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ky

下崗的資深公務員,關心公民參與,人力盤點與官僚體制流程的運作。

書很薄,但我的心很冷。

記得第一次踏上對岸去參加研討會時,還被許多充滿左岸意識型態的論文弄得七葷八素摸不清頭緒,但心中暗自竊喜,別的領域不曉得,但起碼我自己熟悉的領域,我們應該是領先不少。

直到最後一次去天津大學研討會時,我發現這樣的差距越來越小,甚或,他們完成論文的研究方法,特別是跟實務對齊的角度是我在這裡慢慢越來越少見了,我開始覺得,人家不是不會,地大物博人廣,真要動起來的話,別說領先了,與其並駕齊驅我個人主觀都覺得吃力。

前兩天逛線上書店時看到這本書,覺得書名很有意思,我買了下來。速度很快,今天就送到了,早上快速的翻了翻,就如同標題說的:書很薄,但我的心很冷。

我上網查了一下作者的經歷,大陸本土博士,在管理學院,會計本科,經濟博士,這本書似乎是他主持研究及發表論文的綜合整理所得。

書的內容中規中矩、文獻、研究方法、預算文件文本分析、調查軟體、問卷設計與調查。已經脫離大意識型態下的內容宰制陰影,而朝我們熟悉的西方學科標準訓練靠攏,也就是說,我的刻板印象從天津到現在,應該要被修正了。

那我們在作什麼呢?當然我們還是有很多努力的老師們,在部分的領域還是保持的不管是主題的領先或者方法學的完整嚴謹度,這些我都沒有懷疑,但我比較懷疑的是,我們跟實務的距離是不是越來越遠?而回到民國八十一年我念大學時那樣的架構與概念導向,充滿著另外一種非條列式但類似於咒語的主流價值,比如說鬼神一樣的PSM,我迄今還是無法明白,為甚麼在某些人的眼裡心理,這成為衡量公共服務價值的重要元素,PSM像是空氣跟陽光一樣,他無所不在,但是你在手心中掌握不住。

然後對岸,慢慢的在往他們政府到底在幹嘛的實務方向移動,嘗試利用他們在學術上學到的東西,去驗證這些學理內容的知識是否有可應用的空間,雖然在我看來,他們並沒有作的很到位,對實務文件的解讀也還是充滿著可供調整完善化的空間,但仍可以看見他們想要嘗試提出問題解方的努力,而這份努力程度與實踐度,似乎我們正在慢慢的流失。

還是領先啊,我想,但已經沒有很遠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