好理解,一部分是女性的思想和作品被貶低,一部分是女性的生命經驗被當做無法登大雅之堂的東西,還有一部分是男作家冒名頂替自己的妻子)

文化圈兄弟會組局,彼此吹捧,帶來一些崇拜,尊重,付出關注力給他們的女性,作陪

年輕女性喜好文藝,閱讀作品,嘗試創作,就一定會在攀登文藝樓層的時候,遇到每個檢票口的這種男文人

這個檢票口就是,準入藝術文化的劇院的檢票口

你進去了,才能過得那些神秘的氛圍,知識,生活方式,腔調,想象力,理解

兄弟會造就一個假象,讓你覺得,才華是靠「關系」傳播的,甚至是靠「身體」傳播的

仿佛你只有幾條路

完成「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那樣的獻祭,從此人生詩學里,有這個故事

變成專屬於某個男性創作者的繆斯,在他身邊偷學一點

或者,「幸運」地成為某個老大哥的新太太/或者是情人

這是他們從整個文化圈生態的各個角度建立的楚門的世界

這是一個系統性的PUA

就是你想了解這個文藝的世界,你必須用他們的方法,學他們的思想,成為他們的精神繁殖產物。聽從他們的男言之癮。付出「愛情」作為整體的情緒勞動,去換取一點點可能出頭的機會

這和所謂的「潛規則」是不一樣的

因為「以愛之名」「以崇拜作為手段」

那個階段的年輕女性,是真心覺得自己可以從這些男文人身上學到一些事情的。無論是品味,還是視野。

然後他們在文化圈檢票口,跟你談風月,談人生,付出了聆聽的女生,成為了他們圈子的座上客。隨時可能被他們圍獵。

這些男文人唯一通貨膨脹的性魅力就是玩弄這點子概念和語言。他們覺得被女性崇拜,就意味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

這絕對不是女性的問題。這就是性騷擾。

但是,男文人,這整個行為其實就是黃牛票。

我們必須全方位的避免哄擡豬價。重新整塑市場的辦法,就是破除崇拜。

因為你完全可以不透過這些人,去用自己的智識和理解去接觸作品,批判,思考,和創作。

現在的女孩在後米兔時代,真的幸福多了,有很多女性的創作社群可以集結,可以聽女性的優秀中文podcast,可以參加女性創作者的工作坊,可以姐妹同心,不在兄弟會的淫威下「雌競」

但是案發時間,當年(大概5-10年前)的社會環境,創作,才華,文化——這種帶有神秘的/權威的知識,帶有圈層隱蔽的傲慢,還有自己很強的市場

我們也必須反思,我們的知識和文化體系里,其實有很多等級制度,建立了非常多細分領域的權力不平等,這才有了,更多的權勢性騷擾。

這些權勢性騷擾是非典型的,是摻雜著愛情的,連受害者可能也會一時間覺得風花雪月好不浪漫,並且被編織進一種BE美學里去了

這是一層新的物化,是你們的關系也被物化了,你從頭到尾得不到任何「確認」,但是你的感情和肉體完全被利用和吸血了,你「反抗」的權力早就被收走

因為你一旦「較真」了,就不美了

關系不美了,彼此微妙的愛不美了,你不美了

而美,往往是暴力的

你不吞下被圍獵的苦

你不甘於做一個知進退的崇拜者

你就是「不美的」

你不美,你就成不了文化圈的座上客

這個「美」的要求,就是無辜犧牲,甚至就是沈淪

不要小看兄弟會的惡毒,他們很多人就是想毀掉一個懵懂的女孩,才覺得自己是一個男人

方法只有一個,我們女的,另開一桌!

我們要彼此扶持,彼此選擇,彼此合作!

另外,對至今仍然堅持做風流才子的各位說一句

遷客騷人的騷,不是性騷擾騷好嗎。

男文人很喜歡用直抒胸臆的好色,來給自己建立一個貌似清爽的人設,但是,不厭女的人,是不會時時刻刻物化女性的

比較欣慰的是,從這幾年,網絡輿論的改變,以及對顧影自憐的各種油膩男明星,藝人,作家,的批評聲里,能看到,女性已經對中年男的說教沒有任何耐心了

希望大家,由衷的,閉上耳朵。

要讓他們真的在現實里,也再也無法聚攏權力

如果從自己做,就是,讓每一個創作領域,都有優秀,值得信任的女性前輩,保持環境的清潔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