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pho

來自前現代的靈魂,誤闖入後現代的肉體。碰來碰去,都是密碼。心悸,卻無可奈何。不合時宜,又跟不上時代,只好活在自己的小小時代。吴爾芙說,寫作,需要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歲月悠悠,年華似水流,靈魂和肉體依然問啊問、找啊找,何處心安是吾鄉?看完《長安十二時辰》,目前醉心於爬梳相關歷史。《陳情令》仍是我的最愛,始於忘羨情,終於意難平,十二萬餘字,慢慢搬過來。劇評,小說,人生如戲,戲說歷史,一丘一壑也風流。

一閃一閃亮晶晶,鋼琴王子墮紅塵

(edited)
整件事,太荒唐。更可怕荒謬的是,不是由狗仔蹲出來,而是北京公安自動錘出來。不禁想問,李雲迪到底得罪了誰,你們要這樣毀滅他?

我非音樂中人,不懂得欣賞李雲迪,知道他曾獲蕭邦國際鋼琴比賽金獎,是開賽以來最年輕的金獎得主,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人。他是著名的鋼琴家,因氣質溫文儒雅,還有鋼琴王子之喻。他,曾是中國的驕傲,也是不少音樂學子的偶像。

不管你認不認識他?是否喜歡過他?李雲迪,曾經一閃一閃亮晶晶,一個猝不及防,琴聲戛然而止,星光歸於黯淡。只因,李雲迪買春被“群眾”舉報,遭北京朝陽區公安行政拘留。原是風度翩翩鋼琴王子,一轉身,竟成了劣跡藝人。職務被拔光,代言全掉光,演藝事業趨於零。

這是什麼樣的懲罰?什麼樣的暗黑世界?他,單身,沒女友,不騙不誘不姦,老老實實地付費買春解決個人需要,妨了誰?礙了誰?那些所謂舉報的“群眾,”你們明裡暗裡地窺伺他人,是腦子有缺陷?還是心理有障礙?

青樓女子,與中國文人有千絲萬縷淵源。那些個美麗的傳說,她們或能歌善舞,或琴棋詩畫樣樣行,但說到底,總沒錯過翻雲覆雨魚水歡。是不是,若李雲迪事前來個諧謔曲,事後彈個小夜曲,就可以寫成才子佳人篇,而非買春賣春篇?

整件事,太荒唐。更可怕荒謬的是,不是由狗仔蹲出來,而是北京公安自動錘出來。不禁想問,李雲迪到底得罪了誰,你們要這樣毀滅他?

毀滅一個人,輕易得令人心驚膽跳。 毀滅一個人,輕易得令人心驚膽跳。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李云迪的隐私权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