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li

我想用我的文字感動未來的我,以及當下閱讀著的你。

不眷戀、不干涉,但保持關心。

「決定存在感的從來不是社交能力,而是內在行為。」 — 《隨時說再見,隨時再相見》

自小我應該可以算是獨立,目前也還算享受孤單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家父在我年幼時就過世,家母又要奔波於工作與家庭兩者之間。
我哥又跟我差了四歲,下課時間經常是錯開的,我就常常得要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
我小時候真的是電視兒童跟電腦兒童,因為我媽不在家,所以我就盡情地看電視玩電腦,再加上我小五就有自己的電腦,就真的是瘋狂玩。
瘋狂的後遺症就是長大之後就不大玩電腦也不大看電視了。(笑)

大概是因為這樣吧,就是從小就擁有了大量自己跟自己相處的時間。
也渾然天成的有著巨蟹天生的保護機制,比起跟別人相處我好像更容易跟自己相處。
我高中就很熱愛自己去逛街,大學有了機車之後就很愛自己一人跨縣市兜風甚或是跑山。

但是,再怎麼熱愛跟自己過生活,
難免還是會有需要別人陪伴、需要別人的祝福與喝采的時候。


我是一個不太過節日的人,情人節、聖誕節各種主流的節日我都不太過的。
但是我唯一在乎的就是 — 生日!
不用送禮,沒有卡片都沒關係,
只要記得在我生日那一天傳個訊息祝福我,我就很滿足了。
因為這會讓我覺得:在你的人生裡,我還佔有一席之地。

但今年只跟了一個朋友吃了生日餐,也收到了禮物。
沒有收到圈圈內其他朋友任何一封祝賀的訊息。
因為我騙不了自己的感受所以真的是超級受傷,還獨自默默地在夜裡啜泣。
而讓我當頭棒喝的一句話還就這樣出現了。

「你現在的生活也許不是你想要的,但絕對是你自找的。」

我赫然審視我自己,這些年來我把朋友做的很糟糕嗎?
在我只記得要過好我自己的生活的時候,我有記得也要關注朋友嗎?
可是若是真要好的朋友,我想不用常常聯絡都還是能夠了解彼此吧?
可是若是真要好的朋友,會不曉得這些年來我多在乎生日嗎?

最後我在某天發現我突然開始很在乎"被我愛的人關注著"這件事。
可我之前明明就不那麼在乎阿?
難道是因為我現在很缺愛嗎?
我好像突然開始很需要被朋友關注?!

我就覺得不行,我這樣真的不對,
我的"幸福"開始要藉由他人的關注來創造,
我好像要重新掌握我幸福的主導權才對!
於是從七月開始著手計劃至少十件自己非常想完成的事情。


這是在上周末,終於是提起了興致,獨自騎去了彰化一趟。
還無意間為自己開闢了一條新路騎回台中,回到家之後真的是無比痛快。


其實之前我的朋友們也不常與我主動聯絡,
我一直以來都明瞭並且也歸咎於我自己,有時候真的很懶得打那些訊息。

一方面是我比較老派,比起打訊息,我更偏愛面對面聊天或是講電話。
另一方面是我可能要回的時候就錯過了那個情緒,導致我就乾脆已讀。

最近這喪志的情緒,
不免讓我會想起高中的時候我還曾很氣憤又很委屈地對著某個朋友說著:
「為什麼你從來都沒有主動找過我談心?為什麼都是我去找你聊天?
那是不是哪天我不找你了,你也就忘記我了?」

突然的,我現在又陷入了這個早已被我遺忘已久的低落裡......

明明我都知道,最舒服的關係就是「不眷戀、不干涉,但保持關心。」
我卻因為我的朋友們沒有記得我最重要的日子而感到垂頭喪氣。

其實也沒有失去些什麼,
明明就是關心的程度不同,在乎的方式不同。
明明就在我脆弱的時候,一封訊息捎過去也還是會有答覆。

只是就是這些小小的情緒,是不會被體會到的,
又或許他們也有著他們不為人知的情緒是我也體會不了的。
能夠深刻體會大概也就只有自己吧……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看待世事的價值觀。

而在乎"被記得生日"這件事情,也不過就是我的價值觀罷了。
如果我非得要把每個朋友都告知一遍,
那也不過就是強壓了我的價值觀在他們身上,而成了他們的枷鎖。

有枷鎖的情誼,不論是親情、友情甚或是愛情,
大概會變成一種情緒勒索吧。


好好過生活,好好做自己。

「顧自己的人才會幸福,把自己照顧好的人,才有能力給他人幸福。」

願我在月底的時候可以走出這個陰霾。
願看過我文章的你,也能走出自己的陰霾。

This is for myself’s love letter.

If you read mine, I’ll recommend you can do the same thing with yourself.

And today still thank for the wonderful m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