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91 articlesIn total 824994 words

《虛無》(Nope)影評:奇觀!不了?

I AM NOT A CAT

《虛無》(Nope)又成了一場影迷對電影「寓意」進行解讀的嘉年華,導演Jordan Peele是箇中高手。邀請觀眾一起猜謎的主流電影,以前多是懸疑偵探類型,通常在結局會讓主角把謎團一一解開。然而,若果這些作品最後無法理順劇情,有所漏洞,便會予人粗疏之感。

《七人樂隊》與《阿媽有咗第二個》影評:要懷舊還是要姜濤?

I AM NOT A CAT

兩齣電影皆用上香港招牌街景,一邊是夜景情懷,另一邊是晨光朝氣;一邊人多勢眾,另一邊是姜濤。香港電影正在瞻前與顧後之間踏行

《荒漠怪俠赤手闖天涯》:森畢京柏電影的宗教意識

I AM NOT A CAT

美國導演森畢京柏以其西部片及暴力美學聞名,但在槍聲與血腥之中,不難看到他的宗教意識。他的父親是一個嚴謹的教徒,也是一個在法庭上毫不留情的律師。相傳隨身攜帶著《聖經》的森氏,在作品中既表現出他受到父親在宗教上的影響,也顯示出其反抗的意志。森氏會用幽默的手法表達他對基督宗教的批判態度...

《安德魯克里斯和獅子》:猛獸變大貓,殉道變喜劇

I AM NOT A CAT

有一齣電影把「基督徒殉道」這回事演繹為喜劇,那就是1952年的《安德魯克里斯和獅子》(Androcles and the Lion),改編自名作家蕭伯納的話劇。這齣荷里活製作對基督教的演繹是正面的,和同年代其他宗教題材電影一樣。故事背景是古羅馬的基督徒被逼迫,遭送往鬥獸場屠殺。

《神聖電視台》:她的眼光,好似好似星星發光

I AM NOT A CAT

《神聖電視台》(The Eyes of Tammy Faye)改編自2000年的同名紀錄片,是美國福音派電視名人Tammy Faye的傳記。扮演她的Jessica Chastain憑此片得到奧斯卡影后殊榮,但電影整體成績不佳,票房及評論反應都不太好。

《彌撒》:擁抱與復和為何這麼難

I AM NOT A CAT

一宗校園槍擊案死了十一人,六年過去,死者的父母仍活在傷痛中。當年的槍手在行兇後自殺,他的父母Richard和Linda一直經歷著哀傷、內疚以及死者親屬的仇恨。他們被邀請到一家小教堂與其中一個遇難學生的的父母Jay和Gail會面。這次會面無關法律訴訟,而是讓雙方互相訴說與聆聽兩個兒...

《舉自塵土》:泥裡的福音

I AM NOT A CAT

作為基督徒,我很少看那些「福音電影」,因為它們所呈現的世界太美好了,美好得不真實,似乎美好得不需要福音 — — 彷彿福音已經「完成」了,故事結構大多是:「主角遇上困難 →信仰的介入 →困難得到解決 →平安喜樂」。乜都搞掂晒!好!!但那不是我所認識的世界,即使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已...

《童心奇緣》(Petite Maman):如何好好說再見

I AM NOT A CAT

這年 farewell 特別多,往往都是突如其來,不論是和身邊的人生離死別,還是哀悼一個時代的突然終結,很多人都沒準備好說再見。或許是我們不捨得告別,但要來的始終要來;或是我們從沒有好好學習如何道別。法國電影《童心奇緣》(Petite Maman)從兒童的視角出發,以魔幻現實的手法說一個哀悼與療癒、失落與尋見的故事。

電影裡的烏克蘭與俄羅斯衝突:沙基羅斯尼薩(Sergei Loznitsa)的絕望世界

I AM NOT A CAT

俄羅斯進軍烏克蘭----再一次。俄、烏兩國的關係長期緊張,早年的例子包括烏克蘭在本國內的抗爭、俄國對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地區的進侵。烏克蘭導演沙基羅斯尼薩的鏡頭對準這片極寒土地的黑暗腐敗和無止境的紛爭,從前蘇聯到近年的烏克蘭內戰,為各地觀眾打開一扇窗,一窺當地人民面對的艱難處境,在俄帝與烏克蘭右翼之間求存……

2

看電影作為一種靈修方法?

