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看花

美国的生物战要将全世界拖下水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NE0

从逻辑上讲,如果清零政策给中国造成了他们口中的对经济极其巨大损害,那么作为把中国定义成本世纪最大竞争对手的美国,难道不应该拿出更多的钱砸在中国的舆论平台去宣传动态清零政策,以期给中国造成更大的伤害吗?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盯着国内各种平台上面的舆论动态和热点话题的热度。

如果说有什么事让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就是在上海疫情爆发之前,以及爆发之后,国内的各大互联网平台,特别是知乎或者微博和短视频APP,猛一下多出了比以往数量要翻好几倍的所谓要放弃当下防疫政策,要“跟病毒共存”的声音。

所谓的共存派,之前一直在中国的互联网平台上有零零星星的声音,但是这一次在极短的时间内能如此集中地爆发出如此巨大的数量,以及对整体舆论产生的巨大影响是让我非常惊讶的。

中国有333个地级行政区划,包含了293个地级市、7个地区、30个自治州、3个盟,有2844个县级区划,其中市辖区963个,县级市375个,县1335个,自治县117个,旗49个,自治旗3个,特区1个,林区1个。

在疫情爆发之后,虽然有好几个大城市被各种层出不穷的变异新冠病毒变种袭击过,但是对于绝大部分的中国城市而言,自武汉的疫情清零之后,由于动态清零政策的执行,其实大多数地区的人们已经处在一个相对正常的状态里。

对于那些没有本土疫情的地方而言,很多地方其实除了进出公共场合要佩戴口罩,时不时查验核酸码之外,基本上已经做到了影响的最小化。

我在过去的两年里跑了很多地方,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至少在这一轮上海疫情爆发之前,对于大部分地方来说,该吃饭吃饭,该娱乐娱乐。

我相信对于十几亿中国人来说,支持当下清零政策的人,绝对是占了人口比例中的绝大多数。

但是我们一旦回过头去看各种网络平台上面的声音,你会发现,在上海疫情爆发之后到各大平台大规模实施显示IP地址来源归属地之前,网上关于清零和共存声音的比率,与现实生活中人群的比例是完全不对等的

如果光看互联网上的舆论,会似乎有种80%的中国人都活在水深火热中撑不住了,中国必须按照某些人说的那样“共存”才行。

那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在全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并不高的这一小撮人,能用这么小的数量制造出跟人数完全不成比例的舆论声音呢?

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境外的网络战部队,特别是美国和台湾的心理战部队在那段时间疯狂加大了对中国舆论场的渗透和影响。

不仅裹挟,而且利用技术的力量放大了一小部分人本该是非主流的声音,试图利用上海疫情的原因制造出一大批所谓的“民意”,以操控和影响中国的动态清零政策。

随着上海“动态清零”政策的越加严格执行,以及台湾省自身逐步爆发疫情,之前那些要求“与病毒共存”的声音,在这一阵猛地又消停了下去。

所以,网络上之前会有那么多反对“动态清零”的声音,根本不是因为“动态清零”这个政策如何如何,而是因为我们的敌对势力想倒逼我们放弃这个政策,以配合他们在看不见阵线发动的攻势,实现他们自己的目的。

从逻辑上讲,如果清零政策给中国造成了他们口中的对经济极其巨大损害,那么作为把中国定义成本世纪最大竞争对手的美国,难道不应该拿出更多的钱砸在中国的舆论平台去宣传动态清零政策,以期给中国造成更大的伤害吗?

那为什么所有的钱全部砸去引导中国要走向所谓的与病毒共存了呢?

