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kuo

I’m asian based in the Maryland, interested in US stocks & Crypto investment add me on LINE ID: bk852 訂閱連結:https://liker.land/briankuotv/civic 通过比特币支持我:bitcoin: 3BLnSi7uVpEhfcyvWgT1YyQocuqhQF1a1A

從獨裁者的恐懼,預測臺海爆發戰爭的概率;一般人對此事可能心存誤解

(edited)
今天是2021年11月7號星期日,之所以要報日期,是因為我想聊一個時事話題,對象就是臺灣。最近一段時間,台海局勢可以說是瞬息萬變,對於中共那邊會不會主動挑起戰火這件事,我看到各方是眾說紛紜。那麼今天還是從獨裁者的內心恐懼,來分析一下最高領導的決策模式,然後預測一下未來臺海爆發戰爭的概率。我覺得這是很多人常常會忽略的一個角度。
臺海危機2021

上一次提到臺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是批評了蔡英文總統過分積極的向拜登道賀這種做法,因為只要 Biden民主黨上台對於臺灣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這不僅僅是因為長期浸染在華盛頓沼澤的政客們除了政治內鬥之外,本來就缺乏臨陣決策的勇氣和智慧,更重要的是,在於他們會用表面的強硬和暗地裡的退讓讓中共造成一種東升西降美國人不敢打仗的印象。現在看來我們當初的判斷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拜登上台之後,幾乎把外交是搞的一團糟。日本、澳洲因為看不清美國的戰略態度而開始傾向於自建聯盟防範中共。北京在阿富汗撤軍的這個過程當中體現出來的混亂,以及最近拜登為了氣候問題和習近平直接的勾兌,都會進一步加深這種印象。我看到有評論說美國的根本戰略目標根本不是開戰以後保護還是不保護台灣,而是要進可能的遏阻與核大國之間的戰爭。這樣分析確實是很精準的,但是從博弈的角度來看,如果被對方完全看清了你這種遏阻戰爭的意圖,那麼對方就可以使用更加激進的戰爭壓迫策略逼迫你在其它地方大幅的讓步。反正真的擦槍走火以後是你自己先始料不及、不知所措。

所以你想要真正達到遏阻效果的正確策略應該是以完全真實的態度去積極備戰,給對方一種你一定會贏的,而且一戰就一定會取勝的印象。這其實也正是川普總統在任期時對付極權體制的基本策略。而且他準確的把戰爭目標制定為對方的最高指揮層,因為這才是最高掌權者內心的恐懼,至於其他人的生死呢,他們是不在乎的,這裡甚至包括他們自己的家人。

而美國的軍方其實並不理解這一點。我們之前經常看到一種說法就是因為中共的高官把子女和財產都放在海外。所以他們才是最不願意看到中美開戰的一群人。但是這種邏輯顯然是按照正常人性的邏輯去做判斷的,沒有考慮到這些人內心最深的恐懼點,那就是他們的權力基礎是絕對不能被動搖的。這個權力基礎就是黨對社會的絕對領導。無論是他們的財富還是他們高人一等的特殊地位,以及肆意妄為之後可以不被追責的僥倖,其實都是因為共產黨這個最高權力核心的存在。

只要權力還在,沒有了錢可以再賺,沒有了家人和子女可以再娶再生。但是如果丟了權力或者丟了自己的性命,那所有的一切都會化為烏有了。 這就是為什麼這些人無論內鬥的多麼激烈,也絕對不會被他們的海外利益推翻整個政權。反倒是西方世界因為自己的深層恐懼,形成了日漸僵化、不分人和權的價值體系。即使一個抖音和微信,封禁起來都這麼困難。中共高官藏在海外的金山銀山,那更是屬於私人資產,他們的子女也一定在人權保護下安然無恙。即便在中西對立的情境下,這些東西反倒可以成為牽制西方政治決策的有力因素。

那麼只要維護黨的權力架構,中共贏了呢 這些人可以更加肆無忌憚的呼風喚雨。而西方贏了,他們照樣可以坐在金山上頤養天年,還不用擔心會遭到類似於納粹高官那種無休止被追殺的局面。在這種情形之下,中共高官會因為害怕失去家人和財產而不敢發動戰爭,其實並沒有真正理解恐懼者內心的真實邏輯。

