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看花

转 毒教材插画折射出的两大漏洞:社会奖惩机制和意识形态防线

我们没有任何退路,如果我们不想我们的下一代,再受那些恶心的毒插画荼毒,我们就得确保,在未来的中国,今天那些跪着给西方做走狗的企业和个人,下场一定是去街边,当乞丐。

这篇文章很重要,特别重要,非常重要,如果你想跟着N老师一起干点东西,那么读完之后一定要多想,多想一想我要表达的是什么,这篇文章真正讲的是什么。

如果你结合之前那篇《中国未来的对外扩张,究竟需要一群什么样的人?》来一起看,会容易明白文章真正的中心思想。

这两篇文章以及背后表达的核心理念,以后会出现在N老师出的考卷上,提前给你们划重点了。

其它不多说,入正题。

这几天最热门的事件莫过于人教版教材插图事件,在我看来,这是一起极其严重的意识形态把关的失误。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

是它的下一代。

未来会主导这个国家前进方向的,不是今天我们这一代人,而是下一代人。

是他们,决定了这个国家未来会走向哪里,是他们,会在未来掌握这个国家最终的航向。

要复兴一个伟大的国家,需要无数代人的努力,但是要摧毁一个国家,很可能只需要毁掉它的一代人就够了。

给下一代灌输什么样的观念,怎么样去培养下一代,让他们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实际上是一个国家意识形态战场最前沿,也是最不能失守的锋线。

这种事情如果是发生在古代中国,莫说是诛九族,诛其十族也不为过。

如果是发生在当代的西方社会,一样。

你能想象一个西方的作家,如果在他们国家的国民教育读本,或者儿童文学里面,刻意歪曲,丑化,攻击犹太人或者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他会遭到什么样的下场?

首先,他们的统治阶级会调用所有的主流媒体,无所不用其极地去对这样的人进行邪恶的定性,批倒,批臭。

其次,这个定性一旦下了之后,没有任何的商业机构会再敢跟他们进行任何商业活动,整个市场,会对他们彻底封闭起来。

他们的所有的技能在这个市场上换不来,哪怕一分的钱。

没有任何商业机会和收入的这些酸腐败类,下半辈子就只能端着破碗去睡街头,当乞丐。

只要在西方社会生活过的人,哪怕稍微有点脑子,都能非常明显地感受到整个西方社会实际上是处于其统治阶级所制定的一整套非常严密的意识形态的管理之下。

任何有可能出现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成体系的跟其意识形态不一样的苗头,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其统治阶级调用各种社会资源彻底扼杀掉。

在西方社会,个体只要不构成影响力,随便你说,言论很自由,但一旦成气候,就必须屈服于统治阶级为整个社会制定的主流价值观,不然,别说饭,屎都吃不上热的。

跟西方相比,我们中国在商业、经济、思想、文化这些领域的自由和包容度,简直宽松得让人触目惊心。

与大众的直觉相反,大众往往觉得处于社会等级中地位相对较高的人会拥有越高的思想自由度,这是错的,恰恰相反,越是脱离社会生产和社会财富的知识分子,其思想自由度往往越狭窄,那些在社会层级中越低的人,其所可以选择的思想自由度反而越高。

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一个农民,有几亩地,每年的产出是足够自己吃的,在这种情况下,某种思想要想去影响他的话,其实并不容易。

因为他自身能确保自身最基本的温饱,不需要外部太多的供养,所以他对外部的依赖性反而相对来说会较弱。

但是作为那些不沾雨露的所谓高级知识分子,因为已经脱离了基本的社会生产,实际上他愈加需要来自社会的其他资源来供养他,在足够的供养之下他才能够脱离繁重的体力劳动,去从事所谓的文艺,思想创作。

没错,那些文艺,思想领域的人之所以存在,不被饿死,其背后一定站着一个供养他们的经济主体。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如果他即将发表的作品,对于供养他的主体来说,是会带来不好的影响甚至是严重伤害的,那么显而易见,供养他们的主体完全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切断经济来源,以及在经济层面进行打压,来遏制住他们往相应的方向去进行所谓的创作。

自古文人为什么软弱,正因为绝大部分的所谓文人都没有办法自己养活自己,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他们可以说是废物一个,没有外部的资源供给,他们分分钟饿死,所以能够给到他们资源的人,实际上也就决定了他们的创作方向。

任何一个社会上真正有才华,且有骨气的人实际上是很少的,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有的是愿意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西方的统治阶级正是利用知识分子群体的这个弱点,对整个群体进行了严密的思想控制。

这种控制不是有形的、指令式的控制,而是一种无形的、用货币和资金流向来引导的隐性控制。

跟统治阶级价值观念一致的,自然会获得无尽的名、利、地位、财富,而与统治阶级的核心诉求相悖的,会被打入无尽的深渊,再也无出头之日。

西方的意识形态为什么会有如此坚固的防线,正是因为有这么一套奖惩机制在发挥着主导作用。

敢悖逆、丑化其统治阶级以及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人,就他妈等着滚去睡地铁站,去街边讨饭,当你的非主流行为艺术家吧。

