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0 篇作品累積創作 62487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四)

亞紀細工

林雅婷的爸爸以前就是溺水走的。 單獨帶著七歲的林雅婷到大豹溪旁烤肉,遇到孩子溺水就跳進水裡救人,結果孩子自行上岸了,林雅婷的爸爸卻沒回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三)

亞紀細工

朝著交誼廳走去,忽然間暼見角落的黑暗處站了個人,在光弱處若有感應的將視線望了過來,夾雜著水氣的風從窗外飄進來。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二)

亞紀細工

花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群男生就綁好了縄子跳進水潭裡,水比想像中的深,也不是清澈見底的水質,其他人打了電話之後也在旁邊焦急的等待,還好不到五分鐘系草就從水裡拽住腳被卡在石頭縫細的唐小雲。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一)

亞紀細工

烈陽如火的烘烤了一週,迎來了期中考,從沒有空調的教室走出來,每個人都滿臉通紅,除了額頭直冒汗外,每個人的後背都濕了一片。自從上次那場意外(https://matters.news/@callme6912/259770-亞紀的校園鬼話系列-山路裡的學長-bafyreif6bz6xm...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十一)完

亞紀細工

「走了,你會回來嗎?」肌膚上清楚的感覺的到他的呼吸,引發一陣細微的顫栗。王錦誠下意識的緊閉雙眼,拼命把臉袋裡的想法平息。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十)

亞紀細工

看着窗外小孩明媚的笑臉,突然特別懷念自己當初年少的模樣。青春路上陽光明媚、歡樂悲傷,也有苦澀難忘。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九)

亞紀細工

在場的人,滿是錯愕的眼睛互相四目相對,想不到這麼老實的一個人,居然把人家女兒搞出人命了。沒多久,老太太一臉興奮的說著,「我兒子就是能幹,這孩子都這麼大了,要打也不好打吧!一個年紀這麼輕的女孩子還沒結婚就懷孕了,那聘金可不能給你們這麼多了,我看1萬就可以了,婚禮也不要這麼舖張來辦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八)

亞紀細工

每當我敞開一點心貪戀著一點點家庭的溫暖,也許有的家庭根本就沒有溫暖,像千百隻螞蟻在咬我的心一樣,疼痛難忍,衝動的答應婚事,想過好一個你說了不算的人生。

1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七)

亞紀細工

你欠的這些錢,我幫你還二十萬,寫個借據給爸媽,再多就沒有,也沒有下次....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六)

亞紀細工

我幫你解決醫療費的問題,你入贅,做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給你一棟樓,一個月給你二十萬,直到孩子十八歲。如果我女兒要離婚,你不能不放手,可以的話我們可以馬上簽協議....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五)

亞紀細工

稲埕上鬧了二個多小時,高忠曄工作的電話仍然沒辦法撥通,一堆人聚集在這邊看著笑話,也把陳金榮和陳明樂兩兄弟吸引了過去,隨意的探聽之後,陳明樂笑了出來。這人呀!心怎麼能這麼偏呢?「婆婆呀!說實話搬來這邊幾個月,就你家工作回家都沒歇歇,然後就跑去農裡忙活了,聽說你有3個兒子,怎麼都沒看見呢?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四)

亞紀細工

想要有錢?可以慢慢累積收入。想要他留下來?時間卻不等人。羅幸興煩躁地在溫水游泳池裡邊游邊想著,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能力這麼不足。噗通,噗通。接連聽到了兩聲落水聲,回頭一看,就看到陳揚和王錦誠在另一頭的泳池比賽著。完全沒意料到的放空腦袋,幾乎是無意識地就開始往泳池邊游去。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三)

亞紀細工

陳學任和林靜一大早又兩人手牽著手,往八德的大湳市場跑去了,週末一大早兩人看過報紙上的電影播於場次,時間差不多了就在附近逛著,在附近的魯味攤和旁邊的飲料店買著小吃和飲料,陳學任提著紅白的塑膠袋,一手攬著林靜的肩,慢慢地走到戲院驗票口排隊等候A廳入場。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二)

