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茂豫
桐生茂豫

我是桐生茂豫,[圖文故事手藝人] , 插畫家, 玩石客 IG: @tongsheng_design

[幽冥手記] 楚腰細細,掌中輕,巫者遙遙,招魂曲 (卷貳)

『妹妹們莫吃太多,不然腰腹變粗,跳舞就不好看了。』


聽羅好這麼一說,其它年輕小輩們都默默放下了筷子


『這荊楚後宮,粉黛雲集,能稱得上有德有嫻,能舞能樂,能歌能賦的佳麗眾多......』羅嫵邊用手指算著,邊看著坐在上首處的羅好,然後問到 :『但上品者,屬細腰為美,是吧?』


『是啊,不就因為"楚王愛細腰,宮人多餓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 羅好淺笑到:『這些倒是無須擔心,咱們巫者與妃嬪是不同的.......』


『有何不同?都在這金絲籠子裡關著,跟其他國家的美人比起來,內廷永巷令不是曾說過......』羅嫵佯裝嚴肅,造本宣科起來 :『古羅女子生得玲瓏, 肉恰恰附於骨上,生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體態曼妙,不盈一握,容則宜修,明眉皓齒,稚雅朱顏..........』


『唉呀~嫵姐姐你怎麼不講,內廷永巷令大人是想說,咱們那~腰~細~的~跟御花園池塘裡的白蘋一個樣! 』年幼的羅嬙拿著托盤,上完最尾一道蜜餌給同桌的年長巫者後,還繼續立在原地樂淘淘的比劃著自己的腰身。


膳房裡的眾人皆笑了起來,後宮女子的"寥勝於無"呵,國雖亡矣,尚有一點小小的長處能完勝其他地方的美人,彷彿流落異鄉的孤絕中也會有幾分重振其鼓的驕傲來。


『 唉啊啊啊,姐妹們,姐妹們,』膳房黑金色格子櫺的漆木門從外面被大力拉開,環珮叮噹的少女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扯著黃鶯出谷般的嗓音,瞎嚷嚷道: 『那楚懷王的棺材......』


『噓.............. 』眾人趕緊用食指放在唇上要她小心些。


『喔~那楚國"先王" 的靈柩已經讓令伊大人護送回來了,就在大殿上等著移靈。 』少女壓低聲調,謹慎的說道: 『巫咸大祭司已經上了[崇靈台],你們也別喫了,把剩下的幾道拿食盒一裝,帶過去當點心吧。 』


話才說完,膳房內四桌為首的巫祝立即站起身來,吩咐小輩巫者打點一切,眾人回長屋七手八腳拿著衣箱、器具、食盒後,浩浩蕩蕩的兩列縱隊走上紫晶貝殼砌出的華麗宮徑,穿過宮廷高台與院榭,向著[崇靈台]走去。


[崇靈台]位於皇宮的東北角,遙望雨台山,前有沉河流過,是以鬼方,予祭祀東君諸神與楚國之列祖列宗而設。


此時已敲響午時的编磬,並吹號,北風吹撫著繡上鳳凰的旗幟,旗下的三角處兩邊的長織帶飄揚著,織帶上的細銅鈴發出"磕哩磕哩"的響聲,這一片望去火紅的旗幟在風裡翻攪著,裡頭的鳳凰彷彿振翅欲飛,卻掙不出那針腳縝密的長框。


十丈高台上點著琉璃燈,銅製的燈座有三層,燈台中心有凹處彷彿小碗,裡頭儲上淨油,又安放粗棉線做燈蕊,外面掩上紅黃白三色琉璃燈罩,流光溢彩燈火長明。燈以星宿之形態在高台的四周排成陣式,去往殿內的路上兩旁羅列了淡白濃豔的各色菊花,香氣浮浮,廳堂內依方位掛聖獸旗於四角,琉璃燈在其下映射出鹿角立鶴,虎座團鳳的影子,祭壇面對露台,門戶洞開,風繞了一圈又吹回殿前,壇前青銅方鼎內的沉香灰被捲了起來,白煙曖曖。


『唉,這煙霧迷了眼睛......還未到時辰,是誰把露台的長門開啓? 郁瓊之氣外露,非善哉!』 羅好用袖子掩著口鼻,讓自家姐妹把通往露台的長門合上。


『妢姐姐,如何不見豫章台的侍監和使女?』羅嬙嘴裡叼著蜜餌,雙手捧著三層食盒望著剛來膳房傳話的羅妢,口齒不清的說到: 『這次的招魂實為冷清啊。 』


『曰王祀如何?公子橫繼位為楚王橫後從來也不過問"先王"死活,因此今日這招魂儀式到底是何人主理?會招出何物?匪神匪鬼兮,若我者假託其魂魄離散,可好?』羅妢白了羅嬙一眼,回頭扯住羅好的衣袖幽怨的說到:『咱們莫要管,唯恐降得災邪。』


『大膽,卑微汝子也想左右祭祀之禮!』


『啊……大祭司,拜見巫咸大祭司。』眾巫者譁然而止,收斂了心神,齊向說話之人行了揖禮。


『看來這 [崇靈台]上的神祇不威、不重、不能調伏爾者眾?』巫咸大祭司望著依然伏首作揖禮的巫者們,似乎沒有讓眾人禮畢的意思,又道:『昔者,巫大夫觀射父有言:"巫者,其能明神降之,知萬物,能恭敬者,是為祝,而心懷舊典為之宗,敬而不瀆,故神降而嘉生,保民而物享,保社稷而禍不至。"我們巫者與毉夷是分不開的,醫者治其身,巫者慰其靈, 天地萬物共享其道,皆沒有分別……』


『如何沒有分別?』羅好抬起頭冷笑到:『在這宮裡年年幫楚王獻祭,迎送神祇、卜掛祈福,為著楚人的宗廟和安撫楚人的魂魄,咱們母國已亡,宗廟已毀,古羅人的屍骨披滿鄢水之滨,有誰人能告慰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