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30263 words

疫情教會生態轉變:再思5G世代牧養

bensoncf

這星期好幾次的「零確診」實在令人鼓舞,但願上帝憐憫全地,也憐憫疫情仍然嚴峻的其他國家。相信教會隨着限聚令結束,便逐步恢復實體聚會,歷時多月的全城抗疫就成為歷史,香港人亦如常昔日生活。然而,我認為教會群體應該沉澱反思一下疫情帶來的信仰生態影響,否則我們浪費了上帝容讓我們經歷的寶貴體驗,未能讓教會在變萬時代中回應。

縱苦無因。惟神有愛(苦難神學初探)

bensoncf

苦難,在無神主義的世界中,被視為偶然的機率,受苦者無尤無怨;苦難,在創造主護理的世界中,被視為善意的默許,受苦者對全能者無言以對。不論信或不信,經歷苦難的人,若非灰心失意離開神,就是在苦難中滿心經歷神的恩典,究竟苦難的存在如何幫助我們去認識上帝?

五個牧養堅持

bensoncf

牧養是「參與使命」牧養是基於上主自己的使命(missio Dei),牧者(或一切事奉者)都是「參與者」(participant)的角色。上主讓祂呼召的人參與祂在世界的使命中,使命是祂的,事工是祂的,「羊」是祂的,「教會」(ἐκκλησία)是祂的,這一切都不是牧者的。

嬰兒的靈魂轉化邏輯

bensoncf

Loder, E. James. The Logic of the Spirit: Human Development in Theological Perspective.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1998.大標題 Part ...

實習院牧扎記(寫於2014年)

bensoncf

再思「對話」心靈關顧者與病者經常進行「對話」,何謂一個成功的「對話」?若關顧者只純粹聆聽,可能簡中有點頭表示或一兩句回應,其實可能在心中盤算:「我怎樣才能插入福音的內容呢?」那就不是「對話」了,甚至只是表面上的聆聽。「對話」是雙方的共同所創作的。

心靈關顧的牧養實踐:一位院牧「新丁」的反思

bensoncf

靈實司務道寧養院實習院牧(26/5-8/7/2014) 「院牧是甚麼?」此問題仍屬次要,更要緊的問題是:「院牧應該是甚麼?」。作為只有六星期經驗的實習院牧,筆者不欲(亦不能)在此弄斧班門,否則自暴其短,只想分享對院牧角色定位與牧養實踐的個人愚見,盼引起讀者的反思、討論,並歡迎賜教。

讀《建造生命的牧養真諦》:再思教牧職事的本質

bensoncf

《建造生命的牧養真諦》Working the Angles: the shape of Pastoral integrity原著/尤金.畢德生 Eugene H. Peterson譯者/郭梅瑛 出版年份/2000出版者/財團法人基督教以琳書房 讀畢《建造生命的牧養真...

教堂建築之重要性

bensoncf

筆者深信絕大部分上宣家員都有正確而清晰肯定的教會觀:「教會(ecclesia)不是一座教堂,而是群體!」、「建築物並不重要,人才重要!」因為在不同聚會場合中,類似這番說話都流露在眾人口中,包括禱告會中的禱辭、講壇信息中的教導等…。正如保羅面對主張行為稱義的信徒,他強調「信心」(加...

好好看待一本《聖經》

bensoncf

聖經包裝工程曾經有一段時間,筆者發現教會二樓的《聖經》都是被隨意亂放一通,凌亂遍佈整個二樓,有好幾本疊高在一處的,也有平放在地櫃上的,有幾本內頁因未有收好而凸出,結果摺皺甚至撕破了。雖然少年部聚會地點大多位於教會二樓,但對實體《聖經》的使用率不高,其中因為少年崇拜的講道經文大多顯...

