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看花

西方各种“评奖”的激励反馈

你如此依赖评奖,你难道能不迎合评委的口味吗? 然而这些各类奖项,哪一个不是站在西方的意识形态角度? 哪一个不会捍卫西方的利益呢?你如果替西方说话,丑化中国人,歪曲历史,你就能拿奖,名利双收。

人教版毒插图教材实际发酵这么多天后,很高兴看到,不少大号,终于开始聊到意识形态问题了。

这是多么不容易啊。

哪怕是几个月前,都有很多人觉得,聊意识形态是不务实的,是空口白话,是文字游戏,是阻碍生产力,是没啥大用。

直到这些人发现自己小孩看的教材是这么些玩意。 “他也有一头牛”。

于是就都呼啦啦上来了。

没关系,引领潮流的事情我来做,之前什么陈漫事件,三只松鼠事件,我们其实就聊得很清楚了。 比如 议题设定 这些,不就是我最早拆出来的。 但真正要把事情搞大,还得靠各位流量大佬。

其实就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

所有的一切文艺, 从来不是商业,从来不是商业,从来不是商业 

为啥呢?

因为你所知道的绝大部分艺术形式, 都不可能靠卖票等直接出卖艺能的方式养活自己。 纵然有极少数所谓的天王巨星之类的可能有克里斯马,可能是劳模爆肝,可能如何如何,他可以,但是你换个人来就不可以。

你既然不能靠卖票方式养活自己,那么无非就是拿财团的钱,是不是? 因为你也不可能天天众筹啊。

但你拿了财团的钱,能不为财团说话吗? 或者能说财团的坏话吗?

而文艺作品是干啥的? 文艺作品就是“议题设定”用的。 它只是个载具。

这一点你们不要狡辩,你说一个肤白貌美的女菩萨或许不需要蕴含啥深意,山川壮丽大江大河或许也不需要啥内涵,因为这个其实等于直接的感官刺激。 但是文艺作品是人加工过的,你要去审美,就需要思考,那就不是感官刺激,而是需要认知,对比,评判。 这不是议题设定是什么?

所以你直接搞种族歧视那是不行的,但是你搞搞傅满洲眯眯眼,就一大堆孝子贤孙去主动洗地,主动说: “ 对呀,我就觉得这样好看啊,不要玻璃心 ”。

而既然不可能通过卖票养活自己,怎么赚钱呢? 你想过没有?

其实归根到底是西方掌握了一个手段,叫 “评奖权 ”。

你记得不记得,90年代,张艺谋,陈凯歌那一代,成天因为一个电影节提名还是不提名,去还是不去,拿了个奖是高了还是低了,电视报纸杂志能扯皮几个月,一大堆大大小小知识分子都来发表意见,普通老百姓也很有参与感。

然后呢? 拿个奖马上就趾高气扬,提个名也走路有风。 如果没拿到,虽然嘴上酸溜溜的,但心里想的都是下次一定。

当时冯小刚靠《一声叹息》拿了个开罗电影节的什么奖,王朔嘲笑他说按照他的理解,这玩意就类似于一个乡镇企业奖,搞的冯小刚还爆哭觉得伤自尊了

但是这一次可是王朔看走眼了,那个奖其实好使着呢,有那个奖,冯小刚以后融资扎钱组局,容易的不要太多。 2000年左右电影市场多不景气是大家都知道的。 你能搞到钱组到局,你就是大佬。

看见没,这个就是个 激励反馈机制 : 你能拿到奖,你就能搞到钱,你就能做大佬。

电影如此,其他更不可能养活自己的,比如画家,乐器演奏,雕刻这些玩意,就更需要评奖,需要杂志曝光了。

那你想想,你如此依赖评奖,你难道能不迎合评委的口味吗? 然而这些各类奖项,哪一个不是站在西方的意识形态角度? 哪一个不会捍卫西方的利益呢?

