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E别的女孩

@biedegirls

我在日本一家les bar做店员的那一年

今天的一手经验来自 wyq,她是一名即将25岁的日语相关工作者,曾在日本求学生活过一年多。在这段时间里,她在日本一家有名的 les bar 担任店员。我们跟她聊了聊那段生活经历,她在酒吧见过的客人,谈过的恋爱,还有她最难忘记的事情。

亚爱也是爱:第四爱、GB文与“男妈妈”

正如同性恋是对立于异性恋的性少数群体,第四爱是对立于传统异性恋与男女同性恋的第四种性取向。“第四爱” 充满了对于过往性别身份、性别角色与性别规训的反思,“平权” 是她的基调,就像“第四爱” 贴吧的首页简介 —— “男女平等,互敬友爱”。“第四爱” 反对所谓的 “女尊男卑”、“女强男弱”,而强调平等、尊重,是一种突破传统性别规范的、自由平等、不受限制的的交往模式。

我在伦敦采访性工作者,TA们可能和你想像得不太一样

记得以前上小学的路上,总会经过一个 “按摩店”,大人们提及时声音会自然的压低,也不会给我解释,只说是不光彩的地方,一群 “没有好好读书的人。” 我每次经过都会偷偷往里面瞥一眼,好奇里面涂着大红唇的女人们,想象在她们身上可能发生的故事。

阿紫的故事:越南新娘,何以为家?

因生活所迫而选择外嫁(甚至有的是被贩卖、拐卖)的 “外籍新娘”,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台湾纪录片《阿紫》(2019)的主人公就是一位从越南远嫁台湾的 “外籍新娘”。阿紫的身上承担着两个家庭,她既是台湾的妻子,又是越南的女儿。她终日为两个家而打拼,并自认为这就是她的使命所在。她最快乐的时光是在海边劳作的时候,彼时的她终于做回了自己,一个在漂泊之中依然努力散发生命热度的个体。

我在日本参加了一场“性互助学习会”,认真学习了“触碰”这件小事

今天的一手经验来自「歌舞伎町女子漫游指南」作者 Chiyo。这次她不在牛郎店也不在脱衣舞剧场,而是要带我们去与她一同体验一次关于身体的工作坊。

传统童话里的柔弱女主,真的是独立女性的反面教材吗?

经过女性主义 “重估一切价值” 之后,充斥性别刻板印象的传统童话,已然成为亟待改造的糟糕对象。我在这里并不是想对这一结论作出反驳或赞同,而是试图提供一个不一样的角度:童话这一体裁的源头是女性欲望、女性选择、女性行动,在现代独立女性看来 “等待被拯救的柔弱女主” 们,在历史的语境里,她们的出现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在世界各地玩滑板的穆斯林女孩都是什么样儿?

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其中还有一个 “穆斯林滑板女孩” 组织,Instagram 账号名为 @skateruktis。“Uktis” 在阿拉伯语里是 “我的姐妹” 的意思,简介里写到,这是一个 “站在板上的全球穆斯林女性领导者社群”。

迷人的反派女巫:坏蛋教母“芭芭雅嘎”

童话里的老巫婆都是坏蛋吗?或者说,反派角色为什么由她们来扮演?进一步地,抛却道德善恶的标准来看,她们真的是坏人吗?我们不妨从臭名昭著却又无比迷人的反派女巫 “芭芭雅嘎” 说起。

台湾“手天使”专访:守护残障者的性需求

Vincent 不仅是一位残障者,也是一位男同志。他曾在同志群体内部建立过一个名为 “残酷儿” 的组织。在一次男同志的聚会上,大家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一些色色的话题。这时候,另一位连手指都不方便活动的残障者说,“你们还可以做,而我根本不可能。”

「天空之城」:谁还记得绿茵场上一手掷出的夏日奇迹?| 女孩看球

你是一个女孩,你喜欢看球,如果你不想被淹没在诸如虎扑、懂球帝之类的男性叙事里,你还能在哪里找到一个女性友好的交流空间?

不会真的还有人在过情人节吧?

