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轮
海轮

心理学,文化与社会观察

单偶制与民主

很多阳刚人士看不起平权与进步主义,并认为它们会导致独裁与文明的衰弱。然而民主与自由主义恰恰可能来自于一次平等主义的社会潮流。假如没有平等主义,地中海地区的社会结构可能与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不同。

单偶制的出现

最近,我产生了一个念头——单偶制为什么会成为如今社会的主流?

之所以产生这个念头,可能与我的“思维奔逸” 有关。在读完弗洛伊德的《图腾与禁忌》以后,我了解了他的一个假设,远古时代,部落是由一个大猩猩般的原始父亲统治的,但后来儿子们不甘他的统治,于是奋起杀死了他,在经过很多兄弟相争的血雨腥风后,他们学会了平等相处,于是社会从“原父统治” 演变成了“兄弟联盟” 的社会结构。为了促进兄弟之间的和平,他们决定放弃那些引起争端的女子。

在我了解这个假设后,直觉性地将欧洲那些分散的民主国家与“兄弟联盟” 联系起来,并且猜测单偶制也与此事有关。

当前,在大多数国家里,一夫一妻似乎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婚姻制,但其实单偶制的诞生并没有那么简单寻常。

假如你去看看自然界,就会发现自然界里的多夫多妻非常普遍,比如灵长目的动物,大多是一夫多妻的,而某些鸟类,比如北交的斑鹬,实行的是一妻多夫制。这种鸟类的雌性块头是雄性的两倍,彼此间会激烈竞争,以捍卫自己的领地与雄性。

除了明着来的“一夫多妻制”与“一妻多夫”,还有一些表面上一夫一妻,但实际上暗通款曲的现象。比如斑姬鹟这种鸟明面上是一夫一妻,共同抚育幼儿,但背地里雄鸟会偷偷养情妇。而鱼鹰中的雌性则会给雄性戴绿帽子。

搜索了一下资料,发现《汉谟拉比法典》(公元前1776)早已规定,如果男人和其它的女人进行性交,那么他的妻子有权利去和他离婚。男人没有权利和多个女人结婚,除非得到了妻子的允许和同意。即使得到了同意,男人的第二个妻子的财富和地位,不能比第一个妻子更多与更高。古代埃及据说也实行“一夫一妻”制。

然而实际上,在这些地方,只有穷人会普遍遵守一夫一妻制,而统治者一般都拥有成群的后宫妃嫔。

正式的单偶制可能出现在希腊城邦时代与古罗马时代,公元前六七世纪,一夫一妻制在古希腊就比较普遍了,95%的希腊城邦都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先哲亚里士多德认为,丈夫或妻子与非婚伴侣发生性关系,都是一种可耻的行为,而柏拉图在《法律篇》要求丈夫在整个生育年龄期间只让合法的妻子受孕,而没有其他性关系。但这些都仅仅停留在道德与习俗层面。

真正明文规定一夫一妻制的法律,恐怕是公元前450年的古罗马十二铜表法,它明确规定,罗马公民只能与第一任合法妻子存在有效的婚姻关系。与第二任以后的“妻子”婚姻无效。非首任妻子所生的子女被宣布为私生子,不具有合法继承权。只有与首任妻子所出子女才被承认合法身份。在“一夫一妻制”的作用之下,罗马的皇帝和有钱的罗马人,也需要像穷人一样去实行一夫妻制。古代的罗马人把“一夫一妻制度”称为“夫妻荣耀”。《夫妻戒律》中的“忠实原则”要求人们注意,一种香水的气味会让人发狂,当丈夫与其它女人发生关系时,妻子们也会疯狂。

那么问题又来了,同样是在这块地方,在这之前的时代,比如克里特文明时期与迈锡尼文明时期,人们可没有一夫一妻的概念,王室都是像东方皇朝一样,娶一个正妻,同时拥有好几个妾妃。

为什么后来到了城邦时代,就由“一夫多妻制”变成了“一夫一妻制”呢?