I AM NOT A CAT

我的電影書寫是從信仰反省開始的,希望這系列的講座可以帶來一個新階段,探討怎樣把電影視為信仰反省的材料,嘗試把「看電影」延展到屬靈操練的領域。每節講座以一齣電影為案例,圍繞以下主題展開討論:現實的挫敗、困頓和苦難正是信仰的開始……

不應有恨:《家庭團聚》的移民憂鬱與抒懷

I AM NOT A CAT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這個農曆新年,很多香港人與親人分隔兩地,只能透過視像拜年。離散飄零,過客浮城;人不移遷,青山也變。在1980年代初移民美國的香港人曾穎馳,在2015年的自傳式紀錄片《家庭團聚》中,透過影像梳理自己與家人在移民生涯中糾纏不清的結。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教育大學

I AM NOT A CAT

兩年多來,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及傳媒網織接連受到校方壓力,遭受或面臨被解散的打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值得更多人關注和紀錄。剪輯了相關報道,逐家院校轉貼在這裡

1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城市大學

I AM NOT A CAT

兩年多來,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及傳媒網織接連受到校方壓力,遭受或面臨被解散的打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值得更多人關注和紀錄。剪輯了相關報道,逐家院校轉貼在這裡

1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理工大學

I AM NOT A CAT

兩年多來,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及傳媒網織接連受到校方壓力,遭受或面臨被解散的打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值得更多人關注和紀錄。剪輯了相關報道,逐家院校轉貼在這裡

1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大學

I AM NOT A CAT

兩年多來,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及傳媒網織接連受到校方壓力,遭受或面臨被解散的打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值得更多人關注和紀錄。剪輯了相關報道,逐家院校轉貼在這裡

1

香港學生會組織遭遇連翻打擊,甚至面臨解散危機 (新聞剪輯):香港浸會大學

I AM NOT A CAT

兩年多來,香港各大學的學生會及傳媒網織接連受到校方壓力,遭受或面臨被解散的打擊,包括香港城市大學、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教育大學,值得更多人關注和紀錄。剪輯了相關報道,逐家院校轉貼在這裡

喜劇如何批判社會文化: Comedy and Cultural Critique in American Film 讀書報告

I AM NOT A CAT

喜劇電影給很多人的印象都是娛樂性為主,和其他電影類型比較,有深度的喜劇比較少。雖然人們在電影史上總能找到一些富有藝術性和和批判性的「喜劇」,但他們所指的往往在於電影的非喜劇部份——尤其是那些有催淚情節的悲喜劇——所以其實是那些電影的戲劇內容甚或是悲劇內容令人感到有藝術深度。

《眾新聞》備份:《紅磚危城》榮獲紐約電視電影節人道紀錄片金獎 今屆唯一香港金獎作品

I AM NOT A CAT

撰文: 眾新聞記者 發佈日期: 13.10.21 最後更新: 2021-10-13 14:51:00 「我不會自殺。」男生掙扎無果,被制服前最後向鏡頭說出這一句。講述反送中運動理大衝突、由眾新聞製作的紀錄片《紅磚危城》,榮獲2021年紐約電視電影節人道紀錄片金獎,是今屆所有香港作品,唯一取得金獎的代表。

《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大難臨頭的自我修養

I AM NOT A CAT

在兩極化思維盛行的時代,公共討論往往化為沒結果的爭議。《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這部有關世界末日的黑色科幻荒誕喜劇,也在坊間引來兩極化的評價,很多影評人批評此片,但科學及環保界則有正面的評價。為甚麼這齣電影如此富爭議性?(以下劇透) 可以說,《千》是這個時代的產...