我们为什么这些年来屡次发生主体民族被文艺界刻意丑化的现象,恰恰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一整套奖惩机制,甚至可以说我们的这套奖惩机制是正好相反的。

很多东西我其实都能看得非常的明白,只是我不能跟你们说的太直白。

在之前那篇文章《中国未来的对外扩张,究竟需要一群什么样的人?》里面提到过,我们在对外扩张的过程走的一直都不是很顺,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社会缺失了一个主体,亦即我们并没有一个从实力和意识形态上跟现有的西方统治阶级所对等的实体。

西方的整个社会是用金钱来支撑其运作的,掌握了社会主要财富的统治阶级既是其政治架构的绝对主导力量,同时更是其经济和文化的控制者,而我们中国的社会管理阶层更接近于一种纯政治方向的主体,它其实对经济和文化领域的控制力,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强。

西方社会可以说是一个一轨制的社会,因为货币的流动以及货币的分配掌握在同一批人手里,这就决定了其他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都会被这个群体所牢牢控制住。

但相对于西方来说,我们实际上更接近一种双轨制。

双轨制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哪怕有些时候社会管理者可以用行政命令的方式去干预某些人,但是,就算把他踢出去整个行政体制,他也能跟他臭味相投的那一批人的商业体系里面活得很滋润,实际上这就给了那些人很大程度的底气来当反贼。

很多人被西方忽悠傻了,觉得商人是可以不用讲意识形态的,大错特错。

其实真正来讲,商人这个群体是最应该讲意识形态的群体,因为作为一个商人,只有跟自己的国家一起同进退,才能共富贵。

没有强大的中央政府,没有强盛的国家,没有雄厚的军事实力,外部敌对势力就会不断地插手甚至用武力逼迫我们打开本国的市场,用尽一切不公平的方法来打压我们本土的商业主体,不断宰割,不断放血,从1840年到民国,我们已经深刻见识了这一切。

换个角度来讲,如果以后中国的势力范围和影响力辐射范围扩张到远比今天要大得多的位置,那么中国的商人一定可以在这种扩张过程中赚到比现在要多得多的资源和财富。

很多商业领域的人,觉得自己只要努力挣钱,其他的不用管,这是极端错误的思想认识。

我们今天社会出现了很多问题,都指向了一个核心:那就是我们没有拥有一个在意识形态上足够坚定的与自己国家绑定在一起的商业群体。

相反,这几十年的发展,在我们的反面却出现了一个与我们国家自身意识形态极其相悖却占有了大量社会资源的商业群体。

在中国,你能找得到泰山会,湖畔大学,但是他们的反面,你能找到什么例如井冈山会或者是红湖大学,东湖大学这么样的一种主体吗?没有。

反贼们一边忽悠说,商人应该在商言商,不应该讲意识形态,但他们自身却是最讲意识形态的一个群体。

那群反贼,只要看见同类抬起尾巴,他就能闻到屁股下面散发的出什么屎味,而只要闻到那股臭味,他们就会不遗余力地为他们那些具有相同意识形态的同党提供各方面的便利,从舆论,金融,到社会资源的支持和利益绑定。

拥有媒体资源的人,会出力给他们造势,拥有财富资源的人,会源源不断给他们融资,投钱,拥有社会资源的人,会不断地给他们开绿灯。

我自身在金融圈混过这么多年,接触过这么多人,已经见的太多了,那些有着同样恶臭的人,他们往往在三言两语之间就能通过某些特定的词语和对现有政治架构的不满,迅速判断出他们同类,然后勾兑在一起。

那些恨国党,反贼们有着极其清晰、坚定的目标和不要脸、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目标的觉悟。

这恰恰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的我们所缺乏的。

很多时候我们通过观察,可以发现所谓的爱国群体,往往是单打独斗,完全没有任何的组织度,没有任何协调,没有任何配合。

但再看反贼们,他们反而非常团结,目的和手段都非常一致,他们不需要任何形式上指令,光凭那股臭味,就能完成非常高协同度的相互配合。

而且,你会发现他们的目的非常的明确,就是协同周围的恶臭势力试图从这个国家里面捞到最多的,最具体的好处。

而很多所谓的爱国群体,却很难用具体的好处和实利来凝结周围的人。

像祖国的伟大复兴这么一种抽象的定义,它往往没有买办们说多捞点钱,多拱点墙来的更实在。

同时,反贼们因为足够无耻,足够团结,他们反而很多时候能发挥出1+1>2作用,从外部获取到比他们各自都更多的资源,使得他们反而不那么卷,越来越滋润。

长久以往的话,对我们自身内部其实是非常不利的。

中国这几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过程,实际上并没有让很多对国家和民族怀有一腔热血的人得到了与其热忱和理想所相匹配的社会财富资源。