亞紀細工

週六兩三個拉著行李箱回來的中年人,正大聲談論著紡織工廠上發生的趣事,跨過小溪剛一抬頭,就瞧見了大熱天裡,還在溪邊豬舍裡乾活兒的人。「喂!高忠曄!」 一個人往右側小溪邊的豬舍走去,一邊掏出口袋裡的煙,抽出一根遞了過去。高忠曄上半赤裸,下半身穿著沾染異味的工作褲和雨鞋,抬起頭走到一旁...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一)

亞紀細工

一個跨年,發生了一些事情。回到學校後身邊的人,都能感覺到這兩人間的氣氛都和以往有些不同,羅幸興更常來教室找王錦誠了。流言傳到了家裡,王石清回國後聽到後在餐桌上看了兒子一眼,他感覺父親的眼神像是要把自己活生生吞下去一樣,王錦誠呼吸一促,像是被摠住命門的小動物,低著頭乖的不得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十三)完

亞紀細工

從一大早睡到下午五點多,直到肚子響起咕嚕的叫聲,王錦誠終於睡飽睜開眼,只見羅幸興一臉玩味的望著他,王錦誠心裡一頓,面上紅了起來,連忙否認道。「不是。我沒有睡著。」 腦羞成怒的推了推他。「時間也不早了,我今天先回去了。」說著說著就要下床,羅幸興抓著他的肩不讓他爬起來。

1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十二)

亞紀細工

「打擾囉!」 「你也知道打擾了啊!」 王錦誠上身隨意穿著灰藍色毛衣和一件白色T恤,兩手空空的跟隨著羅幸興走進屋內,大長腿被黑色棉質居家褲鬆鬆包裹著。「我這幾天的任務是來幫你的。」 鞋櫃裡拿出一雙毛絨絨的脫鞋,放到王錦誠腳前,脫下的鞋暫時放在鞋櫃,被他刻意的擺在自己的球鞋旁。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十一)

亞紀細工

幾個星期過去,全國美展的時期又要到了,畫架上還擺放著一幅沒有畫完的油畫,羅幸興顯然沒能心平氣和的完成這個尺寸頗大的油畫,看著畫才定了決心,撥了通電話,得到回覆後,洗過了澡,換了全身的衣服,才像鬆了一口氣似的邁出了大門。不知道兩人私下到球場打過幾次球了,偶爾在校外見到兩人如影隨形,...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十)

亞紀細工

比賽中途羅幸興跑到販賣機那邊隨意點了幾罐飲料,陳揚走過去幫忙接了幾罐,拍了拍他的背,意有所指的說道,「他是我死黨,沒事不要去招惹他。」從包裡掏出一張鈔票,二話不說地塞進他手裡。「招惹什麼?」陳亞紀剛好笑笑的走過來接過一罐飲料,「哇!你們兩個人真貼心,我都要渴死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九)

亞紀細工

羅幸興稍微瞪大了眼,越看王錦誠的臉笑容燦爛,想到了什麼,不由得一笑。「用猜的?」 王錦誠要站起來,鞋子旁被其他人灑到一些滑石粉,讓他有些站不穩地滑了一下,忍不住抓了羅幸興的手才站穩。「對呀!我用猜的。」拉著羅幸興的手往試球區走去,他笑著随著王錦誠走去。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八)

亞紀細工

中午的時候,吃得有點飽,陳揚摸著鼓起的肚皮,悶聲道,「還算你有誠意。」好不容易將檯面上所有的料理都清空了,面前的王錦誠又給陳揚裝了一碗冰淇淋,陳揚看了一眼,有些發怔。「還來?」 「吃多一點好消氣。」 很顯然的沒吃完眼前的這碗冰,王錦誠的頭是不會抬起來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七)