抗抑鬱迷因--苦中作樂 Meme #2

I AM NOT A CAT

世道艱難,只能苦中作樂才能走下去。搜集和轉貼平常看到的meme圖和笑話,大家輕鬆一下,繼續走下去。選擇的標準是「令我笑出來」。

抗抑鬱迷因--苦中作樂 Meme #1

I AM NOT A CAT

世道艱難,只能苦中作樂才能走下去。搜集和轉貼平常看到的meme圖和笑話,大家輕鬆一下,繼續走下去。選擇的標準是「令我笑出來」。

《羊懼》(Lamb):為何這個譯名不是嘩眾取寵

I AM NOT A CAT

看過電影之後,就領會到這譯名精確地點出了著電影的故事主題。

《風景》:打開這幻象或約定你為何需要逃走

I AM NOT A CAT

《風景》可說是2019年前的社運史詩,除了兩次「佔領中環」,戲中提及的社運事件包括保衛皇后碼頭、七一遊行、六四燭光晚會,以及反國教抗爭等等,讓虛構的人物出現在真實的運動場景裡,虛實揉合的手法與其說是令故事更加寫實,不如說是提醒觀眾「真實常態」之虛幻。

《日常》生活就是創傷

I AM NOT A CAT

香港已進入了新的禁片時代,有的明明送檢通過但被禁,如《理大圍城》;有的送檢但無法通過,如《執屋》;有的早預料無法過檢,而只能在境外放映,例如有關社運動後創傷遺緒的《日常》。

《眾新聞》備份:【理大兩年】離開與留下 隊友間迂迴的命運 流亡抗爭者:自己照顧自己,是當刻最重要之事

I AM NOT A CAT

【理大兩年】離開與留下 隊友間迂迴的命運 流亡抗爭者:自己照顧自己,是當刻最重要之事撰文: 記者周滿鏗 發佈日期: 28.11.21 2019年11月下旬,長達13日的理大圍城,改變了香港日後的歷史進程,亦改變了不少人的人生路向。兩年前的今天,11月28日,衝突全面結束,警方開始進入校園搜查蒐證。

1

《眾新聞》備份:【理大兩年】記下群眾傷痕 香港紀錄片工作者:「讓將來的人理解2019年的人在做甚麼。」

I AM NOT A CAT

撰文: 特約記者陳零 發佈日期: 21.11.21 2020年11月21日,香港市民都守在屏幕前,集氣期待《佔領立法會》成為第57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得主。雖然該次願望落空,但2021年5月6日,該片與《理大圍城》獲頒第12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華人紀錄片」獎。

《眾新聞》備份:【理大兩年】《12點前我要返屋企》記下歇斯底里後的孤寂 導演:我們都被政權圍困

I AM NOT A CAT

撰文: 記者張凱傑 發佈日期: 20.11.21 「有人躲在假天花上,聽到軍靴聲經過,我不知道是真實還是幻覺,但他們長期處於這種驚恐狀態。也有人抱著去死的心態,只要警方攻入校園,他們已經準備好殊途同歸,這樣極端的狀態足足維持著24小時。

《眾新聞》備份:【理大兩年】一個參與「暴動」的年輕人:「2019年是災難,以前覺得香港不會有災難。」

I AM NOT A CAT

撰文: 特約記者陳零 發佈日期: 19.11.21 阿樂(化名)是普通不過的香港人,人生規劃大致是讀書考試、畢業搵工、放假旅行。他甚至曾經投考警察,一心寄望畢業後申請政府工,收入穩定,平凡過一生。2019年6月,街頭抗爭持續不斷,他心想:「出去都無用,屋企捐錢就算。

《眾新聞》備份:【理大兩年】48小時困獸鬥 社工媽媽:「我只想陪住班『細路』。」

I AM NOT A CAT

「我作為家長,更覺得要讓下一代知道,曾經甚麼是法治、公義。」然而,她亦會教導孩子,在這樣社會環境下,自處的判斷:「譬如有些說話會引起激烈衝突,甚至生命危險,就要衡量是否必須在公開場合說,我也不知這是否『跪低』,但如果要在香港生活,是必須有這些處世技巧,否則我不覺得能在香港繼續生存。」她認為,下一代更需要擁有思考的能力:「跟我立場不一樣,是沒有問題的,最重要是不要人云亦云。」

布紐爾《納扎林》(Nazarín):在失去信念的人身上,我們可以學會甚麼?

I AM NOT A CAT

有信仰的人,常常從正面去看待「信心」這回事:對於有信念的人,怎樣維持其信心?對於不信的人,怎樣使他們相信?這其實不限於個別宗教,也可見於其他信念或遠象,不論是天下大同、普渡眾生、社會公義,還是生態平衡。墨西哥電影《納扎林》(Nazarín)則反其道而行,從反面發出有關信心的詰問:有信念的人怎樣失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