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看花

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许多拥有资源和人力的国家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因为这些国家家里的矿和油气都掌握在跨国集团的手中,产生的巨大收益与整体国民毫无关系,也不能拿来做社会基础结构升级的长期投资。

汪精卫也曾是一位热血青年,年轻的时候曾经孤身前去刺杀摄政王,刺杀失败被捕,还学着谭嗣同的样子引亢高歌: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此举曾经让世人耳目一新,赞赏不已。然而,此等热血又是如何一步一步沉沦为遗臭万年的大汉奸的呢?因为武汉沦陷之后,他彻底绝望了!不仅仅是他,一大群社会精英分子都彻底绝望了。所以组织了一个低调俱乐部。这不仅仅是一个小圈子,而是代表了当时广泛人群的普遍绝望心态!

有部电影叫《我的团长我的团》,我觉得它是拍的最好的抗战片,它不是从高层的角度,而是从一线的普通人的角度拍出了那种普遍性的绝望心态、对眼前安逸的无底线眷恋,对生存环境的漫不经心,以及对改变生存处境的急切渴望和深度质疑。《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最经典的台词就是“孟瘸子”对“死啦死啦”嚷嚷的那句: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资源型的国家能够成功转型,中等收入陷阱通常都发生在这样的国家。先通过贩卖资源挣一波,然后这种状态就越来越难以为继,最后被打回原形。沙特似乎是一个例外,虽然采用的是原始的教法统治下的君主独裁制,但这几十年的富有是沙特主动将自己的石油与美元深度捆绑之后获得了某种恩赐。此时的富有与整个社会的成功转型没有关系,真正的富有是能够形成一种造血的机制持续到未来,沙特需要更另一个老大捆绑,否则是没有未来的。然而,在新型能源成为主要趋势的当下和未来,红利也就最多十几二十年了。日本社会目前许多处于这种状况的人:自身六七十岁已经退休,因为医学的进步,父母九十多还健在,儿女三四十岁却已失业,退休金根本不够这一家子生活。这样的人曾经也风光过,但今天只能以凄惨来形容其处境。当然了,这只是普通人的命运。这种命运源于当年日本经济势头发展非常迅猛时,美国为了防止日本的发展突破它在整个经济体系中的层级和角色,强迫日本签署广场协定造成了连续几十年的经济衰退。那道无形的天花板决定了一个国家能够在这种国际贸易分工协作体系中的位置,也决定了千千万万民众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改变的命运…

体系

大自然的生态体系中存在不同的物种,处于生态链上游的物种,往往能够享受到更多的能量。而处于生态链下端的物种,则必须要反向进化,找到一种能够在低能量状态下存活的方式。所谓的内卷就是大量的同类被迫淤积在同一个层级中为了生存去争夺这个生存层级中少量的能量的生存竞争状态。

层级与层级之间存在无形的边界——这种边界是由一系列的相互作用编织而成的天花板。不管是在大自然中,还是在人类社会,甚至在一个国家之内。不管是产业还是人群,分层状况都不可避免。突破层级所能获得的资源会呈指数级上涨。在西部内陆乡村刨一年的地,或许不如中部一个工薪阶层一个月的收入,而这个工薪阶层辛苦一年的收入,则远不及远东第一大国际大都市里金融精英们一天的收入。他们并非不努力,而是在那个层级里越努力就越引发内卷,但突破那个层级就必然会遭受内外双重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一个大房子里,一家人可以住在各自的房间里,还有独立的书房、衣帽间、客厅、餐厅、大阳台、健身房、浴室。而在一个非常小的公寓里,一家人可能要把床垒起来才能躺下,甚至无法翻身。没有什么比生活中这种直观的场景更能呈现出人的尊严和自由。

位置

曼德拉之所有受全世界五大善人(联合国五常)的一致好评,是因为他把一个曾经世界第六的国家的未来,能给的都给出去了!南非曾经能够做世界上第一颗心脏移植手术。从今天南非的状况来重新审视这个事实,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这种主动放弃未来的行为,虽然为个人赢得了荣誉,但也把整个国家和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未来的生活状态往下压了一个层级——就如同一个中产家庭重新回到赤贫,赤贫状态下的天花板都不如中产状态下的下边缘。这个朴实的事实是写在《国富论》里的:社会基础层级更低的部落酋长能够从他的生存环境中获得的东西,甚至比不上更高社会层级中普通人所能获得的东西。

