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寫夢境|噩夢、永恆、火刑:擁著憤怒入睡

我快窒息,肺部的空氣被擰出,感覺到從內而外,卻又無處發洩的憤怒,我被淹沒、被滅頂、被無處不在的怨憤包裹,掙扎地從夢中的書桌站起,掙扎地睜開眼睛。 我醒來了,內心卻無法平靜。

我做了個噩夢。

半夜五點從床上掙扎地睜開眼睛,不是嚇醒,不是緩緩地醒,是「掙扎地」像是從泥濘地中把雙足拖出來似地睜開眼睛。

我恨這個夢。

Photo by Ben Blennerhassett on Unsplash

我在夢中不是自己,像是走回童年一樣,變成一個國小年紀的小孩子,我幾乎記不清夢境中的詳細情節,唯一記住的是,夢中的母親掌摑時的狠勁,以及要我與之意願不可差之毫釐,必須得做得一模一樣才可以的緊緊掌握

我不可以超出框框的任何一丁點,但就算乖乖聽話,換來的也是冷言冷語,即便我無比努力地討好夢中的雙親,他們依舊可以從中找到缺點,然後在人群間羞辱我。

我在夢中的書桌前被推擠,在大街上被指責,在親朋好友之間被冷嘲熱諷的嘲弄。

我用力嘶聲力竭地大喊:「不!!」

我真的受夠了!我快窒息,肺部的空氣被擰出,感覺到從內而外,卻又無處發洩的憤怒,我被淹沒、被滅頂、被無處不在的怨憤包裹,掙扎地從夢中的書桌站起,掙扎地睜開眼睛。

 

我醒來了,內心卻無法平靜。

 

我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過往連說不都無法的怯懦,但今天,我要拒絕這個夢,我擁有說不的權力

我躺在床上,看見那個夢,也看見過去,看見所有與我同樣的,曾經被毆打,被充作發洩工具的小孩子。想像自己看見某個受虐的孩子,我只想衝過去幫他擋下那些拳打腳踢或藤條或鐵棍,我真的受夠了!

不該有任何一個小孩子遭到與我同樣的暴力。不論是肢體的還是心靈的。

沒有什麼「小孩子長大就忘記了」或「以後你會感謝我」,根本沒有這回事,所有的傷痕都是永恆的,在我的靈魂安息之前,曾經打在我身上的印記依舊紅腫滾燙,彷彿每一痕鮮紅的印記都是剛剛烙上的。

 

我翻身,把背部的傷痕與瘀青在清晨的空氣中晾曬,暗暗在心中作了本日總結:

「所有對小孩施暴的父母都應綁在十字架上施以火刑,燒盡他們靈魂的最後一點殘渣!

 

我再度沉沉地入睡。

擁著憤怒沉沉地入睡。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