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蘭裡的小蜜蜂
鈴蘭裡的小蜜蜂

興趣涉獵得有點過份的家居裝飾佈置設計及創作人。工作室裡日夜期盼,結交同樣愛各式手感美學的友儕一起來感受創作的滿足感。 保鮮花藝、香薰蠟燭藝術、家居衣裝與家居裝飾品。寶石賞析、首飾復修改組、刺繡、中西書法……當然也熱愛旅遊、熱愛賞花、熱愛研究交流、熱愛語言文化的演變。

老師我要再上一課

半年前,一位近年交的社區朋友發現我會教保鮮花花藝,上了課後,一直跟我說「為什麼我的花就是做不好?」

「功多藝熟。」可能每個教學老師都會重複又重複的說。

可是「功」的前設是,有沒有把技術的根基領悟到?

一般教學,上一課幾小時,可能連它的基本道理都沒搞懂。有時歸究老師功力,有時歸究學生自己記憶力,有時歸究課程中的講學流暢度……

一個教學,上課時趕趕趕,心情未平靜。上課了,原來老師所使用的工具,不是每個學員都已使用得稱心應手。到會使用了,原來要同時與另一件工具交換同時使用……廣東話說:「顧得頭時顧不得腳」;手忙腳亂。

然後,課上有老師,總會接過來,三扒兩撥,學員的作品可以接上課堂步伐了。老師達到教學課的目的,學員卻沒有;學員的迷惘仍依舊,然後帶著這些迷霧回家,有的丟著幾天,再忘了三四,有的很大決心買一堆材料回家試練,材料齊了,技巧又忘了四五。

我比較喜歡一對一的學習,也喜歡一對一的教學。只是,這種課,在香港這種寸金尺土地方是一種奢侈。

更喜歡上過我課的,主動要求一對一技巧教學。

然後,真正學上手了,回家好好的運用。

當然,老話,功是要練的,功多才會藝熟。

我是怎麼練?

看劇啦,一邊看劇一邊做。

夜裡追劇,就是先做好花頭開花的好時候。
究竟一朵開好的不凋花,跟原盒裡的相差多少?不過,開好了,還要「定型」否則,不凋花還是會凋;不凋花不是不會凋,搞不好,受潮、溫度都會讓它凋,只是它凋的時候不像鮮花垂頭,不像乾花會碎瓣罷了。
最喜歡看到學員滿意自己作品時的笑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