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輕雲淡
風輕雲淡

剛剛離開職場,進入退休狀態,找一塊心靈勝地,寫一寫旅途見聞。我一直工作了幾十年,在國際學校教書,因假期多,所以一直周遊世界各地。也因為工作忙,沒有認真寫寫遊記。現在退休了,準備把我旅遊中的見聞和收穫分享在這裡,於大家共勉!

確診新冠

從葡萄牙旅行回來,隔離期間確診新冠

我從里斯本經伊斯坦布爾回香港。在里斯本去伊斯坦布爾的飛機上只有我一個東方人,戴口罩的不足百分之十,在葡萄牙的15天,我一般情況下也是不戴口罩的,除非進到室內狹小的空間。一路下來也沒感染,所以上了飛機大意了,以為可以平安回家了。

飛行時間只有4個半小時,機艙提供餐飲。我上了飛機以後,後兩排的座位上有一個人一直在咳嗽,我當時也感覺不對,有點擔心,可是吃飯的時候看到所有人都進餐,也就摘下口罩進餐了。而身後不遠的那個人還在咳嗽,我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只是心存僥倖罷了。

到了伊斯坦布爾,飛機又晚點五個鐘,一共滯留了七個多小時,可以說精疲力盡。好在回港的飛機上大多為東方人,各個戴口罩,個別的人還穿成大白,一路上彼此防範,感覺安全。

來到隔離酒店,第三天感覺有點累,下午的時候檢疫人員來做核酸,我當時的體溫是37.5,心中有點疑慮,晚上的時候還是疲倦,吃了安眠藥就睡了。夜裡醒來,全身發熱,我立刻測試,38.5度,顯然發燒了,天旋地轉的。我馬上吃了退燒藥,然後自測一下,立刻顯示的是陰性,我放心睡下了。

早上起來,燒退了,狀態好了很多,我又去看了一下昨夜做的核酸自測,哇,原來是陽性啊!我驚訝之餘,看到門縫裡遞進一張紙,上面用多種語言寫著“你確診新冠了”,會有檢疫人員跟進,並反覆強調從現在開始所有垃圾都要留在房間,任何東西不可以拿到外邊。我確診了,陽人了。

接下來我就開始吃蓮花清瘟膠囊和止痛藥,我自己隨身攜帶的。轉天我被帶到政府安排的檢疫酒店隔離,那裡都是新冠患者。登記的時候發現各個都挺精神的,看不出來生病的樣子,看來我們都是輕症,一時間輕鬆下來,確診的人大有人在,沒什麼大不了的。

入住檢疫酒店後,膳食不錯,營養搭配,就是食之無味。不是因為失去味覺,而是真的清淡,後來明白這樣的食物有助於喉嚨恢復。

確診二天後只剩下喉嚨痛和鼻子有點堵,全身無力只發生在確診的頭兩天。我每天早上上網匯報我的症狀,然後吃撲熱息痛和蓮花清瘟,喉嚨好了很多,鼻子還是有點堵,這種情況持續了數日,在確診後的第八天晚上,我終於迎來了陰性,自測後立刻發給檢疫中心,他們告訴我,第二天陰性就可以回家了。那個晚上我興奮了很久,終於看到曙光!

確診的第九天早上,我起床後馬上自測,然後發給檢疫中心,他們馬上回覆我說隱約看到第二條線,所以再住一天。我當時聽到後就崩潰了,已經隔離十天了,失去自由的日子讓我比病痛更煎熬。我強烈要求再檢測,他們說十點再測一次。

我吃了早餐,喝了大量的水,身體感覺正常多了。十點一到就測了,這次百分百的陰性,我發給他們,結果還是說再住一天,沒說理由。我要求見心裡醫生,我告訴他們比新冠更可怕的是心理疾病。然後他們讓我十二點再測一次,我又看到了希望!

十二點再測還是陰性,結果被告知為了家人和社區安全,再住一日。我終於爆發了,並強調我有高血壓和失眠,目前沒有任何藥物,如果出現問題,他們要負責。結果我又獲得了一點鐘的檢測,並說明如果陰性,立刻放行。結果不出所料陰性,馬上退房,不得延誤。

在酒店大堂,檢疫人員對我說,出了大門你就是自由人了。那個時候我抑制不住的喜悅,對我來說得新冠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自由,終於明白為什麼西方社會的人抗議封鎖嚴控。

通過這次感染,我明白了在密封的空間還是要非常警惕的,短途飛行最好不吃不喝,減少上廁所,這樣可以降低感染的機率。第二去歐美國家,要有被感染的心理準備,畢竟那裡的人大多不戴口罩,他們出入也沒有嚴格的限制,上飛機也是出示疫苗護照或陰性證明就可以了。這裡漏洞很多,防不勝防。

那麼是不是為了防疫就不出門了嗎?我的回答是“不”。為什麼?我的觀點是平時運動,增強自己的免疫力,打有效疫苗,室內戴口罩,保持衛生,即使得了,也不要緊張,多喝水多睡覺就行了。病了,就要做好7天到十天的心理預期,獨自面對,吃喉嚨藥止痛藥和蓮花清瘟就行。我這次感覺撲熱息痛對我幫助最大。不過,每個人的病狀不同,藥物可能也不同。我這次沒有看醫生,就是住檢疫酒店,自己康復的。


如果你對這個病持不同的看法也無可厚非,畢竟生病不是什麼好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