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蛋糕鬼

平面設計,插畫 過度喜歡獨旅(偽流浪)帶來的自由感,以致日常神經敏感。 插畫日記.遊記.故事.電影

卡波里克— 意識流故事


這是一個馬和蘋果樹談戀愛的故事。

在遙遠的卡波里克鎮來了一個馬戲團,他們效仿受人唾棄的吉普賽人生存方式;到一個定點扎營、吞吐雲霧、旋轉;然後向當地那些好奇他們是否帶來擺脫痢疾和高燒的面孔收錢。

這裡很好,氣候宜人雖然有疾病但很遼闊(哪裡有人的地方沒有疾病)。

有的他們是人類,有的不是。 但一樣的是他們說著同一種語言,有沒有文字都無所謂因為他們能彼此溝通。

掃把和雙頭鳥知道,吉歷和馬札也知道。 他們每一次的停留都會留下一個人;因為過度的旋轉還有拆解讓他們身心俱疲。

蘋果樹的產量連年遞減,他已經受夠了。不想再為了向人們展示他的智慧而一夕間開花結果。

邁蘿絲也是,她總要沿著帳篷飛越奔跑彷彿屁股後面有火焰在追著她,然後奮力一躍,跳進蘋果樹的懷抱裡,把最頂端在一瞬間結成的蘋果摘下獻給觀眾,接著接受他們的掌聲。

他們不知道的是也許剛開始的幾年這樣的注視會讓她意氣風發,但頻頻的關注和驚呼讓她覺得疲累還有厭煩。

她知道自己的才華有多少也知道事實,事實她就是一匹馬;頂多是一匹會說話的馬。

沒有人能決定誰要留下來,也自然沒有人能決定誰要被拋下。 選擇本來就是另一種形式拋棄。

在卡波里克經過了三十個月亮升起的日子,他們決定為了過去一起生活的歲月慶賀;旋轉的人還有拆解的手腳都很賣力、雙頭鳥波提把帽子的灰抖得很乾淨,因為這是最後一天。

他們決定讓小鎮的居民看最後一次他們的表演然後各自遠走高飛,去找那個可以永遠停留的土地和小鳥。

只有邁蘿絲和樹知道,他們的家在這裡。 以後就扎根在卡波里克,不會有蘋果也不會開花;但邁蘿絲可以在山丘奔跑。

蘋果樹會一直在這看著她,等她回來;只為了彼此展現生命還有才華,誰也不能指使他們什麼時候要跳要擁抱要哭泣,一起數接下來的每個月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