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大帝

我呱.我呱.我呱呱呱 鏡文學:呱呱大帝 熱·愛 年少不輕狂,枉少年。 只要堅持做好某件事,你總會在該領域被看見。 做出不會後悔的東西。

美好夢魘#10

家。

人們尖叫的聲音、撞到桌子的聲音、咖啡灑落的聲音……

各種聲音參雜在一起,宛若一條放肆猖狂的西方龍,盤旋在人們頭上,壟斷了天上灑下的陽光,徒留一片黑暗給了底下驚慌的人們……

「叭!叭!叭!」後面一輛違規騎上人行道的機車向我按起了連續的喇叭,騎士臉上不耐的神情顯而易見。

我乖乖地走到人行道得最右側,他從我身邊呼嘯而過,留下一串機車廢氣還飄散在空中。

「啊啊!已經是兩年前了啊!」我無聲嘆息著

終於走到了我家,那是棟設施齊全的小矮樓,這是少數我見過個人房屋還可以容納保鑣的。有點類似三房一廳,前後兩房是他們駐守的地方,而我住在最中間,獨自擁有一房一廳。最左邊還有一個小通道,和我住的地方用隔音牆隔開,是保鑣們通往前後房的路徑,因為沒有我的允許,他們是不能進來我居住的地方。

通過了層層的鎖,我向一個叫「曉翊」保鑣點點頭表示招呼,他歡快地回給我一個笑容,看起來憨憨傻傻的。

「我身邊怎麼淨是這種人啊」我不禁想起巫昆晨的笑臉,低聲呢喃了句。

我轉身進了房間,良好的隔音把曉翊在內的所有保鑣的聲音隔絕得啥也沒有。

一 片寂靜下,我伸手摸向了電燈開關,「趴搭」頭頂的燈泡應聲開啟,光亮為每項物品帶來色彩。

但除了藍黃相間的枕頭套上放的抱著吉他的熊之外,基本上是清一色的白色,

白色的牆、白色的椅子、白色的窗簾......

沒有一絲人生活的痕跡,因為這是營中分配的屋子,每一間都是這樣的配置,只有那隻熊和枕頭套是晨送給我的。

她是少數知道我喜歡吉他這件事的人,也是僅有三個知道我是異色瞳的人。

稍做休息之後,我準備去執行任務。

坐上一輛在普通不過的淡橘色機車,我插上鑰匙,轉動把手,

「噗!噗!」

發出聲響的車開始震動起來,隨後向前奔馳,如同沙場的戰馬愈來愈快,而我是馬背上的騎士,操控著馬匹前進的方向。

道路光景快速轉移,張魏新,也就是目標人物的生命倒數計時器上的數字正一點點減小。說真的我本來是打算潛入張魏新的家裡再處理掉他的,但沒想到居然在等紅綠燈的時候遇見了。

他居然還有空去買便當!

我把機車停在路邊,也到附近的便利超商買了個飯糰,並坐到張魏新所坐的公園長椅旁,我可沒忘目標資料上的:「平日與同事交好,愛笑也喜愛談天,是公司公認的熱心腸」,

果不其然,他自己和我搭上了話,大概就是問我是哪裡人,然後就開始說起他自己。


公司裡的他其實不受到所有人的歡迎,有部分人覺得他雞婆,或者只要個好好先生。在工作上也因為那些人的打壓而老是無法升職,為此妻子葉若妤還和他吵了好幾次架。

「啊啊一不小心就講太久了,沒有耽誤到您的時間吧?」

「不會不會,我今天正好沒事,出來晃晃」

「作為賠禮,您就來我家喝點茶吧?」

我於是這麼去了他的家,雖然和原定的進去方是不同,但總歸是進了他家。

從很多雙客用拖鞋看得出他平時真的很好客。葉若妤不在家,所以剛進門時十分安靜。

他給我倒了杯茶,在我對面的沙發坐下,又叭啦啦的說了好長一段時間,我只是靜靜地聽著。

直到牆上的時針悄悄的走向了5的數字,他才又說了抱歉然後轉身開始收拾杯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