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影

長期處於追夢或做夢狀態。 寫作和畫畫都是我的逐夢場,只是走得挺慢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404/兇案現場清理隊 (完整版) 1. 都瘋了

「一家三口。屋主用切肉刀刺太太五刀,三刀正中心臟。他追出大廳刺死兒子在吊燈下自縊。污漬集中在主人房的床上和大廳,主要是血液,也有肉碎。因為發現得早,警察說屍液和屍蟲不算多。」

一輛黑色小型客貨車駛入康城舊區一個屋苑的停車場,車廂內共五人。駕駛者是夏寧皓。他斯斯文文,架了副黑框眼鏡,跟身上的藍色連身工人服毫不搭調。副駕駛座上的夏爾跟他一樣白淨俊朗,一頭明顯細心打理過的略長的棕髮和鬍渣子讓他看起來有點像模特兒。

夏寧皓專心駕駛,夏爾把手肘擱在窗邊打呵欠,對這段慘劇無動於衷。

說話的山姐聲音粗獷,女生男相,身型比健美小姐還要健碩,頭上綁了個雷鬼馬尾。說話沒尾音的她為昨日去接受訓練所以沒開會的兩個新人惡補資訊,並細心地提醒他們帶齊工作證、帽子和手套。

見男新人王家麒臉青青的,她還想再說,但夏寧皓已停車了。

「你緊張嗎?」王家麒悄悄問女新人蘇靜詩。

她搖搖頭。

也是。昨日他們湊巧一起去部門報到,她穿背心短褲,墨黑的短髮從耳下位置斜斜地過去下巴,右耳上面位置鏟青,有Z型坑紋,酷到不行,眼神也冷到不行。這樣的人說是殺手他也不奇怪,又怎會害怕這些連屍體也被帶走的凶案現場?

「怎麼不下車?」山姐低沉的聲線把他嚇了一跳,他立刻下車幫忙把兩車工具運上六樓。

潮濕和翳焗的空氣把屍臭鎖在樓層,薰得王家麒嘔吐大作。這亂七八團的嘔吐物加上屍臭,那是直迫一萬隻臭雞蛋加一車糞便的臭。

山姐把文件交給警察並舉起工作證,「我們是特殊清理隊,接報來清理現場。」

警察指著王家麒來笑,「他這樣也行?」

「他新來的。」她無意瞪那警察,他卻被她看得手一抖,而她已從他手上收回文件,過去幫夏寧皓搬運工具。

副隊長夏爾過去拍拍王家麒的背,低聲在他耳邊說:「喂,我偷偷改了你的合約,未滿試用期便辭職的話要賠償毀約金一千萬。」

王家麒一時忘了嘔吐,呆望著他。夏爾趁機把防毒面罩套上他的頭,「行了,你想著那一千萬來開工吧。」

門一開,屍臭撲面。王家麒入屋後感到一陣耳鳴,回頭發現大家的臉色比剛才凝重。

難道這才是清理凶案現場的應有態度?

他放眼望向一屋血漬和血掌印,還有主人房裡那張面紅紅黑黑的床褥。房間很暗,明明是早上,陽光卻好像全被鎖在那關著的玻璃窗外,屋裡晦暗不明,窗簾和吊燈無風自動。走在這兒似被壓著心臟,每步都很沉重 。

王家麒想邁步看清楚屋子,卻被夏爾按住肩膊。

「帶他們出去。」剛才嬉皮笑臉的夏爾嚴肅地對擺出拿武士刀架勢的山姐說。

下一秒,夏爾已衝到大廳中央揮舞手裡一支只一隻手掌長的鐵柄。夏寧皓不住閃躲,雙手舞來舞去彈出一些金屬製的珠子。邦嗞邦嗞的聲響不斷,珠子不知道撞上什麼,閃出火光。

同一時間,山姐拉著王家麒和蘇靜詩去大門。蘇靜詩甩開她的手,抽出不知道怎麼藏在腰間的長鞭鞭打她身後的空氣。

五個身穿藍色連身衣,戴帽戴手套戴防毒面罩像瘋子那樣跟空氣對打,只有王家麒一人在狀況外,呆若木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關於<<404/兇案現場清理隊>>的小感言。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