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看花

敖德萨!敖德萨!

演员泽连斯基本身并不是非常恶毒的人,真正恶毒的是他背后的寡头,他只是前台的木偶,他目前的整个团队都是当年拍喜剧时工作室的原班人马——他的整个核心决策团队,唯一擅长的就是公关活动。他本人更像《三体》中的程心,做事的方式和造成的结果也与程心大同小异!

诚如《A667:投降!》中阐述的那样,马里乌波尔钢铁厂的大规模投降开启了一个连锁反应。继乌东地区的国土防御部队这种杂牌军在其指挥官的率领下录视频公开宣布投降之后,乌军第58机械旅这样的主力部队,也在其旅长的带领下公开宣布投降。国土防御部队又陆陆续续有些部队公开发视频宣布自己不会继续执行命令。因为制约乌军战斗力的三大核心问题:武器、燃料和军费问题基辅当局都无法解决!随着被攻克的地方越多,民心士气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号称绝对主力和天下第一堡垒的马里乌波尔的守军主动投降,且投降人数比围困他们的人还多。这一点对民心士气的打击是巨大的!所以,基辅当局已经一改开战之初鼓励大家使用媒体网络的策略,开始控制媒体网络,一切信息以基辅的官方媒体为唯一渠道!

基辅当局为了防止士兵叛逃和投降,允许指挥官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枪毙士兵而不需要承担责任。这是为了防止前线崩溃。因为主动投降和不听命令的乌军越来越多,为了避免形成连锁反应,各方面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激进。人的控制欲越强,往往就意味着处境越来越糟糕,也越来越感到底气不足。

局势

决定战争后续进程的三大要素:1. 燃料,2. 资金,3. 武器。这三个问题乌方目前都缺乏解决方案。之前宣称要在5月底之前从欧洲进口35万吨油气,每天要消耗2万吨,即便到了月底,完成了所有的进口量,油气也只能多撑10天又会见底。然而,受困于运力不足,进口油气的目标没有能够达到。基辅当局开始进一步控制整个社会的油气的使用,同时宣布要拆除西部的铁轨,按照欧洲的标准重建。因为苏联的铁轨标准和欧洲的标准不同,乌克兰的火车头被击毁之后,既无法修也无法进口,严重限制了铁路的运力。同时,因为铁轨不同东欧的北约各国的物资只能到边境,然后重新装车。另外,乌克兰已经通过了新的法律,拆除乌克兰和波兰之间的所有边界,并且允许波兰的军队和物资自由出入,甚至允许波兰公民担任乌克兰的各级官员和指挥官。这比袁世凯的二十一条更吓人!可见基辅当局已经完全走投无路,所以,什么都不管了。

波兰按照美国和德国以旧换新的许诺搬空了自己的武器库存去支援乌克兰,但西方许诺给波兰的更先进的美国武器并没有按照约定交付给波兰,波兰陆军开战前相比还少了一个装甲师的装备。波兰接入的程度有限,更主要的目标是乌克兰西部的三个州。根据最新情报,波兰只派了两个营的兵力以志愿者身份进入乌克兰西部三州,同时,还有一支波兰雇佣兵部队被部署到了第聂伯河上的关键城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为什么没有前进到乌东战场而是停留在这里呢?因为这是基辅设置的下一道防线。

5月27日,基辅当局已让乌军在第聂伯河沿途城市建立新的防线。从北到南的三个重要城市构建起第聂伯河防线,其中核心据点就是处于防线中间位置的第聂伯彼得洛夫斯克。由此可见,基辅的参谋总部不仅认为正在被俄军围攻的乌东内圈守不住,而且还未陷入彻底包围的外圈也守不住,所以,他们已经决定把下一道防线构建在中部的第聂伯河沿岸——这就等于基辅也认为整个东部地区已经完全守不住了!然而,从军事角度来说,这条河防体系存在天然的缺陷。赫尔松是整条第聂伯河的入海口,控制了黑海的俄海军可以沿河北上与东面来的攻击部队形成夹击!当年日军占领上海之后,沿长江西进,配合北路南下的部队对武汉形成了夹击。从纯粹的军事角度来看,这种河流中心的城市一旦出海口被抢占,往往难以抵挡两面夹击。

