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3 articlesIn total 18494 words

周間的Vanilla

蘇瀅芮

夏季的東山街,設於民國一百零九年每周四的晚上,我會去火車站附近的多謝買一球香草甜筒。多謝是一家賣水果冰的小店,就在新竹火車站對面廣場的邊邊,兩層樓高的建築一直到遇見了C我才對它有印象。和C一起去的那次我點了香草、火龍果、巧克力,C不太滿意,她說她其實想要的是草莓、抹茶和百香果。

1

【解構練習】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ep.3

蘇瀅芮

第三節|無論如何都得跑圖片取自網路我們已經在前兩節討論過薩賓娜與弗蘭茨的互動和其他一些不可避免的命運議題(很抱歉,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逃避)。現在,在這之中(或說在兩人之中),對於重和輕有著不同的應對方式,這些差異出現在各種地方,使兩人走向不同路途,薩賓娜是弗蘭茨的嚮導,在這段關係...

塑膠鯨魚之死

蘇瀅芮

第32屆竹中竹女聯合文藝獎散文三獎假期結束的最後一個禮拜去了一趟海邊,從岸邊向海裡衝去的時候突然想起其實我從未看過鯨魚,只記得曾經在幼年時去的海生館門口看見正躍起的鯨魚雕像,四周有水濺灑,還有水氣和氤氳,塑膠鯨魚被放在戲水池裡,旁邊有和我年紀相仿的孩子在嬉戲,巨大的塑膠鰭和塑膠尾...

【解構練習】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ep.2

蘇瀅芮

第二節|縈繞不去的重擔媚俗是一座屏風,遮掩著死亡。圖片取自網路我們很榮幸的有弗蘭茨成為我們的冒險者,他展現的特質最後讓我們看見(不那麼好的)結果 — 劫難的輪迴,或者說,無法逃避的重擔。弗蘭茨的人格特質使他導向悲劇的重大缺陷:他崇尚偉大的進軍且(我會稱之為)懦弱。

夢境速寫

蘇瀅芮

20210316_am0800–1120夕陽晚霞_夢境⁡我們在近郊產業區裡的一處工廠,總共大概有三四十個人,應該不超過五十個。我們在室內圍著一張大圓桌開會和吃飯,天花板覆蓋白色燈管的光暈,但沒見到燈管,一群人應該是窸窸窣窣的在討論什麼面色凝重,過程安靜且神秘,也許夢境都是無聲的。

夢境速寫

蘇瀅芮

2021_0710am0100–10154ˋ夕陽晚霞_夢境在睜開眼睛之前我發現自己躺在類似酒店房間的床上。房裡有三張床和一張方桌,桌板用透明玻璃製成。我的這張床和其他床分開,兩邊都有方形小床頭桌,而另外兩張雙人床併在一起。長方形的室內格局,牆上有一台每個汽車旅館都會有的普通液晶電視。

【解構練習】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ep.1

蘇瀅芮

第一節|無從選擇的背叛巴門尼德( Parmenides):「輕為正,重為負」真是如此?”Es könnte auch anders sein.”(很有可能並非如此)圖片取自網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完成於一九四八年,共七部分:輕與重、靈與肉、誤解的詞、靈與肉、輕與重、偉大的進軍、卡列寧的微笑。

/選擇題

蘇瀅芮

十八歲已經失去了時間的向度而成為空間的跳躍之進行,十八年內你認識很多人,幹過許多蠢事。生日的時候你回到你的書桌前,盯著桌上堆的雜亂的參考書,那些書忽然變成一叢紊亂的選項在你面前要你打開,有人想強迫你去開起潘朵拉的盒子但你其實也就只是在開啟一個贗品。

/培養皿

蘇瀅芮

越靠近十八歲的邊界,感知就越激烈。充滿新鮮那樣不安定的時代裡即使再微小的物事也被不斷放大,以最靈敏最精細的狀態你看向巨大的世界,而那像是透過顯微鏡觀看培養皿或者載玻片裡的小小細菌,你看見他們以野火燎原般激烈的氣息相互碰撞著。於是你開始說話,你想對某個(或者某些)細菌說髒話罵他們幹你娘,或是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

/浪潮上岸

蘇瀅芮

十八歲生日那天你想要搭火車去找前女友,想著好久不見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我?剛十八歲就去做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應該沒關係吧?但最後什麼都沒做就跑回家去,但其實就算去了也就只是浪潮上岸根本一無所獲,原來十八歲之後必須離開原生的岸留下從前的物事,而且再珍惜都要一件一件拋上岸。

深海、水域和神話之死| 110/1.21

蘇瀅芮

2021.1∕21金魚不斷地撞著水缸壁。某天晚餐的時候和F與O去吃了鹹酥雞,F不小心點了太多,O也不落人後,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一個人能吃這麼多炸物。以下便簡略記下,方才總共所點的吃食: 鑫鑫腸一串、豆干四串、雞皮一份、米血兩份、牛肉串一支、米腸一條、小份鹹酥雞和甜不辣各一份、七里香...

四年之死 | 110_1.14

蘇瀅芮

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四年。國中時候買的初版書,甚至包了書套國中的時候就買了她的初版。第一次認識什麼是憂鬱症,認識透過修辭使敘事能擴展至更遠處,同時也認識一些新的事物,張藝謀、紀德、杜斯妥也夫斯基,亦告訴我關於文字的節奏:第一章〈樂園〉提到村上春樹曾經驕傲的說:「這世界沒有幾個人能背出卡拉馬夫助三兄弟的名字喔。

燃燒的芒草

蘇瀅芮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別的長,像是一場長長的遷徙,一段緩慢的退潮而白天彷彿,也因為這樣緩慢的節奏而拉長了,有一種水的質地,能把雙手湊近然後捧起一瓢波光粼粼的陽光。在這樣的冬天假期我的生活作息簡直沙漏般的顛倒混亂,我在夜晚點起燈擁著被褥在床上閱讀塗塗寫寫,早上在沙發上躺著看一本單字書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