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4

莫泉的心魔?意外和學弟很像的白晨亭?

晚上的夢裡,棒棒糖的糖棍似乎真的能變魔法,搖身一變成了助她逃離禁錮的深淵的鑰匙,外頭的空氣似乎是甜的,連平時凜冽的冬季寒風都溫暖且柔和了許多,手上是自己熱愛的吉他,手指不自覺的撥動琴弦,音符在眼前跳躍,譜成一首絕美的樂章。

可突然音符像是去養份的花兒,一點點枯萎,一點點掉落。琴弦斷裂,一遍遍的抽打莫泉,手臂上是一道道人流淌著鮮血,看著十分可怖的鞭痕。「砰砰」一個鐵籠從天而降,再次禁錮住她。原來,那並非逃離的鑰匙,不過是通往另一個枷鎖的通道。她試圖離開,奈何四面八方無一處沒有上鎖,掙扎也不過是徒勞,再次轉頭,身後心愛的吉他早煙消雲散,只剩一疊「精英養成」的系列書,和一次又一次縈繞耳邊,不停催促著她成為精英的命令......

她抽搐了下,頭部撞擊桌子的疼痛讓她清醒過來,看眼鬧鐘,現在時間才4:30,距離上課還有4個小時,摸一摸下巴,有一處不知是汗是淚的液體,她起身,任憑液體向下滴落,在地毯上形成一排不規則痕跡。她走到桌子旁的櫃子裡拿出紅酒和高腳杯,酒紅色的紅酒沿著杯壁順流而下,直至酒杯容器的一半,四隻纖細的手指托著酒杯,戒指敲打杯緣,發出「卡卡」的聲響。微微搖晃,無形的酒香漸漸溢出,細細一品,香醇的氣味在口中散開,又順暢的滑入喉嚨,接著甜味再次返回口中,沖淡的啤酒花的苦澀,留在口中的是一股清香和令人意猶未盡的少許酒精,多種風味在口腔中融合,非但不會過於複雜,反而有種「流連忘返」的感受。嗯,確是好酒。

「比什麼糖好多了!」應酒精而有輕微煙嗓的莫泉說罷。

過了一會兒,莫泉重新躺回床上,她沒醉,但並非她不貪杯,而是她是真正天生的千杯不醉,干完幾瓶烈酒都不帶吭一聲的。

角落的監視器因改變焦距而發出極細小的機械工作聲,但在空曠諾大且安靜的房間裡卻格外明顯,鏡頭另一側的人見之蹙眉。

清晨,晨曦的微光落地窗灑入房間,鬧鈴響起,如同早起鳴叫的公雞,聲音響徹雲霄,莫泉皺皺眉,關掉鬧鐘,翻身,繼續睡,但輾轉良久,愣是一點兒睡意都沒有,索性起床,幫弟弟備好早餐,便決定出門。

學校裡,莫泉仍是那個御姐學霸,直到......

「泉,你沒事吧?」白晨亭向莫泉尋問

「嗯,沒事。」「碰酒了?」「稍微。」「拿去吧!趴著會舒服點。」晨遞了枕頭和......

一根香蕉牛奶口味的棒棒糖,正打算感謝的莫泉疑惑的注視白晨亭

「回家路上看到的,因為很少見就買了。你不也喜歡香蕉牛奶?」晨難得多話的解釋,但也可能只是因為和糖相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美好夢魘#1

美好夢魘#2

美好夢魘#3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