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六 Brown 6

Madame Bovary, c'est moi. INSTA、TWTR:brown6writes

黃色恐懼 No Entry, Fans Only /01

說來話長,總之,我想當網黃。沒露臉的那種,應該不會怎樣......吧?

初戀之於學生階段,大抵可歸類三種樣態。與自己年齡相符的人走在一起,相愛相殺一陣子,事後比較不幸的,嗟嘆那些時間虛耗了;與年長許多的人談戀愛,視野被溫柔地撐開,事後比較不幸的,頻頻回盼遭到過站不停的叛逆;最後一類則什麼都沒有,但若是具備足夠幸運的傢伙,在炮友和幻想間設法摸出一條路,竟也跌撞成了相當完整的個體。

嚴格來說,黃睦雨的初戀尚未發生,畢竟Alan基於現實的無奈,未曾給他任何承諾,大學的第一個學期也即將結束,彼此僅剩每隔數周的性愛與吃飯,那種背地裡踏越過道德底線的男人才發得出口的淫言穢語,已經好幾次聽來像是形式主義宣言的朗誦。

「好悶喔。」

「睦雨,怎麼啦?教練聽你說。」

「我剛剛跟男友分手了。」

今天Alan又北上找他,一如往常先吃飯、後做愛。起先黃睦雨自覺吞下太多苦衷,飽死了,表示不餓;Alan聽了笑出聲,不然吃甜的好了,牛奶大王。這家冰店是賣給你這種非台北人有關公館的情懷,黃睦雨抱怨道,據傳112的學生都很少去了,要他從古亭專程蒞臨更顯荒唐。原來睦雨是台北人了啊,Alan沒正眼看他,穿越捷運票匝。

「想哭就哭呀。教練給你抱。」

「其實我們都不想哭呢。可能解脫了吧。」

這天總該來的,Alan意外淡定,睦雨有自己的天空了。他沒有像新聞拿出預藏的水果刀,原來不見血才最冷血。也是,黃睦雨倒轉念得快,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對,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碗裡有幾顆滿大的芝麻湯圓,想必他是很餓的,卻不像青少年那樣呼嚕全進嘴裡,他牽著湯匙,湯匙捧著滿心流竄著的湯圓。吻一口,嘴唇包覆了一半的柔軟,於是那半邊簡直融化了,融化在他同樣柔軟卻能夯實一切物體的唇裡。接連便是舌頭和牙齒的事,不過,黃睦雨只懂其中的舌頭,不懂牙齒,因為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不行,黃睦雨棒喝自己,不准再崇拜,從今天開始,他就要追尋這個年紀該有的體驗、運用這個世代提供的前所未見的交友途徑......Alan說的沒錯,我要有自己的天空了,成熟的男人就是.....住嘴!

「好吧。但你還是可以抱教練的。」

「可是......」

「不然,教練要抱你了。」

舉凡分手炮這等不雅的詞彙,Alan不可能迸出口。總之,他們回到睦雨在廈門街弄租的小套房,做最後一次愛。擺設幾乎沒變,惟獨面朝對棟公寓的窗台內側的三盆迷你仙人掌突然顯得可憎;其餘的部分也沒變,比方Alan開始揉起黃睦雨其唯一酒窩同側的右奶頭,睦雨就僅獲允直稱Alan的本名陳敦倫。敦倫、敦倫、敦倫,往往黃睦雨私喃得愈小聲,陳敦倫勃起的陰莖脹得更硬,前陣子兩人流於形式時,此起彼落,難堪有如歐美色情片商在色情網站投放的廣告。今天不同了,今天結束就再也沒有了,於是彼此的投入宛若那時在更衣室的第一次,心臟跳動得特別快,感覺幾分鐘後的精液會射得特別多、特別遠。

