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十)

看著陳學忠離開加護病房,陳亞紀心裡總算放下一塊大石頭,一邊已經在想如果回去的話,心裡想,要不要找個時間去廟裡拜拜,看看自己是不是沾了什麽髒東西?不然最近的狀況怎麼這麼多?


跑到自己的病床邊看著自己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猶記得當時的頭暈目眩,真的發生了什麽。


簾子突然間被拉開,護士細心的查看點滴和數據,陳亞紀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個漂亮的護士姐姐。隨著護士小姐的離開,陳亞紀也跟著離開病床,看著她將推車一個隔間一個隔間地忙碌著,直到推到護理站。

「千惠!我剛休息的時候夾了幾隻娃娃給妳。」咦?原來這個護士叫千惠呀,仔細看了看名牌後又往旁邊看了看,原來剛才說話的是那個叫陳亞紀數一二三的麻醉師,於是跟了過去看了看他手上的娃娃。

這個大眼紅唇的娃娃好醜呀。

徐千惠接過袋子一看,忍不住笑著,「這也太醜了吧!」

其他的護理師湊過來一看,紛紛嬉笑著搖搖頭,一邊又匆忙地回去接聽電話和書寫文件。

「幹什麼幹什麼,沒有事情要做了是嗎?一個兩個湊在這邊做什麼?」護理長蔡微微不知何時出現一臉譴責的看著蕭成。

「護理長要不要喝飲料?我這裡有一些給你們補充熱量。有加珍珠的。」各診間忙起來的時候,有時候一杯加料的飲料就是醫護人員的一餐了,蕭成送上來的飲料讓護理長眉開眼笑了起來。「那怎麼好意思。」一邊開口一邊將飲料分給其他護理站的人員。



對自己莫名其妙的變化並沒有想太多,陳亞紀頗為淡定的接受了,並且適應良好,但是看到別人吃吃喝喝,真的是忍不住也想喝飲料了。「哇!這個哥哥好會做人!」嘀嘀咕咕的坐在護理站桌上看著飲料,陳亞紀也很想喝。

「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去自己的身體裡呀?」

看著電話,一邊心裡也著急了起來。

我想回家了。


林雅婷把頭歪到一邊,從手提帶裡拿出專輯放了回去,似乎不想搭理陸美娟,兩人形同陌路的出了店問口。


「走吧!妳沒事做什麼蠢事,知不知道這樣做是犯法的。」桃園市區真小,能逛街的地方不多,通常星期五一堆女學生早就搭車到五分埔或西門町去逛街買衣服了。


「你們倆怎麼會在一起?」


唐小雲和宋永洲剛好從轉角買完摩托羅拉的Call機,在肯德基門口和倆人相遇。宋永洲笑瞇瞇的回應了林雅婷的疑問。「小雲答應和我交往了,我們去電腦街買個情侶機。」


問話的林雅婷大吃一驚,其實心裡並沒有真的猜想到兩人最後會走在一起。


這怎麼可能?林雅婷和陸美娟打從心底不太相信,也才幾天的時間。宋永洲也不解釋,牽著唐小雲就往肯德基門市走進去。


「妳不是很喜歡宋永洲嗎?怎麼不去搶?」林雅婷興頭正起,見陸美娟無視她走遠了,只能悻悻然的閉了嘴。


林雅婷口中那個長相清秀的少年,宋永洲,是她的青梅竹馬,人長的好之外,和她一樣頗俱悲劇色彩的家庭背景,倆人經常在村里間成為大家同情的對象,一個是沒爹疼,一個是沒媽愛。


陸美娟回頭看了她一眼,彷彿看穿她心裡在想什麼,「妳不也是喜歡她?」嘴角掛著一抹嘲諷似地微笑,仿佛就是可憐的同情她。


正是這樣一個眼神,讓自尊心強烈的林雅婷心裡翻江倒海的怒氣沖沖,在紅燈還沒變幻成綠燈的時候,她連看都沒看的往馬路那頭衝了過去。


那一天,陸美娟一個無意識的舉動,跟過去拉了林雅婷一把。


命運就是這樣的不公平,這一幕被二樓同校的學生看到,大家都急著大叫了起來。很多人都注意到馬路上的事故,蜂擁而出的路人圍著馬路邊,有人在公用電話打著電話、有人快步路過,也有人幫忙按著出血的地方,試圖加壓止血。


耳機線鬆脫掉落,空氣中傳來唱片中歌手喃喃的唱著。


任性不再是安全的路 喝醉也不能帶來安慰

流完眼淚開始唱歌 收拾種種過往的滋味

生活總是在懺悔 幻想也是一種美

原諒自我 放開雙手 是否能更快樂

GOOD TIMES &BAD TIMES郭富城

而林雅婷跪坐在馬路上,腦袋回放著剛才的一切,臉色死白的大哭著。

妳不是討厭我嗎?為什麼要救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一)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二)

長篇小說-荊棘-第七篇等雨婷(三)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