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8

年紀。

但看向遠方陣陣譏笑的巫昆晨,我想不是他慫恿施瑜,就是施瑜大冒險遊戲輸了,

我不以為然。

而不久後的將來,我將為這「不以為意」付出代價。


反手摸一摸施瑜的頭,示意他趕緊回教室,

見他沒有鬆手的意思,我又重新轉身面向他。

他手指已經因為用力抱我的動作而泛白,但因只出力於指尖,所以我並沒有感受到任何不適。

我盯著他,眼神格外認真:

「快去休息吧!不然……」

像是要說什麼不可告人的超級機密,我湊到他耳邊,輕輕吐息:

「放學時可就沒力來找我瞜?」

溫熱的氣息在我們之間瘋狂反彈,不停的抓撓著我們的臉頰,也似有若無蠱惑著施瑜的心臟。

心跳有沒有漏一拍我是不知道,但他機械式的揮手再見,導致我忍不住笑出聲。



終於分開後,晨開口了:

「玩弄感情可不好,小心下地獄?」

她慵懶的言語中帶有一絲調侃

「那我大概已經見過五十次閻羅王了吧!」我回擊說道。

開著地獄玩笑,我們走回教室。

胸膛前,我們領帶的前端振動起來。

這是營中分發給每位成員的,以匕首外殼改裝成領帶模樣,不僅能放置匕首,前端還設有微小型通訊器,方便臨時召回我們。側邊還設有武器---

一條細長而帶有倒鉤刺的金屬鋼軟絲。

說是軟絲,但它可不溫柔,因為細長的特性,它能夠進行中長距離的攻擊,且機動性非常強,卻不像槍械會發出巨大聲響;上頭的倒鉤刺基本是稍稍划過就能血肉模糊。

這時,晨按下藏於旁邊的談話按鈕,一個冰冷清晰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這聲音僅有我和晨聽得到,那是因為營中在我們體內植入了晶片,

「馬上回來,有新的委託案件。」

我和晨沒有多想,轉瞬間,就已經抵達位於教學樓南側的學務處。

填寫完請假單,我們交給負責這部分的老師,

先前晨的父親,也就是營中高層已經用權力買通了學校,讓我和晨可以隨時請假,但那老師還是操心地說道:

「雖然你們情況特別,但老是請假也不好,你們都因此休學兩年了,現在的你們本來都該是大二的學生了。」

「老師我們了解。」晨表情嚴肅,但卻隨便敷衍了句

「唉!假單在出校時拿給守衛就可以了,別忘……」

等不到他說完話,我們似找到獵物的豹,飛快離開了學務處,徒留老師餘音在後面。

出了校門,不遠處停放了一輛黑色的轎跑,車子本身乾乾淨淨,只有幾片一旁大樹洛下的落葉,淡化了它的一板一眼。

打開車門,吵雜的聲音淹沒了開啟車門的聲音,但裡面的人因為保持高度警惕而很快覺察我們到來。

「拉薩布蘭卡、歐石楠,平板上是這次暗殺的對象,密碼箱裡的槍械可以隨意取用。」

還不等我們坐暖坐椅,名為『白日菊』的人簡潔有力,咬字清晰地確認完我們的代號後,說明分配給我們的任務。

歐石楠。

這是晨的代號,她比我還早踏入殺手營,官階也比高,所以我並不知道她代號的來由,只知道,那花名代表孤獨與悲寂。

但我現在沒空想那些,畢竟作為一名殺手,「快」是最重要的法則之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美好夢魘#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