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轮
海轮

心理学,文化与社会观察

关于地球人是怎么跟邪恶外星人缔结和平条约的

(edited)
这是一个我过去写的科幻小故事,当然逻辑不可深究。故事中的菜鸟女主角被骗去出使金星,试图说服金星人与地球人建交,而穷兵黩武的金星人则打算杀个来使来立威。不过放心,结局很圆满,世界很和平啦。

宇宙历3059年,科学家突然向大众宣布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金星上真的有外星人存在。

科学家解释,之所以过去人们未发现它们,只是因为它们在地下活动,很少到地面上转悠。

“这不可能,金星表面足有500摄氏度高温,上方遍布着风暴、酸雨云、雷电,怎么可能会有智慧生命存在?顶多只有一些最低级原始的生命。”人们对此议论纷纷,将信将疑。

有人甚至觉得这不过是政客炮制出来转移视线的手段,毕竟最近经济增长不利,又爆出了那么丑闻,弄出几个UFO传说出来也可以分散一些注意力。

当然,也有一些人神经兮兮地说:“不要回答,千万不要回答。”他们相信宇宙是一座黑暗森林,只要暴露在外星人面前,就会被外星人毫不留情地消灭。

精英科学家与各国领导人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但他们的提醒此时也已毫无用处,因为外星人早已发现了人类的存在,还发来了电磁波,经解读内容颇为不善,大致是“目前占据地球的肮脏虫子们,我们要消灭你们”的意思。

为避免公众恐慌,精英们不敢将这一内容公诸于众,私下里却已经想了无数对策。

首先,当然是和谈,不过谁也知道和谈只是拖延时间,走个形式而已;其次,也就是正面迎敌开战了。不过大几率对方会远远高过我们的科技水准,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嚣张;最后,估计唯一能做的现实之举只有一个,秘密修建宇宙飞船,在地球陷入生死存亡关头,无力回天时,带着各国精英登上这艘诺亚方舟,保存人类文明希望的火种。

在讨论这一计划时,有一位年轻的科学家提出了疑问:“那其它人呢?

会议上出现了一秒钟短暂的宁静,原先正在为船位数量不停争吵的各国精英难得地停了下来,一致地盯着这个呆头呆脑的科学家。

“你知道……”美国前总统遗憾地耸耸肩,“这就是生活。”

如同一尊大肚佛般的朝鲜领袖慈详地说:“我们不会忘记人民做出的伟大贡献。”

不久就进入到了和谈这一步。

这时我们需要几个全身义体化的宇航员。其实,这样的宇航员并不鲜见,但大部分都是男性。为了适应宇宙中的极端条件,获得更高的身体素质,这个时代有很多人把自己全身义体化了。

NASA管理层本以为挑几个和谈代表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没想到,所有的男宇航员都非常“凑巧”地生病了,不是头疼,抑郁症就是前列腺炎,再不就是最近女儿有舞蹈表演,女儿希望自己跟前妻一道观看她的表演,过去为了工作失了很多次约,如今就算是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家人重要了。

宇航员办公室主任约翰.史密斯非常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心想:你是看多了古早好莱坞剧吗?

唯一身体健康,且有空闲,并且愿意接受任务的是一个30岁出头的,平平无奇的华国女性,徐胜男。

史密斯查看了她的履历,发现她虽然没什么名气,也没有毕业于顶级宇航员学校的学霸光环,但过往的同事与上级对她的评价还算不错。大部分人对她的评价是“也许并非天赋型员工,但还算是个踏实靠谱的人,作为女性虽然不能承担最重大的任务,但还算不错的基层员工吧。”

徐胜男就这样成为光荣的,第一个与外星人进行接触的地球人。

其实等徐胜男清醒过来后,也很想把那份荣耀还回去。

她那天喝了点酒,不要问全身义体化的人为什么会喝醉,这只是小问题。

她那天还失了个恋,一想起这点来,她到现在都很想咬着被子恨恨地哭出声来。

明明两人初遇时,对方说不介意,还说她这样很酷,很有赛博风味的美,她只要做自己就好。然而现在却嫌弃地告诉她,她浑身硬邦邦的,一点女人味也没有。

徐胜男一想起那个画面,就心痛如绞。

“人们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你看看你,哪里有水?”渣男挽着新欢的手,冷酷地说道。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啊,徐胜男委屈地想。

徐胜男是一个小镇女做题家,家里没有背景,还重男轻女。如果她不玩命努力,如果她在进入宇航学校后,不选择996与把自己全身义体化,怎么可能得到现在的铁饭碗?