当乌军拥有多年实战经验的主力部队和老兵在乌东地区损耗殆尽之后,临时征召起来的部队,不管是国土防御部队,还是亚速营的部队都将抵挡不住。哈尔科夫的127旅是最近新建的亚速营武装,他们在哈尔科夫的反攻曾经在完全没有遭到抵抗的时候占领了5个村庄,而且还抱着界碑这样的道具拍照宣传,虽然是虚假宣传,却一度让人无比振奋,甚至期待着哈尔科夫大反攻!然而,俄军在伊久姆的主力并没有回援,仅仅是在别尔哥罗德休整的138旅的一部发动了反击就夺回了早几天乌军反攻时占领的2个关键要点的村庄。目前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停止了反攻,选择在哈尔科夫外围的几个据点建立防御阵地。这也从侧面反应出,临时组建的队伍战斗力真的有限。5月28日,俄军在哈尔科夫外围俘虏了一些讲英语的国际雇佣兵,乌军并没有派成建制的部队增援乌东,仅仅是派了一些雇佣兵过来。之前大肆宣传要从苏梅方向抽调5000人和300辆坦克装甲车来支援乌东,最终也不了了之!基辅当局的核心团队善于做宣传,但也只能在这个领域发挥作用,其他方面他们决定不了。

5月28日乌东战略要地红力曼已经被俄军完全攻克。负责进攻的主力是俄军近坦第90师,之前驻扎在伊久姆,他们进攻比较迅猛,几天时间就拿下了红力曼这个北顿城市群的关键铁路和公路枢纽。目前俄军前锋已经抵达河岸,对面10公里就是斯拉维扬斯克!俄军不会马上进攻,目前的重点是拿下同在河对岸的北顿涅茨克市。北顿城市群的右集群已经处于四面包围之中,不仅被顿涅茨克市已经被占据一半,利昌斯克的守军也已经无路可退,而且补给线也被彻底切断了。南线的俄军正在进攻南线的铁路和公路枢纽阿特木斯克。阿特木斯克拿下来之后,就会对被顿城市群的左边集群斯拉维扬斯克等城市群彻底包围——乌东地区的包围圈是一个套一个,大的套小的!

在《微不足道的胜利!》中阐述过:俄军最开始规划的乌东包围圈是整个第聂伯河以东的所有区域,发现做不到之后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策略,包围圈越缩越小。从军事角度来说这是对的,集中优势兵力先攻克能够搞定的部分:不要小看这种微不足道的胜利——包围圈先从大到小,再从小到大,兵线比宣传重要,排兵布阵更能体现真实意图和真实能力——没有抵达路径的格局是扯淡的,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任何目标都只是说说而已。

真相

从纯军事角度来看,北顿乌军打的比马里乌波尔要好,不是小好,是大好!北顿乌军打的确实比马里乌波尔的乌军好。他们的抵抗意志是通过反复拉锯战体现出来的,而不是通过待在地堡中一直耗着来体现的。在乌军构建的北顿河防体系中,双方沿着漫长的北顿涅茨河动态攻防,有来有往,却一直把防线固定在河岸上!

北顿地区发动小包围圈战役之前,俄联军集合了60个营级战斗群,让乌东内圈的兵力对比接近3:1,这比马里乌波尔的2万人围困1.7万人要密集得多。然而,北顿乌军因地制宜的采取了流动防御的战术。没有死守在几个据点中等待对方来攻击城市,而是依托北顿涅茨河建立起机动防御的河防体系。虽然最终还是被攻破了,但拖了很长时间,牵制了俄联军绝大部分兵力在此。反观马里乌波尔,守军有1.7万,围困的俄军巅峰时期也只有2万人,后续龟缩到钢铁厂之后,围困的部队全部抽走,只留下民兵和警察部队不足1800人,从钢铁厂地堡中主动走出来投降的乌军比围困他们的联军的民兵还多得多!