我觉得对于有基本智力和常识的正常人来说,哪怕不知道什么东西是好的,也应该知道,敌人拼了命让我们去做的东西,肯定是对我们不好的。

而敌对势力之所以如此急切地想透过制造大规模的舆论攻势来影响和改变中国的防疫政策,本身就是因为他们选择了所谓的“与病毒共存”,导致被病毒一轮又一轮地按在地下摩擦,已经处于内部顶着巨大压力的位置。

对于美欧来说,不管是社会防疫的压力还是经济货币层面的压力都在逐步增加,更重要的是关于新冠病毒真正的杀伤力和各种后遗症随着时间的推延已经慢慢包不住了,一定会逐步地爆发出来。

所以才会在这么一个关键的节点,有上海的疫情和伴随着疫情在中国互联网上爆发出的各种声音。

作为中国人,千万不要忘了,新冠为什么会在武汉爆发,更不要忘了,新冠一开始,摆明是针对哪个国家,哪一种人群。

我特别留意到的一个现象,即香港以及台湾在爆发疫情之后都很快有了自己的专属新冠变种,哦,对了,同属华人群体的新加坡,同样在爆发之后喜提了一个专属变种。

也就是说哪怕是人口规模并不算特别大的情况下,新冠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产生有针对性的变异,一旦4月初上海市没有守住,使得BA.2迅速席卷整个中国,我相信,现在我们的国土,已经是一片炼狱。

更让人觉得玩味的是,上海疫情爆发之后,西方开始陆续地曝出有各种儿童开始出现“不明”肝炎的症状。

一开始整个西方医学界的所谓主流观点是,这些儿童因为隔离太久,对环境没有免疫力,从而导致了肝炎的爆发。

我看了他们的言论之后觉得,是不是他们负责投毒的部门跟管控舆论的部门没有提前通好气,把准备安插在我们身上的罪名不小心说漏嘴了?

最先爆发儿童“不明肝炎”的那几个国家,英国,丹麦,哪一个实施了大规模的“封闭隔离”?

在西方人的眼里,对疫情管控得最严的国家无非不就是中国嘛,说那些儿童是因为长期隔离而导致的肝炎,指向哪里难道不是已经非常明显?

西方医学界这一次如此语无伦次,很大可能是因为我们及时、成功地控制了上海的疫情,导致中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爆发,把这种由新冠导致的儿童肝炎扼杀在了摇篮里,使得他们负责吹风的那一部分人在没来得及改稿子的情况下,就将这个荒诞的理由说了出去。

可是我们再往深处想,一旦我们没有控制住上海的疫情,又那么巧合地有一些儿童因为遭受疫情的原因而出现肝脏的损害,那么西方一定会顺势把所有的祸水全部栽赃到我们身上。

正是因为动态清零政策为我们在过去两年赢得了太多的优势,所以也让我们成为了病毒始作俑者的眼中钉肉中刺。

欧美可以自欺欺人地通过舆论渠道给普通人洗脑,可以宣布所谓的疫情已经结束,但是病毒并不会因为欧美“宣布疫情结束”而自动结束。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不管是从传播能力还是攻击人体各个器官的能力,新冠都可以称得上是一款完美的生物武器。

新冠最厉害的地方,不在于致死率,而在于免疫逃逸和重复感染能力。所谓的低致死率,是它最致命的伪装。在所谓的低致死率伪装之下,新冠可以透过一轮又一轮不断的重复感染将被感染者的免疫系统逐步摧毁掉。当一个人的免疫系统接近崩溃之后,任何一种在正常情况下无法杀死一个人的细菌,病毒,都能轻易地成为致命的病原体。

这才是新冠灭杀一个群体的真正策略。

在新冠爆发两年之后,你们看明白了吗?

某种意义上,从撕开人体免疫体系的进攻策略来看,新冠不是什么大号流感,而是一种可以透过空气传播的:艾滋病。

欧美早晚只会迎来一波又一波的变异,货币政策大放水能够在2,3年内短暂压制欧美的社会矛盾,但随着大量有严重后遗症的人群开始出现和累加,大量劳动力逐步退出市场,对于欧美整个社会的运转是会产生严重影响的。

照这样下去,不出5到10年,中国就会取代今天美国的位置。

但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我们不仅没法因为这样而盲目乐观,反而应该变得更加警惕。

如果我们把自身切换到美国人的角度,把自己假想成一个美国人,我们会怎么想?难道就坐以待毙吗?

