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子
裸子

See you when the moon rises.

陰道 | 因疼痛而起的「實驗」

(edited)

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會透過Tinder探索「身體的關係」,i.e. 炮友或床伴。

一開始「很單純地」,以為我自己只是想要確認自從被性侵之後,我的陰道是不是會排斥異物的進入,想要知道我是不是「壞掉了」。

「陰道排斥異物」的生理現象稱作「陰道痙攣」,亦即當有異物進入陰道時,肌肉會不自主地痙攣,而導致比如陰莖或性玩具等異物進入陰道時,過程中會產生不適,以至於疼痛;但與其說是生理現象,對於有受性侵史的人而言,它更常是「心理因素」引起的。

然而,我使用月亮杯的經驗,在性侵事件發生後,使用上卻一直都是正常的——意指陰道並不會排斥月亮杯的進入;所以可以合理推估,陰道痙攣的發生是在特定條件之下的。

Btw,幹林老師覺得用月亮杯或棉條,陰道會有快感的,請不要再被A片誤導了,好嗎? : )

在此為林老師默哀三秒鐘。幹的過程都是合意的,Only Yes Means Yes!

在真正踏上「約炮大道」前,我首先買了棒狀的性玩具來練 (紓) 習 (壓),儘管搭配潤滑液進入,一開始仍然會有些困難,隨著練習次數增加,才慢慢降低疼痛的感覺,然而性高潮的部分,還是得透過刺激陰蒂才會抵達,陰道高潮在最初仍是無緣的;但其實陰道高潮是相較不容易的唷,所以如果身為陰道擁有者的你/妳,現在沒有體會過也是沒關係的唷!(笑)

完成階段性任務——性玩具實驗,我想要更進一步與真人嘗試,所以就把原本就有在使用的Tinder,發揮了它最大效能——在都市地區,花了十分鐘約到一個陌生人。

在第一次約炮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些事,其後,我的精神狀況開始惡化,而我並沒有病識感,因此接連又出現了第二次、第三次......約炮經驗。

恩,至於這些混合著體液、淚水、血液的故事,在這裡先不說明。

但在那一段沒有病識感的日子裡,發生了很多至今我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彷彿那是另一個我;但若要說我沒有自覺我在做什麼事嗎?老實說,當時的我,還曾經信誓旦旦地向我的中國網友說:「你看,在Tinder上我可以挑男生,約炮讓我奪回性自主權。我有權決定我要跟誰發生性行為,不再是像那次一樣,是被強迫的。」

當時的我,是如此深信著的。

我很想透過自己「主動」製造的「機會」,來彌補性侵事件所造成的傷害;以為只要扭轉了腳本的某一處,就可以多少填補創傷在心理所造成的無底洞。

但,一切並非如我所願。

然而,這裡,我並非想要反對「約炮」,只要性行為過程中,從一開始到結束,彼此都是知情且同意的,滿足生理慾望是非常合理的行為。

在這篇文章裡我所想闡述的是:

從最初的「陰道實驗」心理,直到後來我在約炮過程中,反覆地讓自己處在一個「危險」的情境裡,甚至遭到傷害也不自知,這是十分危險的一件事情。

現在因為透過心理諮商的協助,花了好多心力(與錢),才逐漸有了「穩定」的病識感,慢慢有能力釐清這些事件的關聯,以及它們如何導致我的 (無意識) 自我傷害行為,而這些有如惡性循環的情況,也與先前我於〈正式日記〉中所提及的「強迫性重複」現象有所關聯。

我現在是安全的。

最後,我想說,情慾是很美好的,儘管我是一名性侵倖存者,我還是會渴望擁有這些,但目前的心理狀態很脆弱,所以暫時只好先透過「與自己的性愛」來排解慾望囉! :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正式日記 | Debug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