真的,朋友,如果你告诉我你还在把 “情人节” 当一个节日在过,那我真得重新考虑咱俩是不是朋友了。每一个抢着告诉你情人节到底该怎么过的媒体,标题都起得像《男人装》的封面一样土。他们也累了,对吗?每年临近这个日子,都要重新想想怎么换个姿势再日一遍。当然,我也喜欢过节。我的建议是,大家忘掉情人节吧,一起来过人情节。

我在巴塞罗那体验了一回大保健,感觉还挺带劲的

好奇心促使我地图上直接搜索 erotic massgae,谁成想,光是我住的市中心就蹦出几十个店铺。我开始⻜速逐个浏览他们的官网,仿佛打开了一个琳琅满目完全未知的庞大世界的大⻔。在⻓达一小时的线上 “调研” 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erotic massgae 在这座城市是一个成规模成系统的行业,按摩师均需要经过专业训练才能上岗。

我在工厂检查鸡蛋胚胎,失业后成为靠大哥打赏的女主播

因为疫情我失去了在工厂里检查鸡蛋胚胎的工作后,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成为了女主播,也确实是比较轻松地赚到了比在工厂更多的钱。我带着厌恶感跟那些男人打交道,因为他们能够给我刷钱。在这个过程中,我对钱和自己身体的概念也渐渐模糊,从一开始认为的 “多少钱都不行” 到发现 “撼动一个女孩的本心也不需要很多钱”。

圆椒女高日记:我无法把自己类比为房思琪 | 别的女孩来信

今天的长信来自一个很早就涉入圆助椒际行业的年轻女孩儿。她说,“有类似悲惨经历的女孩总会将自己以房思琪做类比,可我无法将自己这样类比。” 她认为自己并不是纯然无知的,因而得不到无辜的豁免。对于剥削女性身体的一切事物,自不用多言,我们也与你一样绝不容忍。但是,对于已经卷入其间的每一个女性个体,我们的选择是绝不评判。她拥有说出来的自由,你们拥有评论她的自由,并且你我都清楚,真正的罪者另有其人。

新一代女性主义者,已经开始“解离”了?

我把截图丢进了一个群聊,群名有点讽刺,叫做 “歇斯底里的女性”。这个名字的起源还得追溯到2016年的秋天,当时想着我们或许能够重新诠释 “歇斯底里” 的含义 —— “我们” 是8个女性,均患有程度、类目不一的精神疾病。我注意到一个新的趋势:许多才华横溢的女性在谈论她们的女性主义时,不再是大声疾呼或者抱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黑色幽默的口吻、面无表情的语气。

扭转治疗幸存者:是谁在用暴力强迫你变得“正常”?

所谓 “扭转治疗” 是指旨在压制或改变一个人的性倾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的一系列广泛的 “治疗” 和实践。“扭转” 这个词背后,隐藏的是社会对正常化(normal)的控制与规训。即便早已去病理化,性少数群体仍然被视为 “病态的”、某种需要被治疗或者修复的 “非正常态”。这样一种不存在的病症,在中国被 “治疗” 了超过二十年。时至今日,基于商业化的 “矫正” 行为,仍在发生。

如何在成人展上推销你的叉叉

以下是本次上海 APIEXPO 成人展的业余观众报告,关于如何推销一份大人玩具。

我去做了丁丁整形手术,但它并没有改变我的生活

在关心了 “浦西整形” 之后,我们又收到了丁丁整形的来信。作为一个亲历者,TA 的故事里找不到人们想象的猎奇意味,而是充满青春物语的哀伤。粗劣的主流性文化将一切归结为 “大” 和 “爽”,被迫栖身其间的 TA 像一块柔软敏感的皮肤,只想要爱与抚摸。

Yellow Twitter,我的地下情欲乐园 | 别的女孩来信

在我沉迷推特的这半年里,以顺藤摸瓜为主要方法指南,为自己精心编织出了一张中文女性情欲网络,看到了这辈子最尽兴的赤裸色情表达,犹如自由下沉在水里,窥视海底世界的绮丽,缓缓放松。温馨提示:请注意不要在边酝酿感觉边扒拉屏幕时,定睛观看混入的政治帖,否则X欲不仅会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有时甚至直接全无!一整个大消失!

醒来的性瘾者

“性成瘾在这个社会上,你说有多羞耻就有多羞耻。” 在决定接受我的采访时,他曾有一丝担忧,这是难以向外人言说的隐痛,他不想被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知道。但又觉得自己被媒体找到,也许是注定的,他决定坦诚地聊一聊。“你看我跟正常人根本没什么不同,谁会看出来我有性瘾。” 他说。2016年郑飞发现自己性与恋爱成瘾,开始进入一段艰难的戒性瘾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