北顿战场的核心要地红力曼巅峰时刻聚集了3个旅,然而,当他被彻底被围困的时候,只剩下一个旅的1000人,其它的机动部队都游走到其它防御区域去了。驻守波帕斯纳亚的第 24机步旅,从波帕斯纳亚被占领时仅剩下一个营的残部,然而,这个24机步旅的残部且战且退,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节节阻击,现在南线进攻的俄联军都还未完全消灭第24机步旅残部,北顿的乌军在撤退的时候会把沿途的适龄男性都拉壮丁,然后让他们去凭借工事消耗对方。昨天陷入三面包围的乌军主力第17坦克旅2000人居然还在瞅准机会主动偷袭南线试图包围自己的俄军102摩步团和俄军第336海军陆战旅的后勤补给车队。虽然这是陷入包围圈中的第17坦克师的最后挣扎,但也是主动找对方薄弱环节出击。相比于北顿乌军的灵活性和主动性,马里乌波尔那1.7万人最终还投降2400多人,除去伤员,还剩半个旅的有生力量,而且投降时守军交上去好几门榴弹炮和装甲车都是有弹药的,更别说那些大量标枪、毒刺、星光便携式导弹!他们并没有战斗到最后,仅仅是拍照和录视频到最后!

自从3月17日马里乌波尔被围困,守军就主动放弃城市外围的阵地,龟缩进市区。也不在合围之前组织突围,这一点让人非常迷惑,因为这违背军事常识。当时围困马里乌波尔的俄联军人数并不多,巅峰时期也就2万来人。《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集中的兵力是对方的十倍才能围困敌人,集中了五倍的兵力才能主动进攻敌人,这样的胜算会大一些。面对包括亚速营在内的多支乌东主力1.7万人,俄军陆续增加到2万人就围住了,显然乌军指挥失误,或钢铁厂地堡中有难言之隐。

在地图上标记出马里乌波尔攻防双方每一天的形势图之后,我惊讶的发现,乌军在马里乌波尔的排兵布阵非常的被动——更准确的说是不断的龟缩,不断的后退。不是退向海边,就是退向钢铁厂。车臣部队是没有重武器的,然而却能一点一点的通过巷战挤压他们,他们并没有组织起任何成建制的反攻。除了派小队进行零星的偷袭之外,没看到马里乌波尔的守军像北顿地区的守军那样成建制主动出击过。

开战前亚速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部署在基辅,另一部分部署在马里乌波尔,当时部署在马里乌波尔的亚速营是1000人,投降的时候居然还有803人,冰柜中有200具亚速营士兵的尸体。这个数据让人非常意外——这说明亚速营更像督战队!反而是属于国防军序列的海军第12旅和第36海军陆战旅坚持到最后几乎损失殆尽!特别是乌军的第36旅,这支部队之前是驻扎在克里米亚的部队,2014年的时候全体投降俄军,其中有一个少校拉了一个营不愿意投降的人回到了乌克兰,在此基础上扩编重建了海军陆战旅——昔日的这位少校就是现在被俘的乌军上校第36旅旅长。当年选择成为俄军的另外两个营变成了现在俄军的主力俄军近卫第126旅!在马里乌波尔,这两只昔日在同一口锅里抡马勺的兄弟们捉对厮杀。结果还是俄军126海军陆战旅更甚一筹,所以最近获得了近卫的称号。

说句良心化,乌克兰的军人特别是职业的国防军都是好样的,包括那些战死沙场的乌军士兵都值得尊敬,他们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当政客不能以自己的经验和理性为自己的国家承担责任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平民百姓和这些军人身上。让他们活着领不到军饷,战死或者伤残没有抚恤。自己解决不了三大核心问题却只会一味的要求将不支持基辅当局的民众的财产充公,让各级部队的指挥官可以随意枪毙任何作战消极和试图投降的士兵!这就如同就一个企业的负责人,因为自己的无能和决策失误,最后把搞出的问题转化为对员工的苛责。难怪最近乌东前线有部队录视频公开说他们真正的敌人在基辅!