当然了,人是可以流动的。所以,下一个层级中最优秀的分子一定会流向更高的层级,资金也是如此!IMF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的40年,并不是华尔街的资金流向那些不发达地区,而是那些不发达地区的资金在加速流向华尔街。不仅仅是资金,还有人才!数据显示的唯一例外就是中国,中国接受了转移的资金、技术和产业并消化了这些,逐渐升级了自己的社会基础结构,构建了完整的产业链,并试图捅破天花板往上走一步。那些无法消化资金、技术、产业转移的地区,只会在这种转移浪潮中造就一小撮暴富的买办。然后通过对内私人垄断,对外出卖社会关键资源,来维持自己的奢华生活。如此一来,他们成为了世界公民,其利益与本地区的民众并不紧密,与华尔街更加紧密。他们是跨国企业在本地区的深度合作者,同时也受其保护。作为代理人垄断一个社会的核心资源和关键性产业,不仅会有钱,也会有权,并成为呼风唤雨的存在。

对于作为买办或代理人的个体而言,这没什么不好,而且这将是毫无约束的自由,因为不需要对这片土地负责,也就不需要在乎那些无法离开这片土地的民众。如果资源榨干了,或者实在难以为继,转移资产拍屁股走人就行。反正是世界公民,也就无所顾忌。在这种模式下,最大的不好仅仅是普通人的生活会更加的惨淡。所有未发展起来的国家,如果社会由寡头把持就必然如此。

整个社会能够建立起什么样的产业,在国际分工协作体系中就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不取决于这个社会,而取决于美国所主导的经济分工体系给它安排的位置。这一套是英国玩剩下的游戏。当年日不落帝国建立的全球殖民体系,本质上就是一个国际分工协作体系。给每一个地方都安排了在这个体系中的层级和位置。安排你种植橡胶,你就不能种植粮食,你的粮食只能通过它规定的方式购买。如果你违背给你的角色定位,主动种植粮食试图在粮食上自给自足,对不起,大英帝国舰队的大炮会马上自动开火!

秩序的受益者会用尽全力去维持秩序!所谓维持秩序,就是你只能待在规定的层级中干那些分配给你的角色所能干的事。只有如此,才能让全世界的鲜血流向金字塔尖,供养山巅之城的人们。为什么罗马公民的身份如此值钱?因为所有被罗马征服的土地上的蛮族都向罗马输送粮食和财富,而且匍匐在罗马的文明之下…

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罗马呢?不仅仅是因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最主要的是,维持罗马那个水平的生活,构建起那样的基础设施和运转方式所需要的成本,需要全世界的供养才够——这才是关键!!富二代比你更容易赢得女生的心,他的阳光、洒脱、阔绰、包容、大度、优雅、气质、富有,所有的这一切构建起吸引女生的魅力。你之所以在女生面前没有这样的魅力,是因为你没有学习和模仿他说话做事的方式吗?不是的!是你没有能够支撑起他长期如此的经济基础!

抗争

生命体的抗争从来就不是为了过把瘾就死,而是为了某种接力。就如《这战没法打了!》中描述的那位同学的父亲说的一样:我们这一代只能去死,你们这一代才可能赢。这真的是为了争什么输赢吗?不是的!是在争夺生存资源和更好的生存机会。科学技术的发展会把饼做大,但不会改变分配的方式。分配方式永远是生命体抗争后的结果。生命体结构与其它工具最大的不同就是生命体结构会用尽一切办法维系自身的独立性!人的工具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放弃独立自主,沦为像一把铲子,一把刀,一个任人摆布的物件,所以才叫工具化!