她拼尽全力,才获得了跟城里长大的男朋友喝咖啡的资格。

这一切……都被否定了。

那一天灰心丧气的她多灌了几杯酒,又登进了宇航员的虚拟集会,当那个红胡子老头气鼓鼓地发任务时,她糊里糊涂地点了个“yes”。

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手机与社交帐号的短信收件箱都被挤爆了,无数人向她表达了钦佩。她的同学同事看她的目光就好像看着教科书上的某些早已故去的英雄照片,她的老上级甚至还发了个向她脱帽致敬行军礼的动图,而她那正忙着给弟媳侍候月子的母亲居然含着泪水问她周末还回家吗,她打算给女儿亲手做一顿她最爱吃的板栗鸡,连渣男前任都发来了饱含悔意,且暗藏情意的一段话。

这时,徐胜男突然发现了一点——这份荣耀她是领定了,退不了了。

明了这一事实后,徐胜男颓然倒在沙发上,捂住了脸。

三天后,徐胜男在人群的欢呼下,独自带着几个机器人强作欢颜地登上了一艘名为“潘多拉”的星际飞船。她此次航行的目的是以地球和谈大使的名义,与金星人就进行初次友好会面磋商。

“放心吧,金星人对我们很友好。小徐啊,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个能成大器的人才,我为你骄傲啊。”领导和蔼地微笑着,充满信心地拍着她的肩膀。

说得一时间她感动得泪眼模糊,受宠若惊,恨不得立时士为知己者死,为人类的进步献出心脏。

就这样,她驾驶着飞船离开地球,靠近金星,穿过厚厚的大气层,不断盘旋往下。气压计上的指针不断指示着更高的数值,温度也上升到了人类承受不到的500摄氏度,如果这是普通人的肉身早就已经被碾成肉泥了,即使是普通的义体,也承受不了如此恶劣的环境。

还好为了这次航行,专家给徐胜男强化了义体,机器人的材质也采用的是最坚固,最耐腐蚀与高温的金属材料。

最后飞船终于登陆了。

金星与地球果然完全不同,放眼望去,都像被一种病态的黄色与棕色染了色,上方是一层厚厚的黄云,脚底下的岩石闪着光,像是一块从熔炉里拉出来的铁。

金星人呢,怎么就一个都没看到?徐胜男抬头四处张望,但视野所在之处,只有光秃秃的岩石与厚厚的云层,看不到一个生命体。

突然,身边跟着她的机器人都停了下来,齐齐看着她的脚下。

徐胜男也不明所以地停下脚步,顺着机器人的视线,往下看了一眼,发现脚下似乎踩着一些圆球状的东西,她捡起了一颗,发现这颗圆球已经被自己踩碎了,正在向外泄漏着气体。

但此时徐胜男也并没有想太多,她仔细端详了片刻,说道:“应该不是什么宝贵物品。”

片刻后,通过物质分析仪,徐胜男发现自己的结论未必正确,这种气体其实是氧气,而氧气在这颗行星里很稀罕的。

看来金星人果然如领导所说,对地球人还算是友善的,知道他们需要氧气,所以特地送一些宝贵的氧气过来。

这么一想,徐胜男又为自己才踩碎一颗氧气球的行为感到抱歉起来。

徐胜男正这么想的时候,好几个模样奇异,很像是“气球”状的东西飘了过来,过了一会儿徐胜男才反应过来,心想这该不是金星人的代步工具吧。未几,从气球里面跳出来很多奇特的“人类”。这些人的外形千差万别,有的像身形硕大的晶状蜗牛,有的像一团蠕动的凝胶,有的像一张唱片。

这大概就是金星人了。

徐胜男很想跟他们说“谢谢你们”,却不知道如何向它们表达这层意思,她费尽心思,让机器人调出翻译模块,发送了一段金星话。然而对方只是冷漠地站在一边,与他们之间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始终不肯靠近。

徐胜男不由得怀疑起翻译模块的有效性来,心想难不成这些金星话是不是用来骗经费的。话说专家平时又没有跟金星人打过交道,怎么会懂金星话呢。

正在纠结时,旁边的一个机器人突然开口说道(当然是以一种他们之间能听懂的通信方式):“奇怪,温度下降了。”

