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6

告白與保護

突如其來的叫喚讓我的思緒回到現在,

我還趴在教室後的欄杆,手上最多也就沾了一些欄杆上的泥沙,我重新抬頭尋找聲音來源,來者是施瑜。

我又掛回了那個我最作為學生的專屬笑容,

---妖孽。

他們是這麼評價的。

施瑜見我抬頭便伸出手來,掌心裡赫然出現一包醒酒藥和醒酒茶。

先不說這些東西哪來的,他是怎麼知道我宿醉?

滿肚子的疑問正要傾洩而出時,施瑜開口:

「剛才姐姐身上有淡淡的酒精味,和醫院不同,是帶有葡萄香氣的酒精味,加上姐姐似乎一直因為站不穩而靠在晨亭姐姐肩膀時,我就發現了。」

我驚訝於他心思如此細膩,出於禮貌我向他道了感謝,但並未接過他帶來的東西。

他彷彿早料到了,於是再次開口:

「姐姐總是不接受我們的幫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在需要幫助的時候應該還是可以接受他人幫助的吧?」

這話說的強勢,卻又在句尾柔了下來,給了我足夠的空間。儼然一副想凶狠推孩子下山崖,卻又狠不下心的獅媽媽。而這舉動卻實實在在的讓我心安不少。

所以在他說完這番話後我還是收下的他的物品,卻沒有立刻吃下,

因為在殺手營所訓練出的,那該死的警戒心正不斷提醒我防備所有人。

當我打算回教室試試毒時,施瑜又叫住我。

換做平時的我,一個人反覆叫我這麼多次,我大概會反手就給他一拳吧?

但和這個人相處實在讓人生不了氣,或者應該說和他相處時會讓我有種身心都放鬆的感覺。

在見過世界最陰暗的角落後,他是少數能讓我有這種感受的人。

但在我做出轉身動作之前,施瑜就先說:

「姐姐你先別轉過來,先等等我,讓我說完。記不記得在『佐熙國中』有一個和共同表演『清琉細說』的人……」

「佐熙國中」那是我曾就讀的學校,雖然後來又輾轉了許多國中就是了。

至於「清流細說」則是國中時和一位同學一起出演的校慶戲劇,但那時候一心撲在「殺人」這檔事,對當時的事物壓根兒沒用心,導致現在對其的記憶七零八落的。

認真思考這件事的我還未意識到為什麼他會提及並且知道我過去的事。

「那個人後來因為車禍沒有去表演現場,最後由他的弟弟代替他出演。而我就是他的弟弟,從那時候,我就喜歡你,很喜歡妳,比所有人都要喜歡你。」


「你對我來說有種莫名的吸引力,我不知道原因,可能是你的長相,可能是你的灑脫,但總之是『你』。從國中開始就總是不自知的看著你,和你說話會覺得開心、悸動。當時雖說那時是劇本要求,但在和你相處之下,我確定我對你有著非比常人的感受。是喜歡的。」

「還有,我想保護你。」

施瑜羞紅的臉大概能煮熟雞蛋。當然背對他的我自然是看不見的。

「哦?喜歡我?照這麼說你的喜歡是建立在你哥哥的死亡上呦?」我雙手插在口袋,擾有興致的轉頭說道

現在一看,施瑜確實長的不差,雙瞳剪水、眉清目秀,鼻樑纖巧、挺立,肉色的鼻翼長得非常雅緻。朱脣皓齒的樣子著實令人羨慕。令我意外的是那頭空藍色的頭髮,按理說學校是不會讓異色頭髮的傢伙入校的,但那些路過的老師們卻個個都視而不見。

我的內心風起雲湧。


「意外本就不可預測,所以我更想珍惜現在,我們……能成…為戀人嗎?」

「當當……當然,你不用現在回答我,等你考慮好了再告訴我也沒關係……」

他支支嗚嗚的說完,轉身就要跑。

「好啊」

他驚訝地回頭看我。若剛才他臉紅程度能煮雞蛋,那現在絕對能煎牛排,還是剛好五分熟那種。

「那..那我一會兒午餐去大食堂和你一起吃可以嗎?」

我點點頭。

他像是剛學會飛翔的鳥兒,喜悅的不停展翅。幾乎是在鐘聲停止的瞬間,他也消失在走廊盡頭。

「小男友換這麼快,小心腎不好。之前那個怎麼辦?」

這帶著調侃意味的聲音,是晨。

「不重要。」

「話說為什麼是他?啊不,問錯問題,你換男友的速度比我看書還快,選擇上哪有什麼誘導原因,純粹看得順眼吧!」

「……」

在更久之後的未來晨會知道,她說錯話了。

我們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突然

「泉,你要珍惜人家啊,他可是說要保護你。」

我不敢相信這種天真的話出自在殺手營官階比我還高的晨的口中。

這是我此生最痛恨的一句話。

殺人這件事我樂在其中,但「保護」卻是個圈子最禁忌的話。

因為即使關係在好,都不該指望有人可以保護你。

我提高了音量:

「『保護』?別告訴我妳不知道這話有多可笑!」

琥珀黃色的眼睛像燒起了森林大火,燃起熊熊火焰,正訴說著憤怒和不可置信

提高的音量之大,連附近的人都偷偷瞄了幾眼。

「啊啊,抱歉啦,開個玩笑嘛!別生氣。」

晨大概是唯一一個在學校裡對我說這種話,我會那麼輕易原諒的人。

抑制下心中的怒火,無奈地對她說:

「要是被他們聽見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啊!」


午餐時,我到達食堂。

雖說答應要和施瑜一起吃,但也沒說要單獨去。所以晨還是跟我一起前往。

施瑜對此十分驚訝,但還是一聲不吭的吃起飯。

過程中施瑜不停的給我夾菜,他碗底都要被掏空了還是沒有停下。

我摸摸他的腦袋,湊到他耳邊:

「你倒是多吃點,否則跟我約會很累喔:)」

他的臉迅速脹紅。

突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關於「美好夢魘」這本小說

美好夢魘#1

美好夢魘#2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