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子
裸子

See you when the moon rises.

正式日記|Untitled

昨日是離台前倒數第二次諮商,跟諮商師確認好等我在國外的生活安頓好之後,若覺得有需要可以再繼續諮商。確認完這個決定的當下心底其實有點複雜,有點像是小孩子學騎腳踏車要準備把輔助輪拆掉那般,沒想到諮商對我來說已經成為習慣了—— 近似於每個月繳兩千塊確認自己想活下去的意願。

不過這次的諮商又繞回同一個主題了呢,又是在講「親密關係」,我似乎一直在同一個地方打轉,但跟年初的我比起來,我現在已經可以抽離自己,用第三者的身分跟諮商師一起看著過去的那個我,笑著說:「真的很蠢耶!怎麼可以這麼蠢啦!」最後我們還得出一個結論,也許那個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粗枝大葉、不顧後果的我,成功救了現在的我一命哦。


:至少妳不是那種心思很細膩、很嚴謹那類人,不然.....

:不然會像林奕含那樣嗎?

:對,也許。


也許過去那些脫序或說傷害自己的行為,無形之中成為一種保護機制,讓當時的我不至於只看到一種選擇——死亡。

嗯,這樣想想,忽然覺得大腦真的是好厲害哦。


:但妳要記得,那樣的「保護機制」短期來看也許有效,但長期而言是不健康的哦。

:好!


將近七年前,我透過郵局的未來信件功能寫了一封信給 2023 年的自己(若沒記錯的話),沒料到我屆時已不在台灣了;前幾天曾試圖到郵局更改投遞時間,但也許因為我去的是一個小郵局,又或者當初我沒有記下郵件號碼,總之這封信得等到我從國外回台後才有可能看到了。現在努力想也想不起來七年前的自己寫了什麼,只記得當初寫著寫著,心態上倒像是在寫遺書那般了。

時間,真的能使人遺忘嗎?

如果可以,我也很希望可以將腦袋中的一些記憶除去,像我忘記七年前那封信裡的一字一句;像電影《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可以付費將腦袋中的記憶刪除。

但如果可以的話,在那些痛苦的記憶裡,我仍希望可以跟曾經被我傷害過的人說聲抱歉。


要再寫一次未來信件給自己嗎?

下一個七年,我會在哪裡,會如何被記得呢?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