态度

目前西方各国的态度都开始变得暧昧,就只有立陶宛和波兰一如既往的积极和热心。乌克兰外长公开指责欧洲:当乌方向欧洲要武器和物资的时候,他们都会以自己要与美国保持同步为借口。而美国最新通过的400亿援助法案,不扒不知道,一扒吓一跳。绝大部分款项的支出方式的细则都是以援助乌克兰的名义花在自己身上!虽然波兰认为有利可图依然在疯狂的支持乌克兰,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旦有事,波兰自身的储备也不够。德国和美国之前答应波兰以旧换新的武器装备一件都没有给,反而哄骗着波兰搬空了自己的武器库存。

俄军前期要求自己的部队保持克制,特别是不能伤害平民,虽然让自己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但由此带来的政治效果正在日益凸显。就如同我们当年发动上海战役时不许在市区用大炮和炸药包,避免误伤平民和损失民众的财产。虽然遭受了巨大的人员损失。然而,打下上海之后,瞬间赢得了民心。当时上海600万民众在整个战役中居然没有断过电。城市打下来之后,40多辆卡车运输的物资立刻进城分发给民众,保障生活恢复秩序。特别是十万胜利之师不入民宅睡在大马路上,让包括观望中的民族资本家都决定留下来。人心是肉长的,老百姓会进行比较,那些实实在在的感受比任何宣传都有效。

所以,俄联军在打下城市之后,一旦初步恢复秩序就会马上实施一套组合拳:包括清理城市,恢复交通,建立新的军政管理体系,分发物资,提供卢布养老金,恢复经济活动——这套组合拳在已经占领的区域都非常有效,一旦能够恢复城市的秩序并建立其行政管理体系,就能够把兵力从城市中释放出来,投入到下一个地区。

在马里乌波尔乌军大规模投降之前的一次新闻报道中就有一个不起眼的信息:马里乌波尔军政当局的警察配合驻守的乌东民兵抓住了一个试图破坏的人员。重点不是破坏分子,也不是这样的人被抓住,而是马里乌波尔军政当局组建起来了自己的警察部队并且开始参与到社会管理和反渗透的工作中。在之前的文章中就说过,一旦行政体系能够建立起来,经济秩序能够恢复,兵马钱粮就会此消彼长。毕竟被占领区域已经超过英国的总面积,乌克兰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这些被占领的地区——而且是乌克兰的核心工业区!昨天的另一个不起眼的新闻更说明事情:被完全占领并逐步恢复秩序的马里乌波尔的港口迎来了第一艘外部驶入卸货的商船。

俄方不仅在占领区域恢复秩序和经济,发放养老金并推行卢布,甚至开始搞对口援助,指定某个俄罗斯城市或者州对口援助占领区某个城市或某些项目,为这种重建提供资金、物资、技术和人员。这已经不是临时占领,而是开始全面接收。目前俄罗斯占领的地方恰恰就是当年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所追求的目标——让俄罗斯拥有北方和南方的出海口。与基辛格齐名的著名地缘政治家布热津斯曾经说过:拥有乌克兰的俄罗斯必然会成为一个大国,而失去了乌克兰的俄罗斯只能沦为一个二流的内陆国家——这里的乌克兰主要指当年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二世所占据的那部分——也就是现在的南部和东部!俄罗斯收回乌东数州,波兰收回乌西三州,剩下的区域组成一个纯粹的内陆农业国的缓冲区未必不可能!

俄罗斯再一次下调了银行的利率,从开战之初下调了一半,这是经济和金融在全面制裁下逐步恢复稳定的表现。当下俄罗斯在与西方谈彻底解除经济制裁,他们提出可以帮助欧洲解决接下来的粮食危机,但我认为敖德萨没有占领之前,这种提议欧洲不会理睬。俄军占领的南部港口城市会逐渐恢复海运,它能为俄军在敖德萨方向的行动提供更加便捷的后勤补给和兵员运输能力。目前乌东的大包围圈都还没有开始,刚将小包围圈收尾。在打下北顿小包围圈之后还需要休整,不会马上发起更大包围圈的战斗。

在《A667:投降!!》一文中强调过:资金、燃料和武器的问题乌克兰无法解决,局势只会进一步恶化下去,而且会加速。要解决燃料和武器的问题,运力瓶颈就首当其冲。在所有的运力中海运最为关键!乌克兰又搞来了两架苏27战斗机部署在敖德萨港,最近又增加了侦察的频次,在为发起下一次的蛇岛争夺战做准备。在波兰派了1200人以志愿者身份进入乌克兰西部的时候,白俄罗斯设立南部战区,把主要兵力部署在乌克兰北部边境。此举不仅牵制进入乌克兰的波兰军队也牵制基辅方向的那三个旅使其无法南下敖德萨。彼此都在见招拆招。

圣母

2019年乌克兰民众受够了寡头们轮流上台换汤不换药的各种腐败和压榨,对一个从电视剧中走出来的“英雄”充满着期待。在《人民公仆》这部喜剧中,演员以各种戏剧化的方式解决了整个官僚体系的所有问题。虽然是电视剧,但让那些通过影视作品理解政治的民众耳目一新,充满依葫芦画瓢的期待!