二战后日韩得到了发展,承接了一些产业、技术和资本。那是因为存在另外一个阵营构建起了另外一套经济体系的秩序。它不仅仅是地缘格局中的势力范围,也是这个区域内的人口、资源和市场自成体系。改开之后,我们在保住独立性和自主权的前提下,把这么大的市场、人口、资源投入到美国主导的经济秩序中,并从苏联主导的经济秩序体系中剥离出来。这种切换造成了彼此的彻底失衡。虽然美苏之间从制度到意识形态都完全敌对,但各自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建立的经济秩序和分工协作体系完全一样:都是以自己为资源配置的中心,其它国家被分配为某一种固定的角色不允许发展超出这个角色和层级的产业——即便是在苏联内部也是如此。这套经济秩序与美国的那套经济秩序唯一的区别就是缺乏一个叫华尔街的东西。朝鲜战争之后,全球60个国家中有45个国家把我们派出在经济体系之外。于是,我们只能倒向苏联的经济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我们完成了重工业化。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苏联试图给我们划定经济秩序中的角色之时,我们为了捍卫自身的独立性和自主权,与之进行了抗争。于是,我们被剩下的苏联阵营彻底排除在经济体系之外。为了这份自主权,我们在彻底与世隔绝的情况下,渡过了最匮乏、最混乱、最没有安全感的十年。后来,我们审时度势的加入美国主导的经济秩序之中,甘愿干最脏最累的活,甘愿接受他们分配给我们的角色,出口八亿件衬衫才换一架波音飞机。于是,我们与之相安无事的渡过了前20年,再磕磕碰碰的又渡过了10年。当我们不再安于这套经济秩序给我们划定的产业角色和经济位置的时候,在这套体系的主导者眼中,我们就不再那么乖巧,开始变得无比丑陋和恶毒。在过去的磕磕碰碰的十年中,我们与第二梯队的国家冲突比较多,而到了现在开始与主导者直接起冲突。这些冲突源于什么呢?当我们也能输出高铁这样的产品的时候,德国、法国、英国、日本这样的国家开始对我们进行指责,因为我们发展的相关产业对他们的传统优势形成了压力,我们在体系中开始攀爬到他们的层级,就如同在机关中,你感受到了下级欲取而代之的蠢蠢欲动。再后来,我们开始用囤积的大量美元储备在海外进行投资,美国就开始与我们不共戴天。因为这是这个体系中属于它的专属技能,不容许这个体系中原本只配干来料加工这种低端事情的佣人染指。理解了这一点,就能理解几年前的那篇《向正在坍塌的地方踹上一脚!》预言中美贸易冲突为什么不可避免。

投降

1946年国民政府与美国签署《中美友好航海通商条约》,国民政府得到了4亿美元的经费用来打内战,而在二战中作为盟军生产基地的美国严重的产能过剩,开始通过条约大幅向中国倾倒它过剩的产能。造成那些好不容易熬过八年抗争的民族企业统统破产,城市中那些作为国民政府统治基础的人群大量失业,这就间接的导致了他们的态度极度左转。当上海的金圆券失控之后,国民政府的统治也就结束了。走投无路的蒋介石派宋美龄去找美国拉兄弟一把,结果,几年前还让宋美龄在美国国会演讲,让她大放异彩的美国政要们都不愿意见她了——棋子的命运从来都是如此!白手套是用来干脏活的,干完之后就会丢弃。

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中国4亿人是一个纯粹的农业社会,但国民政府却从来没有征收过农业税!那它维持统治的钱哪里来的?你猜!所以,当别人不出钱的时候,它就撑不下去了。国民政府没有在一个纯粹的农业人口的社会征收农业税并不意味着它的国民没负担,恰恰相反,农民的税赋高达65%,你没看错,就是65%起步!这些农业税因为缺乏渗透到底的组织体系,所以国民政府直接给了愿意效忠自己的地方势力。这就是一个彻底的买办经济模型——自身存续的决定性因素与国内的民众并不具有利益的一致性,自然也就顾不上普通人的死活,即便有心也无力。所谓农村包围城市的本质是从下往上建立起一套能够自己造血的经济体系。当我们能够从这套体系中源源不断地自己筹集到经费之后,我们就拜托了苏联派来地那些代理人的瞎指挥。

所有的抗争都集中于一套经济秩序和自身在其中的位置。然而,放弃了自主权,屈服于被安排的位置和层级,整个社会就只能接受不可承受之重。虽然极少的部分能够获得世界公民的机会,但普通人是永远没有盼头的。真正的贫穷不是当下的处境,而是彻底放弃自主和未来。许多拥有资源和人力的国家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因为这些社会家里的矿都掌握在跨国集团的手中,产生的巨大收益与整体国民毫无关系,也不能拿来做社会基础结构升级的长期投资。不得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钱,向国际粮农组织借粮来勉强维持自身的基本生存。就如同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开了眼界,一方面压迫父母,另一方面极力的模仿别人高消费的生活方式,极力想融入别人的圈子。谁都知道这样的人是没有未来的——即便是底层的小美女,也无法上岸。

