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轮
海轮

心理学,文化与社会观察

无处不在的“平庸之恶”

老师打伤孩子之后

前段时间有个很有趣的新闻。

一所小学的教师打伤了学生,在交流群里,她简单做了个道歉后,要求家长不得议论与外传此事。

接下来,好戏上演了。

对于她使用暴力,体罚学生的事情,群里的家长们不仅没有指责,反而表现出了惊人的“宽容”。家长们一个个不停地感激着老师,赞美老师是“尽心尽责”的好老师。

直到受伤孩子的家长实在忍不住愤然发声,指出“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们的孩子也遭受着暴力行为,你们可以做到既往不咎,还要称赞老师对你们的孩子负责吗?等你能做到这个地步,你们再来跟我说老师是怎么负责,怎么用心的。”

这些附和老师,讨好老师的家长们让我想起了汉娜阿伦特提出的概念——“平庸之恶”。

1961年4月11日,以色列政府对艾希曼的审判在耶路撒冷进行,审判一直持续到5月31日,艾希曼最终被判处绞刑。当时,阿伦特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现场报道了这场审判,并于1963年出版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关于艾希曼审判的报告》,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恶”概念。汉娜·阿伦特认为罪恶分为两种,一种是极权主义统治者本身的“极端之恶”,第二种是被统治者或参与者的“平庸之恶”。其中第二种比第一种有过之而不无及。一般认为,对于显而易见的恶行却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参与的行为,就是平庸之恶。如:赵高指鹿为马,群臣点头称是;纳粹建集中营,人们竞相应聘。这些都是典型的平庸之恶。

而家长讨好伤害学生的老师,无非是因为受伤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孩子,同时不愿意得罪老师,以至于自己的利益受损,这是一种典型的平庸之恶。

但遗憾的是,这种平庸之恶似乎越来越严重,许多人都只顾自己的短期利益,争相讨好权力。

老师实际上只是一个社会地位一般的普通人,只是因为对家长们的孩子有着微不足道的权力,这些家长居然能够谄媚到这个地步。

但他们没有考虑到一点,假如老师这次没有受到惩罚,胆子越来越大,下一个打伤的是自己的孩子呢?

汉娜阿伦特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