徐胜男看了下随身携带的测温仪,这才发现温度居然降到了100度,而且还在继续下降中。

徐胜男简直遏止不住内心的感动了。这是什么样的小可爱,为了让这些地球人宾至如归,不仅送氧气,还体贴地为他们降温。

温度最后降到了40度,几乎降到了人类适宜的温度。

这也太太太……好了。

想到此,徐胜男忍不住上前一步,再次向他们发送了一段金星话——“谢谢你们,我亲爱的友人们。”

这次总算不是毫无反应了,金星人的群体里随之起了一阵骚动,虽然徐胜男辩别不出他们的表情,但总觉得,他们也相当“开心”。当然后来证明,这倒也未必。

接下来,金星人又送出了一种新的欢迎仪式,它们捣鼓了一番,没多久,伴随着噼啪声,顶端招来一道窜动的闪电,朝着徐胜男一行袭来。

假如是平时,徐胜男可能会有点惊吓,但现在,她已经完全将此解读为金星人的一种独特欢迎礼仪,类似于放烟花之类的活动。

反正为了强化她的义体人躯体,打造应对恶劣宇宙环境的机器人,NASA这次下了血本了,他们采用了最耐腐蚀与坚硬的材质,熔点高达几千摄氏度,不害怕任何强酸,还为他们配备了可以自发电、自发热的核动力模块,甚至可以让他们在真空环境下行走。简单地说,就是非常耐操。

不要说区区闪电了,就是最强的非核炸药、强酸、宇宙射线带来的热情都完全承受得起。

这之后,确实又有一些看似很像炸药、强酸之类的欢迎仪式,有些看起来是吓人了点,但徐胜男并没有在意。其中有一次,某种类似炸药的东西把她脚下的圆球炸得粉碎,圆球中的氧气也溢了出来,徐胜男安然无恙,而那些金星人却似乎非常激动地到处窜动,有几个反应慢的,好像中毒了一般在地面上不停滚动抽搐,那模样甚是古怪,不知道在跳什么舞。

大概经历了五个地球时后,徐胜男依然微笑着,但笑容里却带着一份疲惫无奈。她又发了一段金星话——“能不能派个懂地球话的人过来,我有些累了。”

终于还是停下来了。一队金星人终于靠近了过来。为首的那人身高1米,外表有些一言难尽,往好了说,有点像圆筒冰淇淋,但如果你非要瞎联想,也可以说像一坨便便。

徐胜男就忍不住联想了,不过她很快提醒自己,这是重要的星际外交,一定要认真。

“肮脏的充子,昵们从哪里来的?”

那人一开口,徐胜男就愣了。

这位金星人肯定没有发声,但徐胜男确实“听到”了,不不,她马上就意识到,其实并不是听到,而是直接作用于她的大脑。

不知道这是怎么办到的,看来金星人的科技果然是远远高于地球啊。

徐胜男沉浸在惊叹的心情中,一时间完全忽略了这句话本来蕴含着的恶意。

回过神来,她激动道:“你好,我们是地球上的智慧生命,很高兴见到你们。”

“谎言,地球上的环境如此恶劣,怎么可能有智慧生命?那位外星人说道。

“可我确实是从地球上来的啊。”徐胜男愣住了。

“谎言,地球温度低到零下50到零上50度,到处充斥着毒气,就算有生命,也只是低等充子,不可能是高等智慧生命。”它非常自信地说道。

徐胜男说不清自己是生气,还是想叹口气,这外星人不可质疑的口气还真是有些熟悉,在父母、领导、男朋友身上都相当常见。

“那你们说怎么办吧?”

便便状金星人沉默了一段时间,以一种翻译腔郑重宣布道:“我们要消灭昵们这些肮脏的充子,当然首先是你这只充子。”

徐胜男也不傻,这时也反应过来了,八成这些金星人是来真的。

先前那些闪电、炸药什么的应该也不是友好欢迎仪式,而是真的想送她上西天。

妈蛋,骗她过来的领导没准早就知道了,怪不得会拍着胸脯说“金星人友善得不得了”,只要她回来,就给她提干加薪。看他笑得一脸奸诈,肯定满肚子坏水。

很好,她一个人傻乎乎地把自己主动送进了金星人老窝。

“稍等,我知道一些地球高层秘密……”徐胜男还想努力拯救一下自己,费力地表示自己还有存活的价值。

然而便便状金星人挥了挥触角,一下子就否定了她的提案。

“好吧,”徐胜男绝望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我,便便?”

既然已经没有希望,徐胜男的口气也开始刻薄起来。

更高级的炸药?强酸?还是干脆直接破坏飞船,让她再也回不了地球?