恰恰相反,很多在几十年里面掌握了足够多的社会财富资源的人,实际上并不热爱这个国家,也并不赞同这个国家所要走的道路,这是非常危险的。

很可悲的是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么一个事实,对于一个爱国者来说,就算你爱这个国家,但是你没有任何的能力调动足够的社会资源去改变相应的问题的话,那么你的爱实际上是苍白和无力的。

我不是说我们要变得跟那些反贼一样抛弃所有节操,不要脸地拉帮结派地去捞钱,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会堕落得跟他们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回看当年的旧中国,论不要脸,论蝇营狗苟团团伙伙捞钱,国民党已经做到了极致,但我党靠的是什么去打败他们的,组织度。

因为理想,因为信仰,所以才有愿意为理想服从组织的高度组织性和纪律性。

我们要想这个国家变得更好,就一定要不断地努力去让我们自己和那些跟我们拥有共同理想信念的人,去掌握更多的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去把那些失去的东西,从反贼们手里抢回来。

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对于中国的经济,商业体系而言,意识形态再可以预见的未来,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对于人们日常的购买行为来说,我反对像华为那种利用爱国作为卖点去收智商税的营销,但我更反对那种大力宣扬提倡抛开意识形态去选择的风向。

那些市场上没有任何替代性的东西就先不说,对于那些普通且存在替代性的商品来讲,选一个符合我们意识形态的公司的产品,绝对要比选一个不符合我们意识形态还要来赚我们辛苦钱的要好。

只要那些意识形态鲜明的公司赚钱了,我们才不至于整天看那些赚我们钱还要在视觉上给我们喂屎的西方走狗不断作妖。

假设说市场上都有两款组装的电脑,一款是联想,一款是N老师出品的,在功能价格类似的情况下,选N老师的肯定是要比选某想的要好。

根据联想2021年财报,其营收是4899亿元,净利润58亿元,你们能想象N老师要是每年有5000亿营收,60亿利润,能干出什么吗?

肯定几百亿几百亿地砸钱去搞芯片,搞内存,搞储存,凡是能削弱西方对中国竞争优势的,都干上去。

装机的时候选个鸟的Intel,AMD,肯定是把龙芯这种鲜明特征的排在首位。


不需要政府下达任何的指令性文件,只需要看一眼它创始人所佩戴的徽章。


就会自觉地协同龙芯这样的公司,因为显然我们有着共同的意识形态,任何能够帮这种公司壮大的行为都会同时让自己公司的生态变得更强壮。

只要我们有了足够的生态和利润,就能匀出更多的钱来投在那些跟我们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身上,在他们人生关键的时候推他们一把,去在相应的赛道上挤掉那些无脑追随西方的傻逼年轻人。

就算哪天心血来潮,也肯定是去造火箭而不是去拿地囤地搞房地产。

又如同要是哪个N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造了个坚果零食品牌的话,肯定会找那些古典,优雅的妹子当代言人。

汉服美女


而不是找那些丑到让人吃不下饭的来丢人现眼恶心大家。

咪咪眼模特


别小看坚果零食这些毫无技术含量的产业,只要能够取代一个大型的反贼企业,那就是几百亿的市场攥在手里。

这能支撑起多少新农业技术的开发,养活多少农业科技、生物科技的实验室和实验团队。

而一旦掌握销售渠道,就能在短时间内将上游切换到价格更低的中亚西亚国家,用一部分利润去养活那些愿意加入我们的当地人,帮助他们在那些无主之地建立属于我们的势力范围,那时,P3实验室还远吗?

钱自身只是一个数字,一个符号,但是每一张钱背后的那个人脑子里都承载了其特定的价值和意识形态。

当社会的财富被掌握在不同的人群手里的时候,对整个国家的发展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做的就是用钱去投票,让那些愿意跟这个国家去进行深度绑定的企业去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挤压那些反贼企业的生存空间。

之前我一直说,中国企业在未来二十年很大的一部分利润,会来自于“国产化替代”对西方超额利润的抢夺。

但我没说的一点是“国产化替代”其实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含义,那就是愿意跟中国深度绑定的企业,会在未来逐步地完成对那些反贼企业的商业化替代。

为什么中国的媒体上连篇累牍地看到所谓经济状况不好?

其实只要你能聪明地察觉到,虽然同属一个国家,但我们有截然不同的两类企业,而我们的绝大部分媒体,特别是财经类,被掌握在哪一类人手里,你就明白了。

任何一方的哀嚎和退缩,背后都是另外一方的扩张。

想明白这个问题,你就没有任何悲观的理由了。

我们没有任何退路,如果我们不想我们的下一代,再受那些恶心的毒插画荼毒,我们就得确保,在未来的中国,今天那些跪着给西方做走狗的企业和个人,下场一定是去街边,当乞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转:从李嘉诚的回归,聊聊背后隐藏的高层次暗战

維舟:中國人的審美出了什麼問題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