亞紀細工

感應燈在夜裡亮起,夜色冷清。陳揚朝著警衛招聲招呼後,進了大廳,嗶嗶的聲音傳來,門鎖解開眼前映入了徐千惠的身影。「不用特別跑來這邊找我。」看了看面色不好的陳揚,徐千惠皺了皺鼻子,「你又沒好好休息了。」肯定的說著。陳揚訕訕的笑了笑,表示知道。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六)

亞紀細工

蔡文龍逐漸清醒的意識,緩媛地從床上爬起,昨晚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擰眉思考卻想不出為何連澡都還沒有洗,就一身狼狽不堪的窩在了床上。看著全身鏡前的自己,身上一片青紫及抓痕,若不是記得昨晚沒出去鬼混,這樣看起來還真是他日常的夜生活痕跡。「還真是…斷片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五)

亞紀細工

一團黑霧過去,阮氐香妹睡得更深沉了。鑼鼓喧天,雞鳴犬叫。阮氏香妹暈乎乎的坐在花轎上,雙手被綁在身後,頭上被蓋了一塊紅布,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情形。她被這眼前的狀況搞到有點曚,耳邊的陣陣聲響伴隨著突如其來的怒吼聲,徹底清醒了過來。「停轎!」憤怒的大吼聲在花轎外響起,周圍一片兵荒馬亂的詭...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四)

亞紀細工

蔡文龍這個月過的並不好,無限循環的惡夢,總是纏繞著他。他的老家在東北方種植了一片不開花的桃樹林,依山而建的樓房夜裡總是會看到奇怪的影子出現,久而久之,附近的居民之間流傳著一個流言,說他家剛好建在鬼門前。幾個老人家經過他家門口說著,桃木為食,居東北,若桃林還不開花就砍了吧。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三)

亞紀細工

陳揚又將目光看向了門口,今天的鬧劇人盡皆知,外面傳來一陣笑鬧聲,都是調侃他好豔福。原本正在專心打字的他也受到了影響,打字機上錯誤許多的讓他一把撕過去,把已經打好一半的紙捨棄掉,再重新放置好紙張重新敲著英文鍵盤。在學校裡利用時間做完功課後,叔叔又打了電話過來報告公司的狀況,他思考了...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二)

亞紀細工

當王石清下好決定之後,家裡突然間變的風平浪靜,連工作上的小狀況都消失了,早晨用餐完和兩個孩子們交帶昨天的夢境,看著他們一臉驚訝的模樣也就不意外了。王美瑜確實有點被父親的決定給驚醒,王錦誠不作任何表示,只要不要強迫人冥婚,他都沒有任何的意見。

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篇VOICE(一)

亞紀細工

己經好幾天在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說話,但是卻聽的不是很清楚,不知道爲什麽,王美瑜心裡卻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人在說什麽,掙扎著想要醒過來。是妳嗎?姊姊?我想你了姊姊… 真希望姊姊一直都陪在我身邊,王美瑜在心裡這麼的想著,得到的是一陣嘆息。許久之後,王美瑜終於睜開了雙眼,入眼的是刺目...

長篇小說-荊棘-第四篇 開學(十)完

亞紀細工

一如往常的對王瑜靜釋放好感,成為了王瑜靜忠實的護花使者後,他趕走了不少想追王瑜靜的花花草草,但是卻趕不走陳揚。好在柳暗花明又一村,原來陳揚早就心有所屬,王瑜靜情傷後,孟家希如願的安慰到心儀之人,看著她在不為人知的角落獨自神傷,特別是當她答應坐上自己的車時,他真的是把所有的好心情都表現在臉上。

1

長篇小說-荊棘-第四篇 開學(九)

亞紀細工

一天的時間又勿匆的過了,因為擔心又有人在教室附近等他,今天孟家希走了和平常不同的路下了英打教室。大部份的學生都己經離開了,他那顆懸在半空的心總算落了下來,可是才剛走到一半,旁邊社團教室的門打開來了,從裡面走出三四個人,包含了早上的謝志水。謝志水一臉笑意的說:「等你好久了,南哥都在校門口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