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

台灣資深影評人、有河book書店主人、友善書業合作社前理事主席、《閱讀的島》前總編輯,著有《看電影的人》、《異色的雜念》二本影評集,前者曾獲2016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醉好的時光》(Druk)Thomas Vinterberg 2020導演

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邁茲·米克森與湯瑪斯·凡提柏格繼《謊言的烙印》(Jagten)之後再次合作,這次又是演老師~~

多年前看過一個報導造成一個印象一直揮之不去,就是:北歐的自殺率是全歐洲最高的。這使我看北歐的電影都有一種厭世感,即使是喜劇也可以解讀為厭世,即使是狂歡也可以是由於厭世。

這片又再一次地驗證了我的「厭世」觀,只是厭世之前,你還是得先嘗盡人世中的一切甜美與酸苦,飲酒只是在提味而已。

喝酒也可以帶來一種脫逃(escape)的愉悅,雖然那是假象,你永遠脫逃不了,但愉悅則是真實的,此所以有些人會上癮,對片中四個老師而言,被教育制度及校規束縛久了,上課前飲酒無疑是另一種出軌的誘惑,要用論文實驗來合理化這種出軌只是讓脫逃的企圖更明顯,但這種出軌也觸發四個中老年男子久違的童心與雄心,而酒醒後的真實則是他們人生的殘局,還是得要自己去了,喝酒是解決不了的,不過,如果經過這些實驗過程,有人變成另一個人,那麽之前的殘局有可能也因此改變,遂出現改變的契機,那麽這樣的飲酒實驗是可以鼓勵的,只是也有人受不了而走上另一種極端──真正地厭世去也!

不論如何,我記得前幾年我做金馬評審的時候,有獲贈一個贊助廠商提供的隨身酒瓶,有朝一日一定要拿出來實驗一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