恰恰相反,在这期间,必定会不择手段地将中国拉下水,用尽各种一个比一个更肮脏的手段,将中国取代美国的进程打断。

所以当我们把身份再重新切换为中国人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随着疫情对欧美社会的摧残,中国实际上面临了越来越来越严峻的威胁,我们的对立面试图使出的手段,只会一次比一次肮脏,一次比一次下流。

世界主导权力的交替,从来都是血淋淋,冷冰冰的,是以无数财富的毁灭和人命的消失为代价来完成的,容不得半分松懈。

从人类历史上讲,前苏联的解体是一个极其特殊且几乎不可能再复制的案例。

当今主导世界的盎格鲁-犹太联盟,不仅凶残,狡诈,而且早已抛弃了最基本的作为人类应该有的道德底线,这样的对手绝不可能像前苏联那样乖乖解体,将胜利的王座拱手让出来。

在这个过程里面,他们一定会不择手段地用尽各种邪恶的方法,来垂死挣扎。

从这个角度讲,猴痘的爆发不仅不是意外,而且几乎是一个必然事件。

在疫情爆发之后,就陆陆续续地能够看到各种新闻,美国社会在为天花的爆发做准备,美军开始从2021年底就开始在为驻扎在东亚的军队大规模地打天花疫苗。

来源百度


而且今年1月份的时候又爆出过实验美国军方实验室的猴子在运输途中逃离,当时逃离的4只猴子只抓回三只,其中有一只下落不明,而且接触过的人也产生了各种症状。

来源百度


当时其实我很困惑,如果说美国人真的要通过猴子来投毒,那么正常来说应该将这样的新闻封锁和摁掉才对,为什么这4只美国军方实验室的猴子反而变成了大新闻在世界范围内传播。

后面慢慢琢磨才发现,这真特么是一种高级且险恶的洗脑方式。

如果一个人接受了美国人发布的这则新闻之后,其实也偷偷被美国人在脑海里植入了一个前提结论:

那就是这些猴子是因为意外交通事故逃脱才导致了后面的疫情。

而真实的情况很可能是猴痘病毒早已经散播开了,然后才会有这么一起事件,并通过新闻渠道大肆的宣扬。

当我们引用这样的新闻试图指责美国人的时候,我们已经一脚踩中了他们的圈套。

因为按照公开渠道的新闻,这些猴子只是意外逃出去的,灾难只是不小心发生的,一切都是意外。

他们在散播这个新闻的时候,其实已经摆脱了自己的罪证。

美国2019年爆发所谓的白肺病是7月,5个月后,新冠正式登场,今年1月份曝光的美国军方实验猴逃脱,4个月后,猴痘开始逐步在世界各国登场。

如果我自己的推演没错,那么新冠的爆发只是楔子和序章。

随着新冠变种一波又一波在世界范围内肆虐,全球几十亿人的健康,会被一轮又一轮地摧残。

在没有清零政策国家里的人,他们的免疫系统,会因为一轮又一轮的感染而接近崩溃。

在过去并不常见的传染性疾病和高致死率的疾病,会开始逐步频繁地爆发出来。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新冠撕开大量人群的免疫防线之后,其它病毒长驱而入。

大量的人群逐步会变成各种病毒的培养皿,一个又一个的毒王会在相互竞争中,此起彼伏地爆发出来。

在这个痛苦的过程里,撑不下去的国家,将被迫用各种手段来转移社会的矛盾,动乱会随着疫情的扩散而在世界范围内同步爆发。

盎格鲁-犹太联盟以及他们所控制的国家,会将全世界拉下水来缓解和转移他们自身的困境。这群渣滓,真TM是这个星球上的癌细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天津,一座全中国最会防疫、除了防疫什么都不会的城市

我们过的这是什么日子?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