特别是在总统竞选辩论的最后环节,演员把民众各种夸,愤怒的指责了乌克兰社会的官僚腐败和寡头们的各种让人无法忍受的行为。而且还在辩论现场对着电视镜头对民众下跪。此举不仅把竞选对手吓到了,甚至让现场所有人都极度意外。然而,普通人特别喜欢为自己说话的人,能不能解决问题倒在其次,主要是能与自己公情!普通人也特别容易在做判断的时候把想象和事实相混淆,还特别喜欢用道德替代理智来判断一切。于是,演员以75%的高票单选!

然而,当他实际处理问题的时候,发现现实并不像电影,自己那种王莽式的道德优势和天真想法越来越让整个国家陷入绝境,却又无能为力,最后只能破罐子破摔孤注一掷。那些把自己捧到前台的势力不仅自己无法左右,还不得不对寡头们不断迁就,让亚速营这样的势力逐渐成为主流。演员除了民意什么根基都没有,他目前的整个核心决策层都是自己拍电影时的团队——除了宣传也什么都做不了——这也恰恰是他的悲剧之处!

当年德法俄乌四国本来已经把乌东问题谈妥了。演员以为自己还在演《人民公仆》就按照剧本中戏剧性的方式做事,他突然提出把乌东两州的代表也拉进来谈——此举把法德俄三国首脑都震惊了:按照正常操作,即便是俄罗斯有这样的建议,乌克兰也应该严词拒绝,因为这等于间接承认那两个乌东的州具有同等的政治地位。早些时间美帝把湾湾拉去参加一个国际大会,我们立刻严词拒绝参加。这是常识,但演员不懂常识,他在《人民公仆》中就是通过道德共情的方式解决了一切问题,然后竞选也是通过道德共情的方式打动人心赢得支持。然而,现实世界的政治不是这样的!

除了这个骚操作之外,他接下来干了一件更扯淡的事:俄罗斯当时只想保住收回的克里米亚,乌东两周差不多已经被乌克兰占据了,俄罗斯也就打算默认,只需要成立一个监督委员会保障和平下乌东两州民众的权益。本来俄乌双方派代表成立这样的仲裁委员会就行了,彼此相互制衡嘛。结果演员不同意,他强行把卢甘斯克和顿涅丝克的代表也拉进来。不知道是为了显示大度还是想以此感动那两个州。结果委员会在对任何冲突和矛盾做出判断的时候都会形成2:1的裁决结果,然而,演员又不愿意接受这种按照自己提议的裁决机制形成的裁决结果。这就如同你小时候父母跟你约定洗完碗就可以看动画片,结果你洗完了碗准备看动画片的时候,他们就反悔了,说要再拖完地才行,你拖完地的时候动画片已经开始了,正准备看,他们又再次说话不算数。如此反复你还会信任他们么?不仅不会信任,反而一肚子怨气,然后就会破罐子破摔,不再洗碗也不拖地直接看动画片。他们也非常愤怒,于是,冲突就不可避免!演员在圣母心爆棚搞砸了所有事之后,就破罐子破摔把一切宝都压在加入北约和欧盟上面,一方面他向民众宣称很快就能加入,加入之后,不仅在安全上不再需要害怕俄罗斯,在经济上也能马上过好日子。然而,美国的一位高官最近公开承认,他们一开始就是以此忽悠演员的。后面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演员本身并不是非常恶毒的人,真正恶毒的是他背后的寡头,他只是前台的木偶,他目前的整个团队都是当年拍喜剧时工作室的原班人马——他的整个核心决策团队,唯一擅长的就是公关活动。他本人更像《三体》中的程心,做事的方式和造成的结果也与程心大同小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们恨你,因为你给了我们不该有的希望!

俄乌战争最新态势

五四运动103周年及其在俄乌冲突下的现实意义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