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十)

看着窗外小孩明媚的笑臉,突然特別懷念自己當初年少的模樣。青春路上陽光明媚、歡樂悲傷,也有苦澀難忘。

昨日的一頓飯,高家人吃的忐忑不安,王家人卻面色如常,喜氣洋洋。

事後幾天,王石清陪著高忠曄到小廚房和羅良妹那邊簽了合解書,幫他們避免後續高家人找麻煩的理由。

那一年,高忠曄婚後沒二個月,媒人婆上吊自殺了。

讓很多人的心情感到錯綜複雜,多麼正面積極又熱情的一個人。

婚禮後沒二個星期,高家人就因為錢的問題再回到王家去鬧事要錢,王家沒要到錢,就跑去跟羅良妹、前老闆要,最後都要不到只好跑來找媒人婆家裡鬧,遺書說因為那一場婚事,她說覺得很對不起高家人,但所有的人都覺得所有人都沒錯,錯的是高家人。

本人拍攝


紛亂依舊,窗外綠意盎然,樹上的貝殼片清脆的響著,心境轉變之後,高忠曄早已沒了再一頭熱去接近自己家人的衝動,看着窗外小孩明媚的笑臉,突然特別懷念自己當初年少的模樣。

青春路上陽光明媚、歡樂悲傷,也有苦澀難忘。

那個時候,一起天南地北,夢想將來想象中的模樣。

那種沒心沒肺,拒絕不了長大,估計未來再也不會有。


門被打開了,高忠曄看著名義上的妻子和肚子裡的孩子,他反而輕鬆了起來。

我也有一個戶口本上的家人了。


開門看見在窗邊笑著的高忠曄,王美瑜好看的眉頭皺起。


雖然心裡不屑,卻不多說什麼,大著肚子往床邊走去。在這個家裡,她依舊是王家的大小姐,雖然討厭眼前的男人,但看起來還算中規中矩的,看起來不像是會惹事的男人,只是因為父親心善,而自己又需要名義上的丈夫,各取所需,不互相牽連就好了,若是未來孩子大了,離了婚也無所謂。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能從鄉里間三姑六婆的閒言碎語中瞭解到一些,眼前的這個男人,可是她們口中的孝子,為了錢把自己賣掉的男人,就算是這樣,王美瑜還是無法理解,像這種情況放在古代,那家人分明就是要他死。


對眼前的男人,她便越忍不住對那狠心的薄情郎咬牙切齒,越是這樣對比,男人的舉動越貼心,她反而厭惡至極。

「想吃什麼沒?我去廚房幫妳弄點過來?」高忠曄在這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廚藝了,默默地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擦手,試著王美瑜笑著。拿揑不好和她相處的距離,他只能沒事找事來做,偶爾收到岳父送來的書認真的學習著。


「什麼事情都不用你做,還不趕緊回去你房間!」


王錦誠在門口經過,雖然平時能避則避,有些情況實在是避不開了,乾脆就大大方方地從他們倆面前經過,現在都是一家人了,妹妹這樣鬧有意思嗎?


王錦誠出現的時候,原先大眼瞪小眼的高忠曄和王美瑜越發不自在,似乎也沒有料想到一點小摩擦剛好會被人看到,所幸兩人都還有理智,表面上維持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王美瑜輕咳了一聲,聲音也很不自在。

「忠曄,你先下去吧!爸找你有事說。」高忠曄生硬地朝著王錦誠點了點頭,感謝他幫忙暫時結束這場莫名其妙的予盾。


說起來也奇怪,這一個月的相處,契約夫妻關係的兩人感情沒有絲毫的改善,反倒是王錦誠和高忠曄兩人時不時常往廚房探討料理,倒是真成了兄弟。

不過顧及了妹妹心裡的刺,在人前倒是聚在一起的時間不多,兩人反而走得比較近。


現在高忠曄己下樓,原先妹妹還能端著溫和的笑臉,王錦誠就只是看著她,什麼話也不說,王美瑜漸漸失去了笑意。

終於,王錦誠拿出了兄長的姿態,詢問了她孕期的狀況,一個大男人和妹妹討論起這話題,要多尷尬有多尷尬,總比兩人相顧無言來得好。

哥哥照顧妹妹,關心她,很正常,王錦誠在心裡不停地給自己心裡暗示。

那怕是孩子還沒出生,也是孩子的母親了,為了孩子著想,她也該重新考慮自己的態度,慢慢地調適自己的人生了,誠然哥哥所說的話,王美瑜也有聽進去,但是有時候大哥說的話,她仍然是左耳進去,右耳出來。

裝作認真的聽從勸導,但死不悔改。

心裡仍有那口怨氣。找不到出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九)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八)

長篇小說-荊棘-第六篇同年同月同日生(七)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