俄罗斯与中国走近从来不是因为主动的原因,而是因为被动的原因。这个被动的原因并不是什么地缘格局,而是经济分工协作体系中的角色。俄罗斯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亚洲国家,虽然其国土的绝大部分在亚洲。虽然欧洲人无比的嫌弃他们,但他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试图融入欧洲。因为在美国主导的经济分工协作体系中,欧洲与俄罗斯更加契合。这些年因为欧洲的加速去工业化和中国的日益工业化。不管是中东各国还是俄罗斯这样的资源型大国都开始与中国越来越走近。这种近源于经济上的深度合作。人与人之间最强烈的持久性关系不就是利益的深度捆绑吗?

俄罗斯本来有机会拿到高端俱乐部的入门券,在《小丑居然是自己!!》中已经阐述过,在2014年之前,俄罗斯的人均达到1.5万美元,不要动不动拿俄罗斯的经济总量只有广东省说事。首先,广东省的GDP拿出来与全世界的国家比,也能排进前15名。其次,俄罗斯的人口不足我们的十分之一,即便是在被制裁8年之后,与我们今天的人均也差不多,真正代表一个社会的资源利用程度、组织效率、社会发展标准的是人均,不是总量。人均才是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综合性指标!俄罗斯曾经是G8成员,西方最发达的几个工业化国家是愿意带俄罗斯玩,并将其视为自己的一员。俄罗斯普京如果不去弄那些寡头,西方绝对跟俄罗斯关系铁的很。这些年之所以关系越来越差,就是因为普京把寡头都干掉了!俄罗斯石油大亨寡头尤先科的董事会里有一半的董事席位属于西方。而尤先科控制俄国最挣钱的油气产业,这些产业目前收归国有,油气收入的利润用来发放养老金和做财政支出。随着反寡头的深入,制裁越来越多,形象越来越差。所有政治军事的博弈,最终都是为了自己在经济秩序中的位置,最终都是为了利益。当普京把垄断整个社会所有关键资源的寡头们都铲除清理干净之后,在西方的利益谱系中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自2008年以来,全世界都没有从经济危机的余波中走出来,为了应对各自的各种危机,大家除了印钱没有任何其它办法。如此一来,钱越来越不值钱。那些实实在在能够用于生产生活必需品的资源就成了真正的财富!俄罗斯这些年在反击寡头的同时,也在想办法拜托单一的自然资源和能源产业对经济的决定性影响。开始尝试一些轻工业和军工的民用化转型。包括从西方引入汽车工业,也在引入中国的汽车产业进行合资生产。坦白讲,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是可以逐渐摆脱美元体系所主导的经济秩序给他们设定的角色。兔子拥有完备的轻工业全产业链的技术和配套设施,兔子还积攒了一大堆的美元储备,那玩意不拿去投资就毫无用处积压在那里。如果兔子与毛熊用彼此的资源、资金、技术、人力进行深度合作,再把印度、伊朗和中东东南亚国家也拉进来,真的是可以形成内循环的。这种内循环覆盖几十亿人,许多国家都还未完成社会的工业化。最重要的是,可以把美元排除在外,不用遭受美元体系的盘剥以及美元体系主导的经济秩序中给各自划定的角色!

人有的时候就是想不开,做一个买办其实挺好的,反正受苦的又不是自己。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马上成为座上宾。我们当年也是,过于在乎自己的独立性,既不愿意顺从美国,又不愿意顺从苏联,结果被全世界隔绝,经历了最混乱的十年。要是当年直接投降该多好呀,那就不会有现在的状况,普罗大众就能过上南非或者印度那样的好日子了!不管怎么样,顺从比反抗更容易一些。但反抗的收益可能更大。想起《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揭露的人性:对眼前安逸的无底线眷恋,对生存环境的漫不经心,对改变处境的急切渴望和深度质疑。最重要的是这句台词: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搬空乌克兰的储备粮!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