答案可能与迈锡尼文明之后的黑暗时代(公元前1200-公元前800)有关,其实它也是柏拉图口中的“黑铁时代”。

在柏拉图的描述里,“黑铁时代”是一个道德沦丧,世风日下,充满混乱的时代。确实,在这段时间内,出现了外敌的入侵与内乱,希腊文明逐渐退化,连文字也毁于一旦,整个希腊世界的人口都大范围衰减,居住空间缩小,再也没有建立新的宫殿、城堡和墓葬,社会结构也变得简单。但这也是一个技术进步的时代,冶铁技术变得流行,铁器逐渐得到推广,并取代了青铜器。同时,这也是一个重大转向的过渡时代,原先的克里特文明和迈锡尼文明的政治统治形式,与赫梯、亚述、巴比伦、埃及等国家非常像,是典型的近东模式的社会结构。经过文明被彻底摧毁后,原先的统治阶级不复存在,或者说难以发挥统治作用,这使得强大的英雄首领和地方豪强得以崛起。他们更热衷于购制自己的武器和盔甲,修建自己的坟墓和房子,所以没人修筑公共建筑,与迈锡尼时代相比,他们的墓葬和房屋都要更加的朴素,不占有过多的财富。在这一时期,社会又开始进入原始社会最初分级的阶段,但这时人们的思想却是已经进步发展过的,所以更容易发展出与原始社会民主不一样的民主,也就是后面出现的城邦民主正在这时萌芽。此时的希腊社会与迈锡尼社会和克里特社会都不同,他们已经开始向着与近东社会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并产生了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城邦民主制。

当然不能说“单偶制”导致了后来的“城邦民主制”,但它们恐怕同一个因果链条里相邻的中间产物。

采用单偶制的原因

在《走出伊甸园:多偶制怎样改变了我们的生活》里,作者这么写道:“社会强制的一夫一妻制绝非微不足道……它跟若干因素有关联:第一,被吹捧为机会平等公正;第二,某个唯一的,对所有人而言公平之神的概念;第三,庞大而有凝聚力的现代国家,能借助于他们大量的年轻男人发动战争,做出防御。在相当程度上,社会强制的一夫一妻制早已通过西方人的征服而传给了全世界。因此,一夫一妻制的社会责任同时包括:第一,抑制产生某种群体内部的权力王朝,它们可能导致群体内部的纷争;第二,提升某些活动和态度,因为它们能产生和维系互惠的成功运用,而互惠是社会结构(诚实、真心和信用的粘合剂。)”

从上述说法可知,单偶制最大的好处在于促进机会平等,让每个男人都有老婆。

另外,人类学家伯纳德.沙佩还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说法。他假设,在人类的进化史上,手持武器的发明曾作为一种均衡器,就像美国西部片中的柯尔特45式手枪,从而使得男人之间的同性竞争变得更平衡,同时也更可怕。结果很可能就是,占据支配地位的男人不再保留他们的后宫,而是发现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最好允许其它男人拥有妻子。假如是这样,那么更大的平等,比如说铁器的普及,也是造成一夫一妻制的原因之一。而最早冶铁的文明赫梯帝国,正好位于地中海东部。由此可以推出,地中海地区曾经因技术进步受到极大的影响。

总之,可能是因为外敌与内乱,也可能其中还有技术的进步因素,导致男人之间的同性竞争变得更可怕,纷争更加严重,无论是谁都无法拥有绝对的优势。最后大家终于达成了妥协,采用了一种(对男性而言)更公平的社会结构。

于是,也就有了一夫一妻制与城邦民主制。

从“原父统治”到“兄弟联盟”

在迈锡尼文明时代,国王居于至尊地位,掌握着一个以宫殿为中心的官僚行政体系,权力高度集中。宫殿为王室居所,也是国家权力中心,在经济管理、军队调动与宗教祭祀方面扮演着核心作用。《伊利亚特》中的迈锡尼国王阿加门农是全希腊共主,对诸候们行使宗主权。

而在进入城邦时代后,希腊的权力结构显然变得松散了很多,短期内未出现能够消灭其他贵族独自称王的君主,只有一群地方贵族。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弗洛伊德对原始社会的猜想,他认为在人类文明最开端的时候,每个部落都是由一个原始父亲统治的。这个原始父亲的性格很像银背大猩猩,自私霸道,嫉妒爱猜忌,他霸占了所有女性,并且奴役与伤害自己的儿子们,结果儿子们不堪忍受,奋而反抗。

