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啊飘
飘啊飘

万物皆流

2022.11.27成都

其实不敢用电子笔记写,很怕写下的每一个字之后都会成为自己的“罪证”。但是一边怕又一边疯狂对自己讲:“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一切也都是应当被看见的。”

最近两天睡得都不是很好,心系五湖四海四面八方的勇士们,边看消息边掉眼泪,终于今上午看见了成都这边的活动,把海报转发给朋友后,就约好了一起去。

然后一整天都在期待着这件事情,但是时间愈近愈恐惧,脑海里想着放了花就跑。

到了朋友快下班的时间,我去买了花。

路上拍给朋友看,朋友看见后讲原本以为挺丑hahh 结果还不错

在路上我和她一路沉默,大家沉浸在各自的情绪里,我听着地铁嗡嗡地声音也想掉眼泪,坐在地铁上一直在发呆,突然一个姐姐拿手机备忘录打字问我们是不是去望平路,然后说那边进不去,叫我们除了花什么也不要带,说很多便衣。我们也在手机上回复了她,她又讲其实昨天晚上就有一次小小的自发性的活动,但是今天这个还有海报,不知道是谁组织的,让我们注意安全。我和朋友听了后更加忐忑了,但是还是在某站下去了。下去后才突然意识到,那个姐姐也是在这一站下的车。

路上我一直很怕,这几天来我本来以为我挺有勇气的,但是真的,行动比发声困难一百倍,我由衷钦佩在路上的人民。我和朋友拿着花,其实蛮显眼的,有路人从地铁口下来看见我们直接讲,我们拿着花进不去,我很怕出了地铁口就看见很多警察,真的非常恐惧权力机关,一直在跟朋友讲要不把花放垃圾桶上,因为感觉只要存在此地,大家都能明白的。朋友坚持先上去看看情况再说。

后面又走了很久才到达目的地,路上我也一直在传播我的恐惧,还有听朋友针对这一切是怎么想的。我和这个朋友一年级就认识,可是我大学时就知道在这条路上,我们不是同路人。然后我逐渐发现,曾经不是同路人的她在行动这块比我有勇气得多。

目的地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右边。到了目的地后,就能看见有骑着警车单车巡逻的那种警察(?)朋友把花背在手后,我们先走去了十字路口的左边,想着先看看情况,不对就跑。十字路口那里是一整条河,在河边的开头,我们就同样碰上了一位拿花的姑娘,虽然我们没有和她说话,但是我知道她和我们是一样的。

然后我和朋友实在是觉得拿花有点难办,我提议把它放在树边,因为原本也是想的要祭奠。既然是祭奠,其实也不用非得执着于那边。刚准备这样做的时候,便衣便来了(一晚上撞见了他三次,绝了。),给我看了他的证件,让我们赶紧走。

当时我就有点怕了,但是不打算走,想着在马路对面看着。后面还是和朋友把花放在了垃圾桶上。朋友坚持过马路去看看情况,我也一起去了。然后过去发现很多人在排队,我去问了一个女孩子在排什么队,她讲就是那个活动,我问是需要查手机才能进去吗,她说应该是扫码。

我和朋友一听,就觉得不太妙,于是没有参加,去了桥上站着,后面听见远处传来了“毋宁死”这样的声音,于是和朋友决定往河的左手边,也就是活动组织的对面走去。

深入往里面走,有很多不同年龄阶段的人,有西装革履的,有打扮时尚的,有花了精致妆容的,有年龄较大的,俗称大爷大妈的,我和朋友站在人群里面,挑了一个比较空的空间,站在了桥边。

最开始我是很怕的,并且有些话喊不出来,比如“不自由,毋宁死”,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到这种程度,朋友比我先喊,后面“不要谎言要尊严”实在是打动我了,我也跟着喊“不做奴才做公民”。

在断断续续呐喊中,我们这边突然骚动了一下,我拿着朋友想跑,朋友拉住了我,站了会儿,怕出事,大家喊着“注意安全,拒绝暴力”。然后我们又挤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在新的地方没有站多久,来了一位长发小哥和他的朋友,他开始孜孜不倦地点蜡烛,晚上风很大,他很耐心的讲“没关系,灭了再点就是了。”我当时就又很想掉眼泪。在点蜡烛的时候,我和朋友还有他朋友用手遮住风,希望火焰能烧久一点,过了一会儿,又有人来借火点新的蜡烛。在点蜡烛的时候,后面有人讲他打火机防风,于是把他打火机递了过来,有人拿了一张白纸,讲用这个遮一下风,还有人也让我让一下,他来点个火。最后大蜡烛还是很快灭掉了,但是借火的小蜡烛一直燃烧着。又过了不久,一个姐姐和她的朋友开始拿蛋糕过来,摆上鲜花和小卡。大家自动把位置让给她们。我看着她一朵一朵地放鲜花,一根一根地插蜡烛。

小哥一开始努力挡风点蜡烛
蜡烛 鲜花 蛋糕 照片

在途中,还有一个男的,听上去就感觉很坏,大家会给对面喊加油,会在这边喊自己的诉求,会唱国歌,也会静默。在沉默的时间段里,这个男的讲:“大家跟着我喊,xxxx”忘记他说了什么,印象深刻的只有“警察傻逼”,他在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现场的大家都觉得不对,都说话不能这样讲,没有跟着他一起喊。

后面,河对面的人们慢慢迁移到了道路的入口,我拉着朋友哀悼了一会儿,也慢慢往那边走去,一路上发现每个台子上几乎都有蜡烛。

后面又和朋友继续涌到十字路口,走到比较靠里面去的时候,大家又开始喊,我有点害怕,我拉着朋友想走了五六次,朋友都很坚定的讲没事不用怕,有人在高处拍照,我和朋友戴上了衣服上的帽子。

后面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强行留一条路出来,再然后,大家好像在讲抓人了,又开始跑,边跑边回头,我拉着朋友在最外围呆着,但是我还是害怕。一共回头了三次,后面才又慢慢走,走了很远很远,好像还有人在喊“放人”。

比起朋友的坚定,我实在是羞愧不已。我对朋友讲:“我希望这样的力量是可持续的,这只是开始。”朋友讲:“第一次你都不勇敢点,谈啥子以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