“我们承认,你这只充子确实耐操,扛得住我们的低级毒气炸药。但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接下来的毒药,你肯定是扛不住的。”便便状金星人胸有成竹道。

哦,原来是送我“大郎,吃药了”套餐。

下一刻,他突然反应过来,生气道:“什么是便便,昵侮辱我?”

徐胜男无所谓地耸了下肩。都到这时候了,大家都已经彻底撕破脸了,还算什么体面。再说不过是低等虫子,低等虫子会有什么素质?

累了,毁灭吧。

便便状金星人的手下把一个瓶子交给了他,然后其它金星人迅速闪开了,生怕沾到毒药飞沫,受无妄之灾。他则气呼呼地蠕动着,用一种材质将自己全身严严实实罩了起来,然后把最上面的瓶子盖扭开,拼命地对着我喷毒药。

徐胜男心里默念——“大郎,吃药了。”

并同时安详地闭上眼睛,准备拥抱天堂。

便便状金星人的尖叫声在耳边回荡——“去死吧,这可是我们最新合成出来的毒药h2o,它会让你全身爆裂,哈哈,这就是肮脏充子的下场。”

下一刻,徐胜男舔了舔嘴角,歪歪头,感觉有点甜。

便便状金星人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他看着徐胜男,虽然她不知道他的眼睛在哪里,但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目瞪口呆的氛围。

“昵,昵没事?”便便状金星人结结巴巴道。

“没事呀。”徐胜男亲切地说,一边说还一边用喷到脸上的水洗了个脸。

嗯,在这种高温星球合成出液态水确实不容易。

金星人,也真的挺努力的,知道她缺水,所以专门给她送水来了。

但便便状金星人好像要哭出来了。

该不会他们研究出来的最厉害杀招就是水吧。

徐胜男琢磨了一下,好像在启程之前,曾经听说过金星人很可能是硅基生命。而物理课上教授过,水与氧气会让硅链变得不稳定,呵呵,难怪之前用氧气球欢迎她呢。

所以,他们以为水就是最厉害的毒药。

这件事怎么说呢,只能说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了。

“好吧,接下来还有什么?”徐胜男问道。

金星人群体中又起了一阵骚动,好像在激动地商量什么。

片刻后,便便状金星人又发话了,但口气变得和气了不少:“哈哈,亲爱的地球人,刚才是开玩笑啦。”

“对对,我也知道的,玩笑啦。”徐胜男也跟着敷衍道。

“不愧是我们的好邻居,身体真是结实。对了,这次怎么只有你们几个人?怎么不都来做客呢?”金星人打着哈哈,显然把徐胜男带来的机器人也当成了地球人。

“我们80亿人怎么可能一起来呢?”

“80亿?个个都那么结实,不怕……怕这种毒药吗?”便便状金星人不自觉地结巴起来了。

“是的。”

金星人的口气变得越发温柔起来:“啊,那太好了,我们都住在同一个太阳系,共享一颗太阳,应该永远做好邻居啊。”

“对对,同一个太阳系。”徐胜男皮笑肉不笑道。

“要睦邻友好,互惠合作啦。”

“对对,友好合作啦。”

很快,金星人的代表与徐胜男签订了友好合作协议。

便便状金星人道:“我们保证不会再向任何地球人开火。和平才是我们追求的。在上帝的见证下,我们愿意与你们一道发展科技,共享各种成果。”

他的外壳突然裂开一个口子,一只勺子状的触角从豁口子伸出来,朝她递了过去。这幅景象让外人看了,就好像是徐胜男站在一陀巨大的便便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只勺子,正准备开吃。

徐胜男以巨大的意志力提醒自己大局为重,才忍住了离开这幅诡异图景的冲动。

她站在这颗橘红色的行星上,在便便前郑重宣告道:

“从此,金星与地球将缔结永远的友谊与和平,让我们携手并肩,共创美好未来。”

当这段话传回地球时,亿万人都留下了感动的眼泪。

彼时欢声如雷,和平鸽在空中高高飞翔,各国精英也送了口气,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精英又产生了疑问——金星人这么容易就妥协,也许他们的科技水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那么,也许我们地球人其实是占优势的。

一想到此,这些人的头脑里又产生了一些无法说出口的想法。

未来有多种可能性,一切都难以测准。

但,无论如何,马特宇宙的太阳系至少目前还是和平的。

不是吗?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