“所有我们发现的,只不过是一个充满暴力和嫉妒的父亲,将所有女性占为己有,然后,驱逐已长大的儿子们……有一天,那些被父亲驱逐的兄弟们结合在一起,杀害并吞食了他们的父亲。于是家长统治的部落方式宣告结束。兄弟间的联合使他们拥有足够的勇气去成功完成他们个人无法达成的目的……虽然这些兄弟们合力消除了父亲的威胁,但彼此之间却又因女人而产生激烈争斗,每一个人都希望像他父亲一样拥有女人。也就是在这种争斗中,新的社会面临瓦解的命运,因此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像他父亲一样取得绝对的权力,因此,经过很多波折以后,这些兄弟为了和平居住在一起,于是只好共同制定禁止乱伦的法律,同时,大家同意放弃那些导致与父亲发生冲突的女人,至此,这些可能是母系社会雏形的制度也就再度为以男性为中心的家庭结构所取代。”(《图腾与禁忌》)

“我们有理由猜度,在杀死父亲之后,出现了一段弟兄们争夺继承权的时期,每一个儿子都想独占这个地位。他们逐渐看出这种争夺既是危险的,也是徒劳的。这种痛苦的认识过程,他们共同奋斗求得解放的那些记忆以及他们在流放中互相扶助的手足之情,使他们最终结成了同盟,达成了某种社会契约。于是,第一种放弃了本能性满足的社会组织形式诞生了,互相的义务得到承认,公布的制度变得神圣不可侵犯。简言之,道德与法律产生了……父亲死后留下的很大部分权力由女性们继承,随后开始了母系氏族的时代。”(《摩西与一神教》)

上述话语皆来自于弗洛伊德对原始社会的假设,他认为在文明最开始的时候,世界上的所有部落都是由一个霸道的,具有“原始父亲”色彩的男性大家长统治的,后来儿子们忍受不了,推断了他的统治,却陷入了冲突中,在权力真空时期,女性继承了一部分权力,由此开始了母系社会,但后来兄弟们达成妥协,又收回了权力,从此社会从“原始父亲”的统治转变成了“兄弟同盟”的统治,并且有了道德与法律。

其实上述设想未必为真,在非常遥远,智人们靠狩猎采集为生的原始社会,父权未必会出现在母权之前,也不一定有这么一个原始父亲的角色,但这些设想与西方文明的发展路径倒是非常吻合。

“迈锡尼王权”可以视为对应了“原始父亲”的角色,而“实行城邦民主制的社会”则可视为“杀父的兄弟联盟”。

在原父的统治下,儿子们苦不堪言,最后忍无可忍地杀父,但在杀父之后,兄弟们陷入激烈的相争中,每个人都想填补原父留下的空位,但最后谁也不能占据绝对的优势,再加上铁器的推广,使得暴力博弈变得更平衡,更可怕。

当谁也消灭不了谁时,最后就出现一种新的社会结构,原父的王权统治也演变成了兄弟联盟的城邦民主制。在兄弟联盟中,显然会更加强调“机会平等”,试图促进兄弟之间的和平。为了适应这种新结构,平息男性之间的同性竞争,于是就是有“一夫一妻制”的社会风俗。可见,单偶制是一种进步潮流的产物。当然了,即使是实行一夫一妻,也并不说明男女平等,或者女性地位有所提高。无论是多偶制,又或者是单偶制,都是父权文明的产物,考虑的是整个社会的稳定问题,而与女性的感受无关。但从总体来说,单偶制对大多数人是更有利的。

在最后,我还想谈一些感想。

近年来,各国的保守势力愈加强盛,很多人都有一种崇尚阳刚大男人的自恋倾向,不少人对“平等进步” 如临大敌,甚至认为平等进步与集中是挂钩的。但从城邦民主制的诞生过程来看,西方民主与个人自由本身就是平权潮流的产物。

迈锡尼式的金字塔社会没有平等进步,没有一夫一妻的政治正确,但也没有城邦民主制。倘若,这个世界真像某些人期盼得那样,就只有大猩猩般统治者与他的后宫的永恒轮回,而在这种轮回中,大多数情况下,你不会是后宫的主人,而是后宫底层中的一个奴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