「睦雨,你不介意教練親你吧?」

「睦雨,會痛嗎?」

「睦雨,沒事的,扣住教練的手。」

陳敦倫喜歡讓黃睦雨躺著,直盯著他抽插,每次凝視,再再證明自己正與涉世未深、未曾被第二人進入體內的大男孩合意性交。黃睦雨同樣偏好這個姿勢,當陳敦倫沒俯身時,黃睦雨總為此興奮不已,或許是目睹他濃密且黑的腹毛,筆直的一條粗線、一道黑色閃電由上而下,隱沒在兩具下身的交合處;亦或基於體內同樣渾粗但反而微幅勾起的陰莖,規律地傳導、釋放電流,刺激前列腺。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黃睦雨不禁比較起高二時遇到那位無緣的深櫃學長,都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有色無膽果然是最厭煩;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雖然陳敦倫始終將鬍子剃得剩下粗糙的渣點,但眼前所見,濃密且黑的腹毛;敦倫、敦倫、敦倫,成熟的男人......住嘴......今天不同了,今天結束就再也沒有了.......

「睦雨,教練有感覺了。」

「不可以......射在裡面......教練。」

「放心,教練有戴。還是,睦雨想看教練射?」

那今天就射裡面囉,陳敦倫抹著汗,笑稱讓黃睦雨充分吸收別離的祝福;可是,其實黃睦雨不是第一次被他內射,他們甚至未用過任何安全措施。本來想射在睦雨嘴裡,陳敦倫又挺起軀幹,加快抽插的速度,沒擦到的汗珠沿胸肌間的凹痕滲入筆直的粗線,充分吸收,養分向下隱沒;可是,黃睦雨偶爾想想也恐怖,有固定異性伴侶的男人與處子少年間的緊密連結,怎就假設與傳染病絕緣了呢?可是,我知道睦雨是懂事的大男孩,陳敦倫喘得鏗鏘,被幹,他繼續說著,對0號而言是無比神聖的事,不會隨便給其他男人的;可是,黃睦雨想起了原因,那你的呢?這是他以往不敢提的問題,但今天不同了。睦雨、睦雨、睦雨,陳敦倫射精的時候,是聽不到黃睦雨的;今天結束,就再也沒有了,黃睦雨想起,儘管成熟的男人就是不一樣,卻還是該分手的原因。

「好爽......睦雨,舒服嗎?」

「.....嗯!.」

「抱歉啊,教練等等要趕接女友下班,睦雨,要麻煩你自己清理一下了。」

在黃睦雨的胸腹,一灘腥味液化,不久即滑落。這間坐落古亭街弄的小套房,只剩他一人了,靈與肉的雙重寂寥搞得他有點想哭,明明終於可以好好認識Twitter上同樣讀大學的圈內夥伴,還有到據悉好好玩的圈內酒吧玩樂,但那位稱作Alan哥的男人的千叮萬囑,仍遺留睦雨體內,隱隱約約,驅不散、排不乾。

這集好討厭。黃睦雨邊擦拭邊埋怨,因為不開心的時候,他習慣自慰,並把自己套進劇情;今天是雙倍的不開心,劇情走向卻急轉直下,真令人難堪。儘管如此,洺威拍的片依然是最喜歡的。約莫三個月前,睦雨開始訂閱「Cumingway 洺威」的Onlyfans,那是唯一讓他甘願掏錢觀賞影片的網黃。真的好喜歡他。洺威的影片與別家網黃截然不同,臉、身體、對話、濕吻、愛撫、戴套、抽插、抽插、抽插、拔套、射精、濕吻、愛撫、暖暖的淺笑。成熟的......黃睦雨真心嚮往著......對,他確實是成熟的男人,也確實不一樣。

兩度進入賢者模式,總算得以相對平常的情緒瀏覽Twitter。「Cumingway 洺威」又更新了,這回並非固定59秒的新片預告,而是短短幾行字:

徵求新的攝影小助手,沒經驗無所謂,詳情私訊。BUT❗️ ❕我這不是聯名,只想約炮的更別來,否則見一個封鎖一個😉 #非誠勿擾

〔下集待續〕

BLOGGER INSTAGRAM TWITTER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