基督教信仰的視覺性

bensoncf

想以「可見的信」(Visible Faith)為筆者未來幾次〈牧者心聲〉的主題,可能因為過去中大藝術系的學術基礎,自然多思考視覺藝術與信仰之間的關係。當我深入思想,就發現一個很嚴峻的信仰問題:我們正失落一個認識神的重要途徑,就是靠「睇」。作為首篇,筆者只簡單陳述一些理念,盼望引發弟兄姊妹的思考。

年終感恩:一個家庭禮儀獻議

bensoncf

「家庭禮儀」是把信仰放在家庭場景中,讓上主坐穩「一家之主」的位置,叫眾家庭成員的心思意念歸向上主。無需要任何牧師傳道在場,因為在家庭中,信主的你(尤其是輩分較高者,例如父母、祖父母等…)就是家庭中的「牧者」,你是被召在家庭作牧養與宣教!適逢年終最後一篇牧者心聲,讓我為大家獻議一個...

教會關愛社區:一個職場角度

bensoncf

正如上星期李牧師的文章指出:「上宣要成為一間關愛社區的教會」乃是從上而來的命令,因為這是教會在地而存的使命本質。一般人聽見「教會辦社會服務」都會想像以下的典型模式是:結集、凝聚、重新分配或增加堂會現有資源,由堂會的「社會服務部」(或其他專責推動的組織)作主導,經過研究後推出一些能回應社區需要的服務。

靈修與查經之間的纏綿

bensoncf

靈修時要看《聖經》,查經時也要看《聖經》,究竟兩者有何分別?靈修時要摒棄查經時對詞義、文學手法、歷史背景的考究嗎?查經時又要摒棄靈修時那種「如鹿渴慕溪水」的感性情懷嗎?靈修與查經何時被二分對立?如此明確區分,對我們尋求透過《聖經》去親近神的信徒,有何意義呢?

牧養青少年的範式轉移初探:本土意識

bensoncf

兩個月前,歐醒華牧師邀請我參與一個名為「教牧青醒營」的營會(只供內部邀請),當中與二十多位牧養大專生的前線堂會牧者及機構同工,一同交流牧養大專生的經驗,並探索如何推動大專生的復興。最意想不到的是,這營會就在6月12日警方用超過150枚催淚彈、約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去對付五...

譴責暴力前的思想步驟獻議

bensoncf

(知道大家平日對有關社會的海量資訊已經感到疲累,聽聞甚至有肢體抗拒在教會內接收任何與社會相關的內容,若你是其中一位,建議 暫時請勿閱讀本文章,但盼望當你有心靈空間時能閱讀本文章,我深信或許能在你的混亂思緒中提供了一條小出路。願那掌管歷史並賜人平安的公義主,成為我們眾人的幫助!

別因堂會發展而忘記教會

bensoncf

我們必須努力地把「教會」從「堂會」中區分出來,否則我們致力辦好「堂會」,卻無意地窒礙了「教會」的發展。不錯!雖然我們在日常用語中經常混淆,但我仍然要高聲強調「堂會不是教會,教會不是堂會」。中華宣道會上水堂(上宣)是一間「堂會」,在香港法例制度規管與一間公司無異,當中營運需要有財政...

窮得只剩下聚會的信仰

bensoncf

引言問安 由2月1日停止實體聚會及崇拜至今,已經第16天了,今日是第三次我們透過網上直播,異地同心在家中、在街上、在車上崇拜上主。如果我不在禮堂講道,我相信我在家中播放崇拜在電視畫面,然後三個仔女跑來跑去,跳來跳去,1歲半大的細女不斷尖叫...。

覺得自己「靈性差」既必讀

bensoncf

Whatsapp提問,來自一位關心自己「靈性」的信徒。近來一位信徒朋友在某Whatsapp群組問:「已經停咗聚會咁耐,靈性好似差咗好多,想請教大家呢段時間點樣維持自己靈性,大家有無乜野建議?」結果產生了一個頗有意義及具信仰反思的討論(內容細節經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