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眠的果燈

不定時更新,頹廢的克系愛好者。

友情的反思

該怎麼學會放下一個人呢?


花了一年時間跟室友A相處,不斷為她讓步,被踐踏自我,還是期待能跟她成為特別的牽絆,但一切其實簡單的可笑,對方根本不把我當回事。
起始

大一茶會上認識,之後就常常去串門子,室友A大部分時間表現地不拘小節,是我會喜歡的相處模式,大二因為同居雅房的關係,我曾經希望能跟她變得非常要好,也做了非常多努力,直到幾個導火線。

導火線1:於我完全無關的事件,出氣筒卻是我

不止一次,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阿祖過世,第二次是爸爸出車禍,對待其他人都還是像平時一般,換到我就突然講話吃炸藥,連別人看了都很困惑為什麼對我要這樣,但當時的我都會懷疑是不是我的問題,馬上低聲下氣問她怎麼了,怎麼感覺心情很差,然後再被對方嗆回來。

每次發生都是我主動討好,然後對方再施捨一般向我解釋,甚至好幾天不回我訊息,再跟我說因為知道是自己的問題不敢面對我,我現在真的覺得我太大愛了,可以理解不代表我就要接受,但當時的我都好聲好氣接受了。

對方還會跟我強調是因為把我當最好的朋友所以才這樣對我,如果不是最好的朋友她沒辦法這樣恣意發脾氣,當時的我為什麼會感恩戴德接受這些說詞呢。

導火線2:不會照顧我的心情

基本上之前大一我心情不好時,對方還會帶我看看讓人笑的影片,想辦法讓我開心,但現在已經是,看到我哭都直接繼續做自己的事,不聞不問的程度,反觀她只要心情不好我都會想辦法讓她開心,不管在幹嘛都聽她訴苦,過節時她打工回來我還特別去買牛排煎給她吃,然後我基本什麼相等的回饋都沒有,大家都說感情不要計較得失,但這個真的會心冷到受傷。

導火線3: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室友A非常熱愛在廁所洗她的鍋碗瓢盆,明明有大水槽在廚房,但她就是喜歡潮濕不易散味的浴室,甚至是蹲在浴室地板的排水孔洗,當初一開始助我就有說希望都去廚房洗,對方說好,然後被我抓到第一次,我再次傳訊請她「盡量」不要在廁所洗,理由種種,對方也答應了,其後又無數次繼續洗,直到有一次我要洗澡,剛好她又在洗鍋子,我真的忍無可忍,問她在這裡洗的理由,她只回我「懶得去廚房」,語氣非常不友善,看到我在旁邊繼續等她還不耐煩地問「幹嘛」。

回房後我就傳了訊息針對剛剛的事做了評論,希望對方不要答應自己無法完成的事,毫無誠信可言,對方卻回「我又沒答應過你」,我只好翻出對話紀錄,對方卻踩著我那句讓她有台階下的「盡量」往我頭上爬,後續基本上就是對方很差的態度無果收尾。

就開始長達兩個禮拜的冷戰吧,直到我在哀居PO了這段話

【我應該會永遠記得,我搬來的第一天,妳坐在空無一物的地板上,坐在陽光裡。

空氣中徜徉著我們的笑聲,一切感覺都是全新的開始,純粹而美好。】

對方才主動傳訊給我,內容荒謬我放棄贅述,總之非常自我中心,不覺得是自己的問題,甚至反過來批評我冷戰。

總結

是時候放我自己自由了,太荒謬了,應該好好珍惜我原本結交的好友,但時不時還是一直想到她的事,我為她放棄了原有重疊的交友圈,完全避開,但也許這也是個好的開始吧。是時候就讓這場自虐結束了,完全無法接受因為愛妳所以才傷害妳這種話,我到底當初為什麼要和她交朋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