同樣的看待中共內鬥的時候,很多外界的評論也有類似的問題,經常是把那些人分成各種各樣的派系,然後呢,就是一派人蓄謀已久將另一派人搞下去。但實際上,在這種以恐懼為核心的社會體系之內,所有人的一般心態都是希望通過明哲保身,等待別人自己犯錯,而讓他們主動參與到這個對核心權力的政變或者陰謀當中,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反倒像馬雲、馬化騰這種有獨立決策習慣的企業家的相對更危險一些。所以中共高層對於這些人的防範和打擊也是不遺餘力的。至於剩下的官員恐怕也沒有那麼大的魄力,更沒有所謂忠於自己派系抗爭到底的心態。什麼衷心護主的玩意兒都是鬼扯,所有人都在努力地尋找取勝希望最大的那個勢力。然後盡一切辦法擠掉周圍和下邊所有人然後自己依附上去。哪怕是有些人的利益被最高權力所觸動,他們對權力核心有任何不滿或者恐懼,也會將槍口衝下對準權力更弱勢的官員和民眾。我覺得文昭先生有一個判斷是比較符合這些人的真實人格。那就是只要這個權力不倒,當前的中共官員根本就不會心生反抗,無論在任何局面下。

但如果真正出現強有力的外部勢力主動擊潰這個權力架構,那麼所有之前極力維護的人還是會集體拍手稱快,跪舔新的權力,以圖自己的安然無事。你想讓他們的內部再次出現政權早期那種毀滅式的內鬥,那也是太低估黨文化的恐懼教育了,讓他們鬥鬥群眾,發泄一下心中的不快我覺得還是可行的。反正群眾們也都只會將自己的恐懼平行擴散或向下轉移,有這種深層恐懼的不只是官員,其實也有最高領袖,而且他必然是所有人當中最害怕的,但由於他自己處於權力的巔峰,所以他疏散自己恐懼的渠道和方式比其他人是要多一些。

所以我們要判斷這種人什麼時候會做出不可思議的選擇,就不能只從理智層面分析什麼當前的國際局勢或者黨內的鬥爭啊等等,而是要看清楚最高領袖內心的痛點是什麼,我覺得和所有黨內高層都一樣,這個點應該也不外乎就是權力架構絕對不可動搖。因為無論再怎麼害怕手下的人對自己不利,當前這個金字塔形的體系對於獨裁者來說是最安全的。所以任何他自認為的試圖動搖權力架構的人或者行為都是不可以接受的。他自我判斷權力將要倒塌而且無法挽回的時候,也就是他徹底失去理智的時候。

而又因為恐懼過深的人,他們在做判斷的時候往往不是根據事實而上依靠妄想,所以這種判斷有可能只是依據某些徵兆和特定事件的發生並沒有必然的聯繫。所以依據獨裁者恐懼心理的規律,我覺得臺海發生爭端甚至戰爭的概率其實比很多人想像的更大,而且只要爆發了,就很有可能是全面性的生死決策。因為掌權者和整個權力體系目前面臨的壓力巨大。但是所有人又都在等待著周圍的人犯錯。從粉紅五毛到最高領袖乃至台灣和美國,目前無論誰做出重大決策錯誤,或者出現任何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大事件,都有可能觸發連鎖反應引爆炸彈。

從大陸那邊的很多舉措來看,無論是趁著疫情來演習很多強制隔離的政策,還是煽動民眾儲備物資以及毫無徵兆的斷水斷電,這似乎都是某種形式的備戰行為。也就是說發動戰爭的確是最高權力內心隨時可用的解壓渠道,只是什麼時候用,對誰用,怎樣用的問題而已。

對於美國這邊的反應呢,由於拜登當局過度明顯的透露出自己嚇阻的戰略,反而不一定是最高領袖重點考慮的因素了。對於台灣當局來說,我的建議是細心觀察對岸和全球的局勢的變化,必要時應該針對恐懼點出擊而不是坐以待斃。當然那些有投機傾向的人也得明白自己永遠是最高領袖最好的恐懼宣洩對象。還是自求多福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促成美台建交 確保台海和平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