你如果替西方说话,丑化中国人,歪曲历史,你就能拿奖,名利双收。

你给我们自己说话,那对不起,人家也不明着欺负你,毕竟还要个所谓创作自由的牌坊在。 但是,评奖不带你玩总可以吧? 谁都说不出不对吧? 你拿不到奖你就没人气,就没有所谓高级感国际观,就很难融资搞钱。 而普通人或许会支持你,但是,我说过了,靠着用爱发电或者大众供养,是养不活艺术家的。

画画要多久,雕刻要多久,你再怎么替普通人说话,谁能养活你? 这个是现实问题。

所以,这个才是艺术界普遍反贼恨国党多的原因,什么创作自由不被束缚,什么和国际接轨之类的都是假的。 嘴上都是主义实际都是生意。 评奖-名声-钱这个链条只要还在,艺术界你就别想有啥自己人。

有人说,咱们不是有本能寺么。 笨蛋,你搞错了。 这玩意靠的从来不是说去找你的茬,那样只会给人口实,而且会给他一个被害的烈士感,也不会得到普通人的支持。 你说你去纠缠电视剧里小姐姐的胸衣多高,什么不能成精,这到底是正面还是负面,其实是很明显的。

那咋办?其实答案很简单,打的赢不一定是能打,而是要正确的选择战场。

既然你不可能靠自己卖票等方式养自己,那总要给你个饭辙啊。

这就是被郭德纲反复嘲笑的一大堆“ xx啊xx啊我的故乡 ”的那些演员。

你要看清楚一个问题,就是郭德纲就是那个特例,他可以靠卖票养活自己。 但是他是个特例,而且他本来大钱也不是靠卖票。 他本质上是先做网红,再流量变现。 他小园子从来也就能混个温饱。 如今京津地区小园子几百个,几个靠门票能过得好的? 也就郭德纲一个。

所以郭德纲说得对,的确这些人只能跟着院团,到处巡演,没本事和他一样卖票。 但是没关系,这本来也就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给这些人一个铁饭碗,衣食无忧,让他为你说话,才有可能性。

注意不是必然性,是可能性。 但是你指望靠评奖链条活的人给你说话,基本是没有可能性。

至于你说这些人可能艺能不行,拜托,艺术这玩意本来也就是博概率刷天赋,本来大部分也就是混饭吃的,你养100个画家有1个能画出有影响力的好作品也就可以了。 其他的本来也不差你这点工资

但是,遇到灾难时候作品是阴阳怪气还是鼓舞人心,遇到成果时是歌颂成绩还是拼命挑刺,平时里是写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还是造谣污蔑抹黑,这主要靠的也是屁股,而不是你那些所谓的艺术技巧。

现实就是目前和西方拼金钱你是拼不起的。 你说你自己搞几个大奖弄个高奖金,那其实没有用,影响力是航母*美元*时间,人家搞了那么多年,你自己另起炉灶暂时没啥用。 何况,还有汇率问题。 拿美金和拿人民币怎么可能一样。

所以你去复制人家那一套搞激励,没有用,只会自曝其短。 你的搞一套自己的机制来。 具体到文艺,那就是院团。

话说回来,我也不认为院团有啥不好。 你看看动画片也好,译制片也好,山水画也好,传统音乐也好,电影电视剧也好,戏曲也好,好玩意不都是当初院团弄出来的?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才是以弱胜强的根本。 你可以看看当初大闹天宫,崂山道士的文化输出。 哪怕是后来的落日余晖,比如电视剧老三国这个水平,现在还做得出做不出这些玩意。

当然这就是一个老问题了,就是过去明显就是对的,实践证明也是有效的。 至于后来弄到如今这个样子。 还是如图。

敌在本能寺


当然,有人讲了一堆院团这不好那不好,其实你只要深刻理解“出卖艺能无法养活自己”这一点,就知道铁饭碗的吸引力比你想的要高多了。 那真是你不想干有的是人干。

这才是牛鼻子。

当然有人肯定说,那吴勇这帮人怎么说,这些人可不是耍单的。

这个问题我只能含蓄的说,你去查查,吴勇现在是一个很有趣的位置,工作室嘛登记没有,好像一个谁都管不了的存在。

如果吴勇现在还在院团协会干,你认为他敢这么干吗?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那有人还想说,你院团的人又不能打,没有竞争如何如何,又是积极性这一套。 这完全是鬼扯。 我说过,艺术这玩意是要刷天赋的,不是你大力出奇迹就可以,也不是和你说什么卖了画赚了钱三七分成就可以。 事实上绝大部分搞这行的都是有个铁饭碗后慢慢憋,忽然间灵感憋出来了,成了。 一直没憋出来,也就这样过一生。

而且,你若是不想在这个体系混自己去耍单,你可以去查查当初那些地下乐团是啥生存状况。 文艺是个扎圈的事儿,如果圈子都是自己人,哪怕是名义上的自己人,这其实就是利出一孔,你不跟我们玩,我们还不带你玩呢,你自己蹦跶再欢,也就是个赵四,如图:

赵四与刘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转 毒教材插画折射出的两大漏洞:社